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浸」禮,所為何事?

原刊於PETER KOO'S BLOG,2019年2月6日

最近有一件事發生在一位我太太帶信主的姊妹身上,是一件「不愉快」事件。姊妹的母親年老患病,最後在一些教會肢體探望下,在院牧的見證中,決志信主。姊妹的母親很盼望還在世時,向眾親友作一個見證:能在眾人面前接受水禮,表明信心,好讓未信的親友能實實在在的知道,她已擁有永恒的生命。這本是十分可喜可賀的事,何來「不愉快」?「不愉快」的是,當姊妹向已返了十多年的教會提出這個想法,而也有傳道同工探望過這位老婆婆,確認過她的信仰,但最後卻因為我所認識的這位姊妹還不是「會友」(對,她因著家庭的原因,還未「受浸」,「加入教會」),因著「規矩」所限,被教會拒絕了;她為著這事產生了極大的困惑:到底,「浸」禮,所為何事?

為何教會會拒絕為「非會友」(即使這會友是已參與聚會多年的肢體)之親友,而且是已確認信仰的親友施行水禮(床邊水禮)?我相信這是因為「會籍」的問題。因為接受水禮者,皆成為「會友」,而按著規矩,凡會友者皆自動享有基督教墓地的申請資格。對於一位「非會友」之肢體,限制其家人因「權宜」之計而享有「會籍」,其實也無可厚非。

然而,回到姊妹的「困惑」:到底,「浸」禮,所為何事?

在「浸」禮班中,其中一件必然會對參與浸禮的肢體教導的,必然是浸禮的意義。當中有兩點相信是所有教會都必然會指出的:其一,是一句出自聖經羅馬書中的教導,「與基督同死、同葬、同復活」,來自羅馬書六章3至5節:

3 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 4 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裡復活一樣。 5 我們若在他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也要在他復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

所以,「浸」禮是以一個禮儀,以一個象徵性的行動(symbolic action),使參與禮儀者(即受「浸」者),以一顯明的形象,表明他那舊的生命,那帶罪的生命已經死去,正如經文接著所說:「 6 因為知道,我們的舊人和他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叫我們不再做罪的奴僕, 7 因為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而生命經歷著更新,因著耶穌基督的復活,表明我們與祂一同復活,成為新造的人。「 11 這樣,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裡,卻當看自己是活的。」

第二點一定會說的,就是「浸」禮的功效性的問題:我們並不因「浸」禮而得救,得救並不在乎人的行動,不因著任何禮儀,只在乎「信」;這也是新教經常強調的「因信稱義」的問題。所以,沒有「浸」的人,不表示他沒有永生;相反地,「浸」了的,也不一定表示將來在天堂一定有位(有牧師曾說,當那日在天堂看見的景象可能會十分「出人意外」)。所以,「浸」禮的「功用」不在乎叫人得救,其「功用」只是在乎「見證」,就是要使受「浸」者,在家人,在教會面前作一公開宣認,受「浸」者從今以後,已歸入基督的名下,以此確實的「表明」,向眾人宣示自己新的生命、新的身份。

以上兩點「浸」禮的「意義」,是自己很多年前受浸,一直到接受神學訓練,到今天作為一位牧者對弟兄姊妹的教導,都沒有改變過的觀念。這兩點表明,「浸」禮的意義在乎受浸者自己的信仰,與教會的「會籍」完全拉不上關係。所以,是否施行「浸」禮,重要的是接受「浸」禮者自己的信仰與信心,並自己是否甘願向別人作這公開見證的問題。(我甚至認為,這與施行禮儀者是誰,也沒有直接關係。)

所以,當教會決定是否要給一位「外來者」施行「浸」禮,其著重點應在乎那接受「浸」禮者自己的信仰宣認的問題。因此,重要的是要使接受「浸」禮者清楚表明信仰,並要在「眾人」面前宣認。按著這樣的原因,「權宜水禮」者,必須是清醒的,而且更要在家人和教會面前,清楚的表明自己的信仰,表明自己是罪人,表明自己願意與基督一同釘在十字架,並願意宣認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與耶穌基督一同復活,接受永生,從此成為新人,與「罪」不再結連。若病危者能清楚作出這些宣認,為他施行「浸」禮,這又有何妨呢?

可是,當「浸」禮與「會籍」掛上直接關係時,一件能使讓病危者作見證的美事,就被掛上很多很多的考慮,以致教會同時又要定下很多「規矩」,定下一個又一個的關卡;為的是要「防此」任何的「捷徑」,讓人「享受」因「會籍」而帶來的「好處」(但這些「好處」往往不是「信仰性」的,而是「世界」的)。

信仰,原本是叫人「得自由」的。當保羅在哥林多後書說:「主的靈在哪裡,哪裡就得以自由。」(林後3:17),他正正就是針對著信仰中律法的問題。律法(其實原本「律法」這字Torah,所指的是「教導」——Teaching)原是耶和華教導祂的選民如何活,好使他們能活出神的選民的樣式;而並不是像「規矩」般給信祂的人帶來重重枷鎖;但今天教會的「規矩」卻因著要去「防範」而成為重重關卡,更甚的是使教會忘卻了愛,一切只得「規規矩矩」而行;但這卻使信仰失去那原本應該有的自由了。

「浸」禮,應與「會籍」脫鈎;「信仰」,應與「規矩」脫離。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