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和平理性表達意見」是騙人的鬼話

不談香港新界東北的是非曲直,只略談為甚麼「大家有權表達意見,但必需要用和平理性方法」是騙人的鬼話。「丢掉幻想,准備鬥爭」才是王道。

某些高官政客只認銀紙、拳頭。對他們來說,甚麼法律呀、道理呀、人情呀、民意呀,只是大話西遊。你和平理性地向他們表達意見,等同猪牛羊對屠戶有幻想,盼不被屠宰,是十分可笑的事。

你在景陽岡上不幸遇著老虎,刺激牠也是那樣,不刺激牠也是那樣,總之是要吃你來填飽肚子。你轉身跑,就把自己的脊背亮給了牠,肺胸必先盡爆。你對牠有幻想,盼用和平理性方法表達不被吃掉的意願,下場只會增加牠的食慾,連你的骨也吞噬,最終連歸塵土的機會也沒有。更甚的是,在以後的日子,牠會多找幾個像你這樣的白痴來吃。(皆因又易找,又好吃。)

你不轉身跑,也不做白痴,堅決形成武松的拳頭,有打虎的決心,至少還有點機會。如果你最終死在虎口下,至少牠在以後的日子再吃人時會有顧慮,因為知道有武松,沒有白痴的存在。

如果當天不是群眾在立法會大樓丟掉對議會的幻想,搞革命,今天新界東北已失守。和平理性表達意見有屁用?高官政客只是把群眾當白痴,群眾只會被吃掉更多,輸得更慘。不談新界東北的是非曲直,只談鬥爭,群眾打勝了第一仗。(第二仗則難料勝負。)

視中共為主子的香港高官和建制派議員喜歡叫香港人「和平理性表達意見」。他們要麼不讀中共歷史,要麼對歷史視而不見。國共兩黨在重慶談判期間,蔣介石自恃有「三多」:兵多、武器多、美元多,所以不和毛澤東談判,而是要毛就範,要毛交出軍隊和解放區,才可以和共產黨組織所謂聯合政府,國共兩黨共同管治中國。

當年美軍在中國的觀察組組長包瑞德上校也勸毛澤東放棄軍隊和解放區,到蔣介石政府內做官算了,他說因為美國人要給蔣介石撐腰。

當天的毛主席是用和平理性方法向蔣委員長表達了意見,才得以保住了軍隊及解放區嗎?哈,不要笑死今天的習近平主席沒命賠。

(思考題:如果毛澤東當天聽蔣介石的話,交出軍隊和解放區到南京做官,估計他會用甚麼下場?)

在政治鬥爭裡,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不是甚麼大道理。愈是怕事,愈是出事,晚打不如早打,小打不如大打。「丢掉幻想,准備鬥爭」才是王道。

王維基:指摘暴力的資格

卓佳佳:呢個議會本來係一個彰顯民意嘅機構,但佢竟然助紂為虐

練乙錚:與你攸關佔立會 好話說完露白皮

阮穎嫻:新界東北:策略成功,論述失敗

毛澤東:丢掉幻想,准備鬥爭

當和平已不再理性, 就應理性地不和平。不和平, 非暴力, 和平不理性, 理性不和平!

tiger1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