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rdon Wong

黃國棟

學歷: UCLA 管理(資訊系統)博士(PhD),St Louis University 醫學博士(MD),公共衛生碩士(MPH),Purdue University Global 法律博士(JD),Fuller Seminary 文學碩士(MA)

專業資格:加州醫生,律師,美國預防醫學專科醫生

工作:曾任大學副教授,保險公司行政,私人行醫,現在半退休,以不定期合約方式在農村診所行醫

教會生活:滋事分子,不平則鳴,不過也會去講道,教主日學,搞講座等。

「包容」的弔詭

蔡子強先生日前(2019-10-23)在《明報》發表了一篇文章,對他自己以前的原則和信念提出懷疑:

如果何韻詩(「黃絲」)可以在聯合國發言講香港現况,那麼伍淑清(「藍絲」)為何不可以?如果大家為何韻詩在台灣發言時被潑紅油而憤慨,那麼伍淑清其家族所經營的美心飲食集團因為其發言而遭到的滋擾以至破壞,那又是否可以被 justified 呢?就算她發言有所偏頗,這些反應是否已經不成比例?…

我們真的尊重自由、多元、包容?…

有同學反問:沒有勇武抗爭,沒有 6.12,政府會聽我們嗎?單靠你們這些「和理非」,便能夠成事嗎?這讓我記起,主張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印度聖雄甘地,當年曾經被美國記者問到,同一套是否永遠適用,猶太人能夠以此來對抗納粹?甘地也沒有提供到具說服力的答案。…
我發現自己的識見,以至長久相信的原則和信念,例如信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多元、包容、尊重彼此的自由」這類主張,似乎未必足以去回應這個日漸崩壞的世界…

蔡先生的懷疑,應該反映了不少「左膠」的迷惑。如果「包容」是社會道德的基石,那麼,我們是否也必須包容支持滅聲的言論?支持和反對言論自由,是否都應有同等發言權?

當「左膠」為這問發愁的時候,右派卻早已打蛇隨棍上。幾十年前,基督教右派神學家 RC Sproul,就在宗教問題上提出這樣的論點:自由派強調包容,所以必須讓保守派有一席位,否則就是虛偽。保守派信的,卻是唯我獨尊,我是唯一的真理,「排他」在道德上是理直氣壯,「公仔我贏字你輸」。這種論點近年更被美國的右派廣泛應用。

如果沒有受過一點人文學訓練,被這偽命題迷惑是正常的。美國基督教保守派神學家「冇料到」,也是絕對正常(不過 Sproul 是 Free University of Amsterdam 的博士,這大學不是野雞,所以我懷疑他是故意誤導而不是無知)。蔡先生的疑惑卻令我很費解,因為「包容的吊詭(Paradox of Tolerance)」這命題,已經在哲學和宗教上有幾百年的討論。

這命題的其中一個鼻祖是 John Locke。他強調基督教不同宗派之間的包容,而且他的包容也伸展到異教徒中。但是,Locke 卻不會包容那些堅持唯我獨尊、要取締其他教派的宗教:

I say these have no right to be tolerated by the magistrate; as neither those that will not own and teach the duty of tolerating all men in matters of mere religion.

(Locke 是改革宗的第二代祖師,地位緊次於加爾文,Sproul 是改革宗的神學家,所以我認為他是故意誤導多於無知,這就不是無能的問題,是道德操守問題。他可以不同意 Locke,但需要提出論點,而不是扮盲。)

近代的兩位哲學巨人大師,Karl Popper 和 John Rawls,都有特別討論這問題。「Paradox of Tolerance」的名稱,就是 Popper 最先提出的:

Unlimited tolerance must lead to the disappearance of tolerance. If we extend unlimited tolerance even to those who are intolerant, if we are not prepared to defend a tolerant society against the onslaught of the intolerant, then the tolerant will be destroyed, and tolerance with them…

We should claim the right to suppress them if necessary even by force; for it may easily turn out that they are not prepared to meet us on the level of rational argument, but begin by denouncing all argument; they may forbid their followers to listen to rational argument, because it is deceptive, and teach them to answer arguments by the use of their fists or pistols. We should therefore claim, in the name of tolerance, the right not to tolerate the intolerant.

Rawls 也有類似的主張:

.. an intolerant sect does not itself have title to complain of intolerance, its freedom should be restricted..

當然,Popper 和 Rawls 都強調只有在「包容」這個制度受到攻擊的時候,才應限制「反包容」的言論。如果現有的制度有充足的能力去抗衡「反包容」言論,這些言論可以被容許存在,他們可能會被社會感化。政治哲學家 Michael Walzer 認為社會中的反包容群體,在一個包容社會中,至少會扮包容。

Popper 說

I do not imply, for instance, that we should always suppress the utterance of intolerant philosophies; as long as we can counter them by rational argument and keep them in check by public opinion, suppression would certainly be unwise.

我上面引 Rawls 是故意刪掉一些的,他的全句是:

While an intolerant sect does not itself have title to complain of intolerance, its freedom should be restricted only when the tolerant sincerely and with reason believe that their own security and that of the institutions of liberty are in danger.

美國總統 Jefferson 就職演講時也說:

..let them stand undisturbed as monuments of the safety with which error of opinion may be tolerated where reason is left free to combat it

從上面的回顧中,我們可以見到一些基本共識:

  • 「包容」並不需要包括「反包容」的言論。
  • 但是,只有當「包容」這制度的存在受到威脅的時候,我們才應該以武力去對付「反包容」。

回到蔡子強先生的文章,可不可以「不包容」不是原則問題,是個應用問題:自由社會是否已經到了存亡的邊緣?這就需要由當事人決定了。

(另一個相關的題目:如果今日的「黃絲」革命成功,會不會只是變為另一霸權,一樣去限制言論自由?

這是可能的,國民黨共產黨開始的時候,都是打著民主這旗號,成功後就變臉。緬甸的昂山素姬,未當權時是民主鬥士,當權後就進行屠殺少數民族。

但是,不能因為「可能」出現的副作用,就不去處理眼前的災難。一個人有盲腸炎,開刀有可能死在手術檯上;可能幾日後傷口發炎死;可能幾年後腸 adhesion 爆死。但是不會因為這些「可能」而現在就等死。醫生要做的,是盡量減少這些情況出現的機會。

政治上,我們要的就是一個減低霸權出現的制度。當中的必須核心是分權。)

參考:可看 wikipedia Paradox_of_tolerance 作為 introduction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