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栢霖

牧養動保天路客

「扶」教會的「貧」(教會社關再思)

教會所舉行的社關活動,日復日、年復年也是圍繞着關懷長者、扶貧等的活動。教牧不停呼籲別人報名,期待青少年能多參與,究竟新一代對這類活動興趣有多大?心裡是否有感動?這是筆者一直存疑和思考的問題。友人說導致社關活動出現如斯單一化的現象,是因為教會想像力欠奉所致。有見於此,筆者現嘗試以冷門的社關活動「探訪遺棄動物中心」為想像之例,指出坊間不少活動也能在信仰和關懷裡,幫助信徒們成長。

聖經中有不少篇幅,透過大自然、生物的描述,藉此帶出不少人生哲理與真道。唯現代人的處境經歷重大的變遷,身邊的環境已被石屎所取替,喪失與大地森林之親密連結,未能從中得着提醒和啓示。重新舉辦一些關愛創造的活動,不是什麼創新或大逆不道,說穿了,它只是重啓往昔信仰體驗之門。

關懷長者,除了讓乏愛的受關愛外,更能讓參與者明白,在其周邊也有關愛的需要和對象,從而實踐主耶穌愛的使命,關懷鄰舍。狗場的探訪活動,鄰舍的想像力範圍激發了,眼前的服侍對象,則由人類縮改為細小的動物。但請別輕看此變動,在艱辛的服務過後,青少年除了明白到更廣的「鄰舍」定義外,透過關懷此類被社會漠視又不懂出聲的群體(對比其他弱勢,動物和人類欠缺共同言語,因此不能直接溝通,動物未能完全表達其困境,可以說是弱勢之中的弱勢),筆者深信新一代定必了解,信徒需要關心的對象是何其廣、何其多,關愛的敏銳度也隨之得到提升,最終將愛心的力量解放,滲透到社會上的各地方,將主耶穌愛人如己的使命活現在各階層。

「老友記」(阿伯阿婆)、「行開咗」(死亡)等…此類代語詞,探訪者需在探望老人院、扶貧前熟唸,以免傷害長者、貧乏者們的心靈。此類探訪確實使參與者產生和培養同理心。話說回頭,動物與人類的思考是處於截然不同,迴異非常的領域。假若更改詞彙對你來說相當困難的事,那麼動物探訪則可以說極其痛苦之舉了,因為在整個過程中,人需要放下「人本主義」固有的思考、表達方式,在現行有限的動物學知識的幫助下,嘗試與「他者」溝通,放下自己「習以為常」的理念,放低一切的「理所當然」。這完全是一個「捨己」的過程,在現今追求自我實現的潮流中,正好是一個既實際又有效的訓練。筆者愚見認為,沒有比之更佳的實踐經驗了。

近年,激勵人心的見證,大都不是出自有信仰背景的人士。教會界﹙宗教界﹚醜聞多的是,在鬧得全城熱哄哄的沙灘見證之同時,某狗場負責人受傷的「見證」被廣泛報導,市民所見到的,是一位憑着「信念」起「家」(狗場)的退休人士,因為愛的緣故,冒着風雨和財困支撐着狗場。「信念」就是一眾狗場創辦者的動力來源。雖然此「信」不同彼「信」,但在參與探訪狗場的過程中,藉着場主分享以「信」為始的故事,探訪者便能藉此反思自身信念的內容和力量,對信仰生活來說,也是一個更新的好時機。

長者探訪、扶貧等,與狗場探訪等冷門活動,不是非此即彼,兩者(或以上)可同時並行。可嘆今世代教會只餘貧乏的想像與創新,只懂在既有的模式上單一化地發展,欠缺闊度和深度,難怪被新一代譏為「離地」的信仰。作為牧者,應在每事、每物上神學地思考其潛在意義,不應盲目地約定俗成,宜發展適切時代、又不失信仰反思的社關活動,否則教會的前景,只會更令人不敢想像。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