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榮光

擁抱三一信仰,踐行多元中的合一。深信沒有多元的合一,是浮淺,甚至是虛假。

「大型佈道會」的誘惑──建城式的通天之路

我對大型佈道會並不陌生,由七八十年代的葛培理到回歸前後的包樂,從包樂到十年前葛培理的兒子葛福臨;從參與者到事奉者的角色,我都經歷過。有過火熱的和應,也有過冷淡的對待,但總沒有太強烈的厭惡。腓立比書說過:「這又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無論怎樣,基督究竟被傳開了。為此,我就歡喜,並且還要歡喜」(腓一18)頂著保羅這樣的名言,能說怎樣過份的話?不過,際此主愛臨香江,卻覺得甚麼話也不說,那才是過份。

基督被傳開就好了……

首先要從保羅所說的話上下文,釐清他想要說的話。只要基督究竟被傳開,那就甚麼都不說?保羅往下說:「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20)他不是全不設限的說無妨,他是有底線的,就是要叫基督照常顯大。在腓立比書的第二章,保羅還說:「凡所行的,都不要發怨言,起爭論,使你們無可指摘,誠實無偽,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成神無瑕疵的兒女。你們顯在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叫我在基督的日子好誇我沒有空跑,也沒有徒勞。」(二14-16)千萬不要將「傳福音」為結連不同教會的最大公因數,以為為了福音的緣故,信仰立場可以不理,甚至連最起碼的道德也可因此而全數不顧!試問沒有道德的福音,還能保存多少福音的道理?還記得大會在三月初上載youtube的宣傳片近結束部分所引的經文是馬太福音五16:「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關鍵的考慮不是是否站在人前,而是先考慮是否有光,否則,在沒有道德之光的情況下,越是站在人眼前,沒有看得見的好生命,那反成了對天父的極大羞辱。

福音盛會說得夠盛……

我沒有足夠的資訊為是次聚會的講員或見證嘉賓,逐一點評;也無意為大會個別工作人員打分;只十分簡單直接在網上就看得見一個驚人細節,足令一眾信徒痛心。話說官網在facebook上發布這樣信息:「感謝主!10月22日『香港福音盛會2017』之祈禱暨動員大會,召聚了近萬名全港教牧同工及弟兄姊妹、義工出席,場面氣氛熱烈,參看附圖可見,成了一台馨香的祭獻給神。」我就按所說的附圖看,無論怎樣數,也難數到上萬之數。當然硬照沒有全景,但按官網提供讚美操的結連,就肯定《時代論壇》講的估計較貼近事實,說「全滿球場一方看臺」,即二千多!大家知道大球場容量是四五萬人,達到一萬,得要坐滿五分一,甚至四分一。如果論壇所講的二千是包括了事奉或工作人員,那麼,大會在facebook所說的,是何等大的大話!這是在光天化日睜大眼說的謊言!大會行政表現出怎樣的恩賜?連說一個像樣子的謊言之基本能力也欠奉。為了福音工作可以有幾盡?難道為了可以傳福音,為了水到渠成,誇大失實的宣稱就成為合法的嗎?

大型佈道會的積極功能之再思

我認同林以諾牧師對大型佈道會的兩個積極評價:第一,合一見證的表達。第二,為城市帶來巨大的震盪力。然而,集體的謊言,是怎樣的見證,是怎樣的震盪力呢?

說到底,辦大型佈道會面對一個極大的試探,就是為了製造巨大的震撼力,會催生造大。陣容的考慮會綁架了內容的慎思,講員的知名度和聚會的排場,取代了生命為本的屬靈講究。

創世記十一章對巴別罪行的譴責,正是我們今日所需的警惕。人類追求力量的展現,才能的炫耀,為要傳揚人的威名,是不被鼓勵的。磚就是當時偉大的發明,以石漆當灰泥又是高端的建築技術。事實上,前一章才描述了「寧錄在耶和華面前是個英勇的獵戶」,緊接就指出「他國的起頭是『巴別』、以力、亞甲、甲尼,『都在示拿地』。」(創十9-10)巴別故事的開始就提到發生地點是「示拿」(十一2)。

最要命還不是建了塔,而是造了城。人類凝聚在巴別,是「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4),如果塔像今伊拉克的博爾西帕(又名伯斯寧錄)的大廟遺址(猶太和亞拉伯的傳統以這遺址與創世記所記之巴別塔是同一地)相似,那麼塔的目的若只是「通天」,能與神相連的話,並不能說怎樣邪惡(「巴別」從古代巴比倫背景理解,可以解作「天的門」);邪惡就集中在建城這事上了。大家知道城的功能就是「聚人」,這與之前經文所指示神要讓人「遍滿地面」(一28;九1)的祝福相違──合一和聚攏,其實在聖經中向來有一定張力,特別在創世記裏面所展現的。巴別故事前一章有關挪亞的三個兒子如何成為邦國的「列國志」中,開始就出現這句話:「這些人的後裔將各國的地土、海島分開居住,各隨各的方言、宗族立國。」(十5)上帝給人最初的祝福是散,人卻要聚,而聚的好處就是可以聚合更大的力量。事實上,寧錄就是在離開示拿後,建立的眾多城市中特別提及「尼尼微、迦拉中間的利鮮」,就附加描述「這就是那大城」(12)。大,是現代社會和教會共有的神明,符合大國興起的期待!

