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韋安

長洲居民,建道神學院助理教授,德國魯爾波鴻大學神學博士,Facebook Page《神學是粉紅色的秋》作者,八十後...

「披戴基督」的政治意義

12345588_399722833570489_7419892073409331641_n

 

近來對「披戴基督」 (Χριστὸν ἐνεδύσασθε)這概念有興趣,在此與讀者分享一下。

一、

保羅曾經引用「披戴基督」這字兩次:第一次是加拉太書3:26-28,另一次是羅馬書13:13。今回先分享加拉太書的部分。「所以,你們因信基督耶穌都是上帝的兒子。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並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裏都成為一了。」(加3:26-28)馬丁路德在1535年的《加拉太書釋義》說得很對:「披戴基督」本身帶着兩個意義:一方面,它是一種客觀的披戴。任何在基督裡受洗的人都披戴着基督的義。同時,披戴基督同時是基督徒主觀的倫理回應。

不過,披戴基督不只是個人與上帝的關係,不是傳統上的「屬靈」的事情。意想不到的是,在整章教義性的第三章,保羅隨後在緊接的一句附上一個政治味道濃厚的應用:「不是猶太人!不是希臘人!」( οὐκ ἔνι Ἰουδαῖος οὐδὲ Ἕλλην)。這句話正與當時羅馬帝國的政治統戰宣傳全然對着幹。當時,羅馬帝國為了維護帝國的穩定,幾百年不斷宣傳着:「希臘人和外邦人!」 (Ἕλληνες καὶ βάρβαροι)。這種希臘人與外邦人的共融,明顯是政治上的「河蟹」。為着國家的好處,兩種相異的文化被一體化(Gleichschaltung)。在此,「成為一」不是真正的團結,只是為了政權好處的「被團結」。

表面看來,人們會以為保羅的話也只是另一種宗教版本的「河蟹」:「在基督裏成為一」只是教會裡面的「和理非非」。誠然,是的,這宗教的劃一性極有可能成為另一種宗教版本的維穩——教會利用基督教的生活價值、屬靈文化、共同目標,促成教會的和諧的美好景象。「成為一」淪為基督徒為着所屬教會組織好處共同奮鬥的理想。然而,這只是「披戴基督徒」(Χριστιανός ἐνεδύσασθε)。這不是「披戴基督」的真正意思。每個人都戴上被外加上去的基督徒現象。這是以一種世俗取代另一種世俗。這是一條歧路。

然而,保羅說的「一」(εἷς)不是這個意思。真正的披戴基督,不是以某種「基督徒」的風俗取代任何文化、種族、性別、政見的分歧——最少,保羅告訴我們,披戴基督後的我們不能否定了本身「男」或「女」的本質。因此,「披戴基督」也不打算刪去我們種族、文化以及政見的分歧。甚至,保羅強調,在披戴基督的過程中,「異數」是唯一不變的常數。它是不能被河蟹掉的本質。因此,在這矛盾、紛爭、反黨的江湖裡,「異」是必然的。「同」卻只能出現在彼此各自「披戴基督」以及各自努力發現別人「披戴基督」的後果。

兩個相異、對敵、矛盾的羣體,只能不斷努力反反覆覆披戴着基督,才能造就出「一」個教會合一的過程。

二、

保羅另一段提及「披戴基督」的經文是羅馬書13:14。在此,「披戴基督」不只是基督徒在基督裏面的合一身份,「披戴基督」更同時是上帝命令基督徒的倫理任務。

在羅馬書第十三章的背景下,「披戴基督」這倫理要求正指向「黑夜已深」的政治處境:「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行事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晝。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蕩;不可爭競嫉妒。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羅13:12-14)

披戴基督從來都不是一個純粹的倫理命令,更不是和平日子裡的任務。上帝要求我們「披戴基督」,從來都在「黑夜已深」的危難裡。因此,所謂「披戴基督」,從來都不是一種純粹的披戴——它不是純粹的裝飾,不是某種基督教的身份認同與識別。「基督」這件衣服,從來都不是生活上的華麗、外觀上的加添、悠閒中的替換。「披戴基督」不只是華麗地打扮(ankleiden),更是整件外衣的套上(überkleiden)。因此,我們不能忘記「披戴基督」最原始的功能:穿上基督是為了防禦和對抗!因為黑夜已經來臨,你要穿上基督這件衣服,起來對抗!不然,你就被寢食了!因此,保羅說,「披戴基督」同時是「光明的兵器」(τὰ ὅπλα τοῦ φωτός)。這是一種抗爭的表現。「光明的兵器」這隱喻告訴我們,我們的行為是對抗性的,是衝着黑暗而來的。

不過,基督徒要留意的是,「披戴基督」同時是一個曖昧的時刻——它處於黑暗與光明的交錯中。白晝將要來臨,卻沒有完全真正的來臨。黑暗仍然張狂。然而,上帝卻要求每一個披戴基督的人在黑暗之中活得像白晝一樣。「光明的兵器」仍然在黑暗之中,卻是光明的。黑暗沒有埋沒了基督徒的光明。然而,基督徒的光明也沒有逃避世界的黑暗。

我從不否定今天教會的光明。然而,若這光明只是逃避世間黑暗的光,它就不是真正的披戴基督——披戴基督不是「光明的裝飾」,而是「光明的兵器」。今天,「披戴基督」往往只是基督教華麗的裝飾文化:WWJD、Jesus Culture、「基督徒專屬」的音樂、「基督徒專屬」的電影、「基督徒專屬」的主題公園。教會埋藏自己在這林林總總的「基督文化」裡,心裡想着披戴基督,實質只是披戴基督的文化。這是披戴基督的歧路。任何遠離黑暗的「披戴基督」,只會淪為一種基督教文化的屬靈裝飾。

我再說:「披戴基督」永遠是充滿矛盾的。因為它永遠只能出現在黑暗裡,卻被要求在黑暗中「行在白晝」裡。教會若沒有了置身於黑暗中,教會的光明只是一種獨善其身的諷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