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崇拜」準時,是「必要」嗎?

11303325z

相信不少弟兄姊妹看到這篇短文的標題時,心裏的第一句話可能就是……「廢話」!這是一個怎麼樣的問題?

在修辭學上,有種修辭手法叫「修辭式問題」(Rhetorical Question),意即其實這並非一條問題,而是作者早已有一個答案,卻以一個問題的方式讓讀者自己去回答,從而加強說服力。說簡單一點,就是「明知故問」。

這不是「修辭式問題」,而是真的想去從現象來看,這是必要的嗎?

最近的一個月,教會就著各堂崇拜遲到早退的事情做了一個統計,而這些數字也印了在每週崇拜的程序表中,程序表也放了上教會網頁,所以這也算是公開數字吧。整理過一下,五個禮拜的崇拜遲到比例平均約為25%,即四個參與崇拜的會眾中,有一位就是在崇拜序樂之後才進入禮堂;而早退的則在22-23%左右,與遲到的比例相近,即是每四位中,就有一位是在祝福後離開,沒有參與「家事分享」和「彼此問安」。

這些數字或反映了,在我們教會中,「準時」並不十分重要,不論是「遲來」又或是「早走」,也沒太大所謂。

所以,不同的會議中,我們也提出了要「正視」這個問題,但如何「正視」呢?

最直接想到的,就是實施「遲到關門」的最直接方法,定下一些規矩,讓肢體知道,遲左無得入,好自為知。若遲到,麻煩返下一堂崇拜。

這是最「乾淨利落」的方法,clear cut,不用爭議,大家對好錶,唔好話差嗰1、2秒。

但規矩是辦法嗎?

當我們說「教會一家」,當一家人食飯,有一個遲遲未返,我們會「等埋」才開飯,又或是當遲返者到家門,我們會叫佢「等等」,等我們食完後,你才可以進來,免得破壞了我們吃飯的「雅興」?(當然,崇拜不是食飯,這或不是好的比喻。但當我們這樣看重「一家人」的關係,我們又會如何看?)

耶穌基督如何看規矩?其實我多次說過,耶穌基督是一個最會打破「規矩」的人,祂在面對「安息日」的課題時,正正如此。而且,當我們去看保羅如何看「律法」,他就曾說過:「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林後三6)

定立規矩,可以「營造」了一群「守時」的人,但這是否真的最重要的呢?

看多一點上面所引保羅的說話,保羅以出埃及記的經歷用以借題發揮(這段經文其實是保羅在回應著哥林多教會對他使徒權柄的挑戰,說到「薦信」的問題,但保羅卻將之拉到律法寫在石版上的問題,所以是有點借題發揮的),說到「 但他們的心地剛硬,直到今日誦讀舊約的時候,這帕子還沒有揭去」(林後三14)。保羅其實帶出了,有律法(規矩),卻其實他們還是心硬,只看其規矩,卻沒有看到真意,他們還是帶著「隔絕」。「但他們的心幾時歸向主,帕子就幾時除去了。」(林後三16)重要的是什麼?不是外表上的守規矩,而是我們的心:「主就是那靈,主的靈在哪裡,哪裡就得以自由。」(林後三17)當帶著帕子,規矩就是轄制;當帶著向主的心,那就是自由。並不在乎外在的準時與否,畢竟,「崇拜」只是「聚會」,「敬拜」才是真義。

重要的是什麼?「我們眾人既然敞著臉得以看見主的榮光,好像從鏡子裡返照,就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林後三18)到底,我們的信仰群體能否「眾人」都敞著臉得以看見主的榮光?是否都已改變?是否「從主的靈變成的」?還是,我們在「崇拜」中,只是參與了一次聚會?

正如有姊妹說,我們很難去評估人的心,知道某位「唔準時」的肢體是否「心歸向主」,而且某些「唔準時」必有數不盡的理由,也不能以此作為「心歸向主」的衡量。

另外,重要的是作為一個集體敬拜,我們是否真的「一家人」?當有這樣多肢體在「領」完祝福後就離開,不參與「家事分享」及「彼此祝福」,這現象是否又說明了什麼?「早退」比起「遲到」,是否又能說明更多的現況?

Anyway,要處理這個問題必然是十分漫長和必然會遇上很多困難的事情,因為「改變人心」是「明知不可而為之」,但我卻會「堅持到底」(套用了最近在政治上出現的「句子」),但這必然是從禱告,從認罪開始。所以,在開展這「難成的事」之前,求主憐憫,賜智慧,因為「在主沒有難成的事」,求主親自作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