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我們該做甚麼呢?」

2018/12/16 將臨期第三主日

(路加福音三章7~18節)

「天堂有位留給我,因我做好事!」信耶穌究竟是甚麼一回事?是否買了上天堂的門票?做好事,甚麼是好事?是否指高鐵通車、跨海大橋的建成、萬億填海、與國家接軌、令國家強大⋯⋯

對不少信徒來說,「信耶穌,得永生」、「信耶穌,可進入天堂」、「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因信稱義」⋯⋯這都是信耶穌的好處,福音所帶來的福樂。信耶穌以後,生活如常,最多是主日返教會參加崇拜、奉獻些少金錢(好像添香油那樣)、做些事奉(最好是教會的領袖)、捐獻些少金錢給貧窮的人(人家也可稱我「善長仁翁」)⋯⋯

施洗約翰出來傳道時,有許多人都來預備接受他的洗禮,但是約翰對他們說:「毒蛇的孽種啊,誰指示你們逃避那將要來的憤怒呢?⋯⋯不要自己心裏說:『我們有亞伯拉罕為祖宗。』我告訴你們,上帝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果子的樹就被砍下來,丟在裏。」(路三7~9)

馬太福音記載,這些話是對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說的(太三7)。聖經沒有記載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的反應。相信他們當中,不少人因約翰的話而離去,只有很少部份人接受約翰的說話,因為在繼續下來,與約翰對話的人,都不是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

約翰說:「不要自己心裏說:『我們有亞伯拉罕為祖宗。』」猶太人以為自己是被揀選的民族,得救是必然的事。今天作為基督徒,我們會否以為我們已洗禮,天堂的門票已在手呢?

假若昔日的猶太人不能靠自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而得救恩,基督徒也不因洗禮而得救恩,那麼,「我們該做甚麼呢?」這是經文中最重要的,也是我們要思考的問題。

來問約翰「我們該做甚麼」的人,有三批人。

第一批是普通的群眾。他們都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小人物。他們沒有作過甚麼大奸大惡的事,對別人也沒有做了甚麼不好的事,他們要做的是甚麼?

約翰的回答是:「有兩件衣裳的,就分給那沒有的;有食物的,也該如此。」(三11)

衣與食是人生最基本的需要。但社會中竟然有人連這最基本的也沒有。昔日是這樣,今日也是如此。要求富有和有權力的,鬆開手上有的,多給這些貧窮的人,真的是困難。但小市民通常都有同情心,願意守望相助,互相關照。約翰向他們的挑戰是:只有兩件衣裳的,也可以分給連一件也沒有的;有食物的,也是如此。

第二批是「稅吏」。他們的地位比普通百姓還低,他們為羅馬人收稅。要先擁有收稅權,可能要付出金錢去賄賂,之後從百姓身上去搾取歸本,還要得更多。因此之故,他們是不受歡迎人物,被視為「罪人」。

世人多樂意與名人吃喝,甚至是與黑社會同桌(因黑社會也有江湖地位),「官商鄉黑」走在一起,但與無權無勢的人,郤劃清楚河漢界,還怎會與被鄙視的人同行?但耶穌郤與「稅吏和罪人」一同吃喝(參看路五30)

約翰對他們說:「除了規定的數目,不要多收。」這當然會影響他們的收入,甚至賺不回爭取收稅權所付出的。

第三批是「士兵」。他們可能不是羅馬的士兵,只是被僱用作兵役的人。他們的收入可能不多,地位也低,但他們擁有武器,也等同於擁有武力。他們因此可欺壓百姓,勒索和敲詐他人。他們也可能和稅吏那樣,是不受歡迎人物。

約翰對他們說:「不要勒索任何人,也不要敲詐人;自己有糧餉就該知足。」

約翰沒有要求人學像他那樣,放棄一切,走到曠野居住,吃蝗蟲野蜜,穿駱駝毛。他沒有要求稅吏不收稅,也沒有要求士兵不當兵。他只是要求人在他現實生活中,從只顧自己,貪婪,和不義中,學習分享,知足和實行公義。

洗禮,不是天堂的門票;救恩,也不是靠甚麼好行為。約翰對眾人說:「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但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來,我就是給他解鞋帶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三16)他所指的是耶穌基督所帶來的救恩。耶穌基督要用聖靈和火為人施洗。水有潔淨作用,人或許經過潔淨,從自我、貪婪和不義中,得以改變,但這並不表示人已得享福音,因為這樣的行為,很多未相信耶穌的人也能做得到。不少苦行僧侶,比基督徒更刻苦。福音要在耶穌基督身上找到,他用聖靈和火去潔淨人心,所以耶穌出來傳道時,說:「你們要悔改,信福音!」(可一15)悔改,改變生活,並非目的;信從耶穌,才是福音。約翰的宣講和洗禮,只是預備。

約翰要求群眾所作的,不是得救的條件,只是一個領受真理,真心悔改的人,生命的改變。上帝創造人的時候,不是創造一個人獨立而生活,上帝創造人類,創造群體。人與人之間有「彼此」的關係,有對「他者」的關係,我是「看守弟兄」的(創四9)。所以要分給貧窮缺乏的人,不要貪婪,剝奪他人,也不要欺壓他人。

人接受洗禮,只為盼望自己進入天堂而生活,他所活的仍是自我為中心的生命。他與那些說「我們有亞伯拉罕為祖宗」的人有何分別?約翰稱他們為「毒蛇的孽種」(三7),並且警告他們說:「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裏」(三9),「他(耶穌基督)手裏拿着簸箕,要揚淨他的穀物,把麥子收在倉裏,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三17)

來問約翰「我們當作甚麼呢」的人,是普通群眾,被鄙視的稅吏,被僱用的士兵。那些富裕的,高官和有權力的人在哪呢?他們毋須去問「我們當作甚麼呢」?因為他們自覺在天堂有位留給他們?因為已自覺每天都按聖經教導而行?因為承擔公職,已是背起了十字架?但富裕的人,有權位的人,實在要更多問「我們當作甚麼呢」?富裕的人,或許有捐贈給貧窮的人,但有沒有想及貧富懸殊,自己有責任去改善呢?高官和有位的人,或許所貪的,不是零碎的錢財,而是數千萬和權力?有權力的,不是用暴力去欺壓人,而是用不合理的制度,不義的法例去欺壓沒權沒勢的普羅市民?

約翰的警告,對任何人都是適用的。「我們當作甚麼?」是每個人在任何時候也需要自問和反思的問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