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思瀚

曾思瀚博士,曾在英文及中文世界裡撰寫逾三十本書。自從香港的金書獎設立後,他的著作每一年均有被提名,並憑其士師記論著奪得最佳學術作者獎項。他在英國雪飛爾大學取得聖經研究博士學位,其論文 From Slaves to Sons 已出版成書,現於香港浸信會神學院任教講道學。他在美國西雅圖居住,同時經常跑到世界各地講學,熱心傳道。有興趣朋友可到訪他的臉書頁https://www.facebook.com/drsamtsang,或追看他個人網站裡的網誌:http://www.engagescriptures.org/

「居高臨下者」的禱告:反思路加福音18:9-14(法利賽人與稅吏的比喻)

http://hoping-sermon.blogspot.hk/2011/09/nt-prayer6humble-publican.html

圖片取自台北和平基督長老教會網頁

(原文為曾思瀚博士wordpress文章Praying from “Above”: Reflections on Luke 18.9-14 Rachel Yeung姊妹翻譯)

9耶穌向那些仗著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的,設一個比喻,10說:「有兩個人上殿裡去禱告,一個是法利賽人,一個是稅吏。11法利賽人站著,自言自語的禱告說:『神阿,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12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13那稅吏遠遠的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神阿,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14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為義了。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路18:9-14

繼續在這裡分享我從撰寫路加福音註釋中反思到,經文跟香港佔領運動的關係。瀏覽互聯網時,我發現其中上載的,多是有權勢者的禱文。屬於弱勢一方的卻不多見於設計精美的網頁中;很多禱文皆出自位高權重之人的口,有時甚至對那些權位較遜者顯出紆尊降貴的味道來。

在那比較法利賽人與稅吏的比喻中,耶穌把兩段禱文並列起來,逐點較量。這禱文引人入勝之處,在於那義人同時是有權勢的一方。他的姿態顯示,他正一面站在眾目睽睽之地,一面傲氣十足的挺起胸膛,旨在招人注視。眾人對此也甚感受落。他道德高尚,從未違背律法(最少不是記載在十誡上那些人人熟悉的律法)。

對比之下,我們看見那個可憐的稅吏。說他「可憐」並非由於他缺錢,乃是因為他的狀況惹人懷疑。他遠遠的站在一旁,禱告時連直起腰板或抬起頭來也不敢。他察覺自己過犯甚多,在懇求上帝賜下憐憫。他沒有告訴上帝自己如何守法,卻純粹承認他是個罪人。耶穌在路18:4說:「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為義了。」這簡單的對比讓我們看見,禱文本質的差別,不單呈現於內容更在其永恆導向上。

在路18:1中,門徒正等候人子來臨那天,耶穌就在此際談及鍥而不捨地禱告;在路18:9-14中,祂論到毫不自誇地禱告。其實,為何有這需要?耶穌說,將來審判的是上帝。自誇者無論何等公義、道德如何高尚,在末日都要降卑。耶穌所說的自負是指甚麼?祂所針對的,是仗著自己遵守律法,誇誇其詞的人。真心誠意遵循律法的人,顯然不會在始創律法的上帝面前夜郎自大。這法利賽人誠然緊守律法,卻竟因此喪失上帝最初設立律法的全盤意義。上帝創建律法,目的乃在讓祂成為終極權柄,作人最後交代的對象。基督徒的禱告,有永恆意義。

說回香港的情況。這麼多來自「居高臨下者」(即:有權勢者)的禱文,就像一張列出道德成就的清單一樣──我們不是同性戀者、沒有越軌行為、不曾破壞營商環境、並非妓女;我們為同性戀者、行為越軌者、破壞城市繁榮者,以及妓女們禱告;不但如此……。事實上,在上帝面前如此誇口,令人得到的卻只是被譴責與定罪。不少時候,我們想為他人的好處代求,結果反成了以禱告對付他們;嘴裡雖說「我們」,其實卻指「他們」,因為歸根究底,我們並非同性戀者、行為越軟者,並破壞道德規範的妓女。

耶穌有關禱告的教導最嚇人之處,是最終的審判會伴隨禱告而來。那些「居高臨下」者最好小心,免得最後落得降卑的收場;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大家最好相信這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