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宗教中國化」的異化、馴化與黨化

「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就是要引導信教公民熱愛祖國、熱愛人民,維護祖國統一,維護中華民族大團結,服從服務于國家最高利益和中華民族整體利益;就是要引導宗教界擁護中國共産黨領導、擁護社會主義制度,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積極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努力把宗教教義教規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融合,遵守國家法律法規,自覺接受國家依法管理。」--《中國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實踐》

中共要求各宗教要做到維護祖國統一、維護中華民族大團結、服從國家最高利益,擁護中共領導。這就是政治上的「紅線」。如果說,基督徒要效忠及順服政權,一旦發表挑戰或批評政權的言論,便動輒被扣上「分裂國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帽子。那麼,在上述「宗教中國化」的要求下,聖經中某些內容,會否被視為不利於「社會主義和諧、時代進步」,因而不能宣講?

以下是真實的例子,絕非危言聳聽:

1959年,正值中共建國十年,加上大躍進之風,舉國在歌頌共產社會的優越。這時,中國教會展開批判《荒漠甘泉》的運動,指該書內容充斥著歌頌黑暗,為剝削階級服務的毒素思想,成為反革命分子的工具。這些批判,便是有利於、符合時代進步的詮釋了!

1999年,中國某神學院的老師,為了讓基督教適應社會主義,公開撰文提出反對基督徒引用聖經中帶有「消極悲觀」的經文,例如《舊約.傳道書》中「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他認為這是否表示「社會主義建設和全國人民一心一意,奮發圖強為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也是虛空的」?《新約.腓立比書》謂「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裡」,是否指向現時的中國社會主義社會呢?在這位牧師心目中,有關經文,便是不利於時代進步的消極因素了!

上述兩起例子,說明那種宗教信仰必須維護政治紅線的主張的危機--即或沒有觸犯法律的言論,卻在「國家及公共利益」的名義下,動輒得咎。政權的干涉會從外在的具體行為,進一步延伸至內在的思想觀念。僅僅因為表達了一些「政治不正確」的主張,便會受到批判。更可怕的是,在這種「泛政治化」的標準下,聖經中不少內容,也要接受「政治審查」。其中,具有終末論色彩的信仰表達,因其與現世的張力,在政權眼中,往往成為對現世的批判與否定,因而受到禁止或約束。

Patrick Michel曾以東歐三國(波蘭、匈牙利及捷克)的情況為例,探討天主教會對社會變遷所發揮的三重「積極方向」(threefold ‘active vector’):(一)在個人層面的「反異化」(disalienation);(二)社會層面的「去極權化」(detotalization);(三)國家層面的「去蘇維埃化」(desovietization)。1不過,在高舉「偉大中華民族復興」的中國新時代,黨國為防止宗教發揮上述的積極作用,企圖藉「中國化」的政治工程,實現個人層面的「異化」、社會層面的「馴化」,及國家層面的「黨化」。


  1. Patrick Michel, Politics and Religion in Eastern Europe: Catholicism in Hungary, Poland & Czechoslovakia, trans. Alan Braley (Polity Press, 1991), p.1.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