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怨言」與「哀聲」

原刊於PETER KOO'S BLOG,2017年10月27日

出17:1-7

1 以色列全會眾都遵耶和華的吩咐,按著站口從汛的曠野往前行,在利非訂安營。百姓沒有水喝, 2 所以與摩西爭鬧,說:「給我們水喝吧!」摩西對他們說:「你們為甚麼與我爭鬧?為甚麼試探耶和華呢?」 3 百姓在那裡甚渴,要喝水,就向摩西發怨言,說:「你為甚麼將我們從埃及領出來,使我們和我們的兒女並牲畜都渴死呢?」 4 摩西就呼求耶和華說:「我向這百姓怎樣行呢?他們幾乎要拿石頭打死我。」 5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手裡拿著你先前擊打河水的杖,帶領以色列的幾個長老,從百姓面前走過去。 6 我必在何烈的磐石那裡,站在你面前。你要擊打磐石,從磐石裡必有水流出來,使百姓可以喝。」摩西就在以色列的長老眼前這樣行了。 7 他給那地方起名叫瑪撒(就是試探的意思),又叫米利巴(就是爭鬧的意思);因以色列人爭鬧,又因他們試探耶和華,說:「耶和華是在我們中間不是?」

出埃及記16章至17章應該是編者刻意編成的「連續故事」,為要表明以色列人在出埃及地之後,那真實的一面。而且,我認為耶和華更是要透過這兩件事件,向今天我們這一群聲稱跟隨耶穌的基督徒,帶來一個重要的提醒。

出埃及記16章是非常著名的故事:嗎哪和鵪鶉的故事。其核心就是以色列人發「怨言」,經文記載:「以色列全會眾在曠野向摩西、亞倫發怨言」,因為他們肚餓,沒得吃。到最後,經文記載:「早晨,你們要看見耶和華的榮耀,因為耶和華聽見你們向他所發的怨言了。我們算甚麼,你們竟向我們發怨言呢?」以色列民向他們的領袖發「怨言」,但卻是耶和華親自「聽見」了,並回應了。(當然這次事件中,另一個焦點就是,當他們得著所需的食物,卻是貪得無厭,唔聽耶和華的吩咐)

而17章前部份的這段記載,其「模式」其實幾乎一樣,只是今次的「難題」是沒有水喝。以色列人再一次向他們的領袖「發怨言」,而且他們的「態度」似乎變得更「差劣」,因為作者加上了「與摩西爭鬧」(רִיב,有身體上的衝突,也有法庭爭訟的意味。Anyway,一定唔會係客客氣氣)的形容,更在後面以「命令式」(Imperative)的語法,吩咐摩西「比水我哋飲!」。更甚的是,他們在這極怒的情況下說了他們「真心嗰句」:「你為甚麼將我們從埃及領出來?」以色列人原來從之前所經歷的事件中,還是看不見到底「出埃及」事件是耶和華的作為,甚至在「嗎哪」事件中,耶和華期望「你們要知道是耶和華將你們從埃及地領出來的。」耶和華甚至親自說,當他們身體的需要得著飽足後「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

耶和華的期望,以色列人在米利巴水的事件中,完完全全的被粉碎了。一件又一件的神蹟,使他們身體上的需要得著飽足,他們卻變本加厲的,慢慢變得更像一個「顧客」,對其肉身上的要求,以更demanding的方式表達,甚至向他們的領袖「吩咐」。

然而,我在想,肚餓求食物,口渴求水喝,有什麼不對?雅各不也是教導過,當弟兄有需要的時候,總不能只是口頭的關注:「平平安安的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

我相信,去「求」身體上的需要得滿足,其實並沒有問題,問題是出自以色列人的「自我認知」上的問題,或者簡單地說,是他們「態度」上的問題。

整個「出埃及」事件,其實是始自以色列人面對身處於「為奴之地」的一個反應開始。出埃及記第2章,當以色列人在埃及地,從一個「舒舒服服」的狀態,慢慢落到一個為奴的處境,他們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為人的價值時,「以色列人因做苦工,就歎息哀求」。他們在卑微中,在自知沒有什麼可誇,甚至是一無所有的處境中,他們「歎息」,他們「哀求」。他們呼求出那真心的渴望,他們在無望中,可能並沒有帶著什麼期望,只是將他們當下的處境和渴求,在「歎息」中向耶和華「哀求」。然而,在沒有「中介」的情況下,「他們的哀聲達於 神」。這是何等「直接」的連結,是何等美麗的禱告!

然而,當他們真的離開了「為奴」的處境,得著自由之後,他們的「哀求」、「嘆息」就變了「怨言」,變了「命令」。而且,經文的表達,以色列人已不是以「禱告」的方式向耶和華呼求;反之,他們向那「看得見」的領袖直接發怨言,更下達命令。他們已從那「卑微」變成「高高在上」;從那沒有期望的,變成那多多要求的顧客。

當他們失去那真實需要的(自由),他們懂得自卑,懂得嘆息,懂得哀求禱告;但當他們真實的需要得到,卻失去那眼前所需的(肉鍋、食物、水等),他們卻寧可回到那沒有「自由」,卻不愁「眼前所需」之地。這是何等悲哀的事?當他們真實看見神的榮耀,但卻其實沒有真實看見那榮耀中的主,他們還是瞎眼的!

今天,其實我們這在安舒之地成長的,根本不需經歷「為奴」之處境,我們更大部分不需要經歷那沒有食物,沒有水喝之處境。所以,我們根本只會是像看故事的形式去讀出埃及記,根本只是「他們的故事」。當我們沒有經歷過「為奴」,或者我們就只是直接進入了那「顧客」的境地。在教會中,只看見那「自我需求」的「不被滿足」,更只會向那教會的「行政」發出怨言(甚至不是向領袖發出怨言,因為可能連領袖自身也在發出怨言)。信仰群體可能早已不懂發出嘆息,不懂在哀傷中發出禱告,因為,我們已失去了那自我意識,忘記了我們曾在罪惡當中為奴,以致我們已失去了那「哀聲達於神」的期盼。

求主幫助我們發出哀聲,消滅我們的怨言!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