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靈閱文化社訂立兩個目標來發展心靈教育:

(一) 用文化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由於近年「靈性」這觀念備受關注,人對靈性的追尋已超越宗教層面,無論在學術界及醫學界亦對這課題作出深入研究與探討。本社會提供多元化的心靈知識與資訊來推動現代靈性發展運動。

(二) 用宗教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宗教與社會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宗教可說是社會的錨,因為宗教能為社會不同現象帶來意義,提升人類心靈素質,使人活出人靈性的光輝。本社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相信人是上帝所創造,是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靈性關懷與培育甚為重要。

「我沒有信心一個人活下去」

復活「我沒有信心一個人活下去」是姜老師的遺言。姜老師是南韓一間高中學校的教導主任,他是主力負責籌劃並帶領學生們前往濟州作修學旅行,可惜他們所乘坐的「歲月號」客輪翻覆,200多人生死未卜。雖然姜老師在事故中獲救,但最後卻自縊身亡。警方在他的錢包中發現了遺書,他在遺書中寫道:「200多人生死不明,我沒有信心一個人活下去。所有責任都在於我,是我籌劃了此次修學旅行。請把我的骨灰撒在事發海域,讓我和那些屍骨無存的學生們在一起,在陰間繼續做他們的老師。」姜老師在遺書中表達深深的內疚。

內疚就是這樣一種想法: 「 . . . 是我的錯。」「我做錯了」與「是我的錯」是有不同,前者是對自己行為的譴責,而後者是對自己的譴責,許多時候,我們會因不斷責備自己錯誤的行為而引致不能原諒自己,終於放棄自己。

靈性操練的開始也是對自己的罪作深切的內疚。潔淨(Purification)是靈性操練的第一個階段,這階段是默觀者在安靜中讓自己的思想慢慢沉澱,在沉澱的過程因著聖靈的光照,內心與罪相遇。聖靈將自己隱而未現的罪照得透明,痛苦便油然而生,正如奧古斯丁呼喊:「我靈魂. . . 它真是不堪入目」。因著罪人對自己的罪發出哀鳴,上主便施下憐憫,而神憐憫罪人,是因為祂造了人,卻沒有造人身上的罪。那麼罪從那裡來?十四世紀著名的女靈修師傅諾里奇的茱莉安(Julian of Norwich)在她的禱告中,也發出這份疑惑:「我看見上帝和基督所造的廣闊宇宙,卻找不到罪惡的地方;我無法看到罪存在在神的計畫裏,但罪卻是真真實實的存在。」她繼續的爭扎「既然上帝是無所不知的,為何祂不防止罪的發生?. . . 我不斷為這思想痛哭。. . .主耶穌對我說:罪是必須的,但一切會成為美好,一切會成為美好,萬事萬物都會成為美好。」《愛的啟示》(“But Jesus, who in this vision informed me of all that is needed by me, answered with these words and said: ‘It was necessary that there should be sin; but all shall be well, and all shall be well, and all manner of thing shall be well.’) 「罪是必須的」雖然是一個具爭議性的神學問題,但在罪人的懺悔經驗中,正正因為「罪在那裏顯多,恩典就更顯多」這體驗,罪就似乎是必須了。罪的必須只不過是因為恩典,正如手指是必須,因為他要指向月亮。在神的眼中,沒有任何一樣東西甚至罪能減少神對我們的愛。在懺悔中,人經歷罪與愛的交織,這經驗是超越了理性的分析和語言的解說,如奧古斯丁所表達:「我願回顧我過去的污穢和的靈魂的縱情肉慾,並非因為我流連以往,而是為了愛你,我的上帝,因為我喜愛你的愛,才這樣做。」《懺悔錄》

在潔淨這階段,罪與愛能交織在一起,因主復活了!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