令人憂心就是這種求大成強的心,人不夠多還要說得多(其實有二千人出席已經值得慶幸),就是要維持夠大夠強夠氣勢,這是成功神學這邪靈附身的表現,連人性最基本的羞惡之心也泯滅。同樣的魔靈讓水晶大教堂在追求不斷強大過程中突然倒下,成為全世界的笑柄。也正是因為一眾教會都相信大而強的勢態才足夠反映上帝的威嚴,造就教內流行那麼大得不能倒下的思維,給教會中的建設得以維穩,即使教牧出了軌,無論是求財求色,曝了光還是可以蒙混過去!

短小精悍也可以成大事

佈道會要夠大才是好?別這樣想當然啦。大型佈道會蔚然成風不過是幾個世紀的事。聖經中出現全城、全國性的大聚會,並非主流。耶穌基督在世,除了還在襁褓之年被帶往埃及避風頭外,一生沒有離開過巴勒斯坦,偶然成千上萬會眾跟身,還不是「搞」出來,而是生命氣質吸引來。有趣的是,之前提及的大城尼尼微,約拿書是這樣形容:「這尼尼微是極大的城,有三日的路程」(拿三3),不過約拿並不是甚麼好講員,起碼我們很難想像他會用心做得出色的呼召工作,事實上,他進入這本來需要三日路程才走完的大城,只「走了一日」(4)就「收工」的hea做。結果全城悔改,甚至「人與牲畜都當披上麻布;人要切切求告神。各人回頭離開所行的惡道,丟棄手中的強暴。」(8)這裏沒有任何大的鋪排,單打獨鬥,沒有大佈道會的規模,照樣成功全城震撼!他的講章是甚麼?中文聖經只有十二個字:「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傾覆了!」(4)也許他說的無心,但神有祂的工作──還有,可能連他造夢也沒有想到,信息正是先知信息的標準:一語中的,毫不客氣針對受眾的直接言說!先知常講審判,而審判正是邪惡之結果;先知信息總是對社會的罪惡作出無情的指斥。簡單說,先知說的,沒有堅離地。

一方面不要低估個人的小群的力量,另一方面切忌迷信將精英堆砌在同一臺上所展現的盛名可以怎樣榮耀神。現實的說,堆砌出來的盛名可以是虛名,起碼不充分代表大多數一般信徒的生命模式。

回頭說「大城」的命運,巴別的後續是尼尼微和巴比倫,在聖經終極的結局篇有了交代,就是啟示錄十八章全章的主題,只引述頭幾節:「此後,我看見另有一位大權柄的天使從天降下,地就因他的榮耀發光。他大聲喊著說: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我又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災殃……」(啟十八1-4)。大的,還是會傾倒。

對福音盛會的期望

補充上述提過三月看見的大會宣傳片:上半,要給一個大讚。由讀書壓力談起,指六至十七歲的兒童,感到不快樂的,由○八年的2.6的百分比到今年的10.8,道盡學童備受壓力的哀聲。繼而又從夫婦對話中展露出生活工時長帶來的困迫,到了扭曲的地步,連一餐家常便飯都成了不切實際的奢求。往後就列出連串令人憂心的數字:快樂指數全球尾四、香港笑容欠奉當排包尾、全港已有逾30萬人患上抑鬱症、平均每年有23宗學生自殺個案、香港離婚率全球排名第九、64%港人對前景悲觀……緊接這些數字之後出現的話是:「喺呢個漸漸崩壞嘅城市……,你喺邊度?」答案除了馬太福音五16呼籲人要成為世上的光之外,接著出現在畫面的,是「再續十年前佈道之火」,當然到了最後的是呼召:《主愛臨香江‧4日7場聚會‧2017年30/11至3/12》。

又是那舊調:不管甚麼問題,耶穌就是答案──「雙飛人藥水」式的「萬應」耶穌,悶透人心的堅離地。如果大會講員能說出信仰如何解決上述問題,那就從心講感恩,若然連指出這些問題的結構性根源是甚麼的話,那就有違教會在地為上帝先知的角色,只有討好人心讓人簡易歸主的廉價福音而已。

傳福音是教會在地服事神的重要方式,熱誠推動這樣「通天」之路是應該嘉許的,但若落在「建城式」的推行,確實要避免以為力量、名氣等作巨構的堆砌,就以為足以叫人看見神的榮耀而歸主。耶穌早期傳道常有的退出大眾視線中,放棄以神蹟為招來,就是避免大眾紅了眼的追捧強勢的彌賽亞,而忽視了那位會走上十架犧牲之路的受苦義僕。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