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色牧養」-一位「黃牧」之見

原刊於牧羊犬,2020年1月10日
Photo credit: DrewKreviArt

Photo credit: DrewKreviArt

隨着香港抗爭運動持續,2014年展現的教會狀況,上年重現,並引起熱議,「分色牧養」是其中關注點─黄藍是政見,教會點牧養。

但凡改變,一定有利弊,短期內的影響也無法作準。本文就個人經驗及觀察,簡作分享。

有些教牧對「分色牧養」的需要存疑,認為有損教會合一,更甚是陰謀論地認定是魔鬼以政見分歧將教會分裂(暈)。

但如果堂會只在乎表面虛偽的和平,為免不快,寧願向不同政見的信徒滅聲;又因堂會內政見歧異而發出模棱兩可的教導,最終無法繼續牧養政見不同的群體,為何仍要盲目地捆綁所謂的合一?

若要更能回應時代的需要,更能直接牧養信徒的生命及教導信仰實踐,「分色牧養」似乎是一個可取的牧養考慮。

另外「分色牧養」會導致教會分裂此說法,似乎將「教會」和「堂會」的概念含糊了。使徒信經中:「聖而公之教會」(Catholic Church),意指普世所有教會,跨宗派,甚至跨時代,同屬一個教會(One Church),當中顯然包含了因不同牧養需要而產生的堂會!就如以弗所書所說我眾互作肢體,而同屬基督的同一身體。「我們雖眾,仍屬於一」,基督新教沒有天主教統一的教廷,若每當新的堂會出現,就好像從教會分裂出來的假象;然而當我們強調合一而非劃一的教會觀時,出現回應不同需要的堂會是絕對可取的。

細心再想,對「分色牧養」的顧忌,可能隱藏了更深層的問題。牧養的重點本不該傾重於政見的分歧,而更應該是良知對錯的問題。當政府專橫,踐踏民意,警察的暴行顯而易見,若基督徒仍選擇盲撐就如先知書中猶太權貴對不公義不聞不問;同樣,當示威者渲染仇恨,教會面對這些事卻不能直斥其非,這就不是政見顏色之分,而是我們有否秉持上主的公義,捍衛良知,無懼以聖經的教導回應。倘若教牧因黄藍牧會難,繼續那些不騷不癢的教導,那就別怪信徒出走。

反對「分色牧養」的,背後地可能反映出一種教會牢固的內聚問題。因為思慮的原因,仍是著重教會自身的需要和穩定性。這又會否是圍爐取暖,故步自封呢?但若要傳福音,或能與當代及下一代年輕人對話,以現在的教會運作模式似乎是有相當的困難。

所以,若要處理這時代的牧養問題,單以「分色牧養」可能是太簡單了。若要接觸至到轉化生命,教會要有革命性更新思維,和相當大的冒險精神。另外,牧者能否牧養主的羊,很在乎於他能否真誠地,憑良心和領受聖靈的感動,回應羊群。

對很多年輕信徒而言,不論有否恆常返教會,傳統的華人崇拜模式和講壇的教導,牧養的果效已大減;對未信者,就更是抗拒。要抗爭青年主動走入教會相當困難。堂會該思考如何讓教牧同工有更多空間和彈性,去設計適合不同牧養需要的崇拜及牧養模式:例如走到街頭崇拜,容許教牧同工上街「執仔」,在教會以外的地方「上班」,彈性如深夜的工作時間… 這些都是值得嘗試的方向。

其實若要牧養,就必須坦誠面對自己的限制。就以個人經歷而言,我很難理解和接受無論如何都支持警察,及反對任何暴力是如何合乎聖經真理;我無法接受制度高過公道,無法視安定繁榮緊要過示威者的安危… 這些都有違我的信仰原則。

但必須承認,就算是盲撐警察和政府者,除了指出他們的盲點,他們還有其他牧養的需要。若因政見不同而令有需要的不能被照顧,實在不理想。若群體有立場相近的牧者牧養,起碼在現階段是需要考慮。

在寫這篇文章時,友人提醒我一個牧養重點:教會的牧養和關愛,是給所有需要救恩的人。不能讓「分色牧養」作為個人成見的擋箭牌,成為撇下異見者的藉口,否則教會只會成為另一個美心大小姐!

若再善良一點去看,在大公教會的愛裡,有不同政見、立場的牧者對群體真誠的教導,會有互補不足和平衡的作用。最後變成怎樣,或許只有歷史的主,或讓後人作定斷。時代的需要與上主的召命,是需要我們以勇氣和堅持,用一生去回應和學習。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