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事後解說」Peer Debriefing

原刊於CGST Magazine,2019年6月20日

香港人度過了極不尋常的兩星期:前後兩次過百萬民眾上街示威,以及612的嚴重警民衝突。當中,不乏青年信徒參與,而不少牧者亦走出來相伴同行。無論我們是站在前線上,是在遊行行列中,又或沒有參與任何行動,但總難免在傳媒或社交平台上,看到或聽到許多相關報導和資訊,箇中的經歷與感受十分震撼,實在有需要作「事後解說」(debriefing)。

甚麼情況下,需要進行「事後解說」?

當遇有不尋常的事情發生,導致置身其中的人陷入極大壓力甚至危險處境時,只要有適當空間,就需要進行「事後解說」。

對於事件中的不同角色,何謂「適當空間」可有不同意思。大原則是只要當事人可以從處境中抽身出來一段時間,而又不會影響大局時,就可進行「事後解說」。「同行事後解說」簡單來說,就是非專業的、是以當事人的同行者身分,為當事人提供事後解說。

誰可以提供「同行事後解說」?

同行者可以是教會牧者、導師或機構資深同工,對「事後解說」有基本認識的人。

以下是一些事後解說的簡單指引,冀為沒有經驗的教牧同工及信徒領袖帶來幫助,同時亦鼓勵教牧及信徒領袖可先自行以「單對單」或小組方式一次,汲取經驗,然後才延展至教會不同群體中。若遇有未信的朋友願意,也可一同參與其中。

甚麼是「事後解說」?

  • 「事後解說」是講故事,是從當事人的觀點,分享整體經驗與感受,可採用口述/手語,講述過去的事件,包括當中的事實與情緒,並且邀請聆聽者回應。
  • 「事後解說」是以當事人為主導,同時以一個願意關心、聆聽而又不帶評論、批判的態度,與當事人深入分享最新近的經驗。
  • 「事後解說」可幫助當事人整理事件、感受及情緒,評估危機處理的需要,給予當事人適切的關懷,冀可帶來盼望、醫治及減低創傷後遺症。
  • 若果是小組式的「事後解說」,當事人可以從組員的分享中,對整件事件有更全面的了解。小組式的「事後解說」,也可增強組員間的聯繫,彼此支持。

「事後解說」的步驟:

1.「事後解說」前的準備:

  • 收集是次不尋常事件或危機的資料,需對事件有基本的了解。
  • 自我評估:你是否預備好做「事後解說」員?即你是否願意關心卻不帶評論、批判及說教,聆聽當事人?你對自己情緒的意識如何?你本身的情緒狀況是否穩定?
  • 預備充足時間:個人約一小時;小組則以兩小時為一個段落,視乎多少人,可有兩三個段落。

2.「事後解說」時:

  • 對當事人介紹你自己,並讓對方明白「事後解說」是甚麼。
  • 故事:邀請當事人按時序描述發生了的事。
    *事件發生之前,過程及之後發生甚麼事?事件發生後,怎樣呢?
    *你當時在想甚麼?
    *看到情況這樣,你有何感覺?

3. 發現事件的衝擊或影響:

  • 最深刻或最牽動你的是甚麼?
  • 事件對當事人自己的情緒有多影響?事實上,許多時當事人無法為深層情緒命名,以下問題或有助當事人說出自己的感受:
    *整件事中對你來說最困難的是甚麼?
    *你當時有甚麼反應?是甚麼令你有這樣的反應?

4. 肯定:當當事人分享自己的反應,並嘗試辨識情緒。這時解說員可從中幫助當事人明白,那些反應都是面對創傷事件的正常反應,這亦是時候可以向當事人解釋他們為甚麼會有這樣的反應。*

5. 當下的運作及應對:與當事人一起擬定如何面對當前狀況:

  • 如果當事人需要再回到危機現場,則需要和他/她一起評估個人及處境的危機狀況,擬定回去及離開的條件。
  • 如當事人不會回到危機現場,但仍以媒體身分,了解現場情況,則要與他擬定如何承載處境帶來的壓力。
  • 給予當事人一些資料,讓他們能夠繼續留意自己的身心靈狀況。*

按需要及情況跟進:

跟進的密度視乎危機是否已經過去,或當事人是否已經離開危險地方。不尋常的事件及危機,可以出現下列狀況:

  • 已成過去,當事人已可回復正常生活。經評估後,「事後解說」便可結束。
  • 是持續性,「事後解說」則需要按情況持續。
  • 已進入慢性狀況,「事後解說」便可結束。若當事人有持續需要,或出現創傷後遺症,則需轉介予專業輔導。

*〈心理創傷的困擾〉一文,內裡有更詳細解說。而本文內容,均取材自Mobile Member Care Team及國際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危機處理訓練資料。

葉美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