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祥志

香港神學院聖經科專任講師

「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一個對暴力高貴的節制

根據多年的觀察,教會及信徒其中一個對聖經解釋最嚴重的錯誤,就是完全不理會經文出現的處境脈絡(Context),將經文從原初出現的處境中抽空出來,然後將自己對經文任意的聯想放進經文之中,經文就從原本應受限制的理解中被「釋放」出來,然後放諸四海皆準地應用。誰不知這「釋放」卻是毀滅經文原意的元兇,並可帶來災難性的後果。「凡祈求的,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太七8)經文原本處境是指凡祈求「登山寶訓」(太五至七章)內所教導的「好東西」(太七11),他就會得著,而不是祈求「任何東西」都會得著。當抽空原初處境而相信「祈求就得著」時,問題遲早會出現,因為生命總會遇見「祈求卻得不著」的狀況,到那時就會逼出其他觀念來解釋,例如因為妄求,或信心不夠所以得不著等等。本來好地地的,卻因為錯誤的理解,無端為生命帶來妄求或不夠信心的「罪名」,於是覺得自卑、覺得自己靈性不好、長此下去,抑鬱症及神經衰弱便指日可待。聖經中沒有經文是沒有處境地出現,處境控制著經文詮釋的方向及性質,要準確掌握經文意思,必須以其上下文的處境脈絡來理解。

當今時勢,不少信徒都會用「收刀入鞘吧!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太廿六52)來作為反對暴力抗爭的根據。在這裡我無意討論聖經是否支持暴力抗爭的問題,我只想探討在馬太福音的處境中這句說話的意思是什麼。當時的處境是:最後晚餐後,耶穌帶著三位門徒到客西馬尼禱告,並囑咐他們要警醒禱告。祭司長、長老及文士等宗教領袖早就因耶穌威脅破壞他們的地位及既得利益而想除滅他(太十二14;十六21;十七23;廿一38;廿六4;見廿七20),現在透過猶大的通風報訊,便派人帶著刀棒來捉拿他。耶穌對猶大說:「朋友,你來要做的事,就做吧。」(太廿六50)要留意的是,耶穌是完全知道猶大及宗教領袖的計謀,況且他一早已預言自己會被宗教領袖及外邦政權殺害(太十六21;十七22~23;二十18~19)。換句話說,宗教領袖的行動其實是在神的計劃當中,表面上是宗教領袖在實現他們邪惡的計劃,但其實神是透過他們的計劃來成就祂美好的計劃,真正主導整個過程的是神。

當那些人上前下手拿住耶穌的時候,跟隨耶穌的一個人伸手拔出刀來,將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一個耳朵(太廿六51)。這個跟隨耶穌的人雖然動機良好,為保護耶穌而制止敵人的捉拿,但他的行動卻違反了神的計劃,因為耶穌回應他說:「收刀入鞘吧,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嗎?若是這樣,經上所說,事情必須如此的話怎麼應驗呢?」(太廿六52~54)首先,耶穌動刀便不能使經上所說的事情應驗,就是指在最後晚餐時耶穌對門徒說:「我要擊打牧人,羊就分散了。」(太廿六31;參亞十三7)神的心意是要擊打耶穌,門徒要分散。神的心意就是要耶穌死,而這個人阻止敵人捉拿耶穌,不讓耶穌死,就是與神的計劃背道而馳。其次,耶穌說:「收刀入鞘吧,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一般信徒對這句話的理解都是:耶穌叫人不要暴力抗爭,否則會引發更大的暴力!表面上的確可以這樣理解,但當耶穌說這句話時,是否只叫人不要暴力抗爭那麼簡單?字面上,這句說話是向那削人耳朵的人說的,但請不要忘記,當時拿著刀的不單這人,還有那些宗教領袖派來的人,他們都是拿著「刀棒」來捉拿耶穌的,所以「收刀入鞘吧,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這句說話不單是叫人不要暴力抗爭,同時也是用來警告那些權勢分子,叫他們知道他們的惡行是有惡果的,如果肯收刀入鞘的話,仍可免其後患。此外,耶穌叫那人收刀入鞘的原因是:「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嗎?」一營軍隊有六千士兵,十二營即有七萬二千士兵。若要講暴力,宗教領袖及其黨羽遠遠不及天父的陣營,要除滅宗教領袖對耶穌來說其實易如反掌。事實上,過去神的確用過很多「暴力」的方法去消滅邪惡勢力,如洪水滅世界、十災滅法老、吩咐摩西擊殺三千個拜金牛犢的子民、亞倫的孫子非尼哈用槍刺死在營中行淫的男女得到神的稱讚、吩咐子民殺盡邪惡的迦南族人、耶穌亦以權柄吩咐污鬼離開叫污鬼受苦等,神用「暴力」方法消滅邪惡在聖經中比比皆是,將來耶穌回來也是要將不信的「扔」在火湖裡,這「扔」相信不會很客氣吧。所以能否用這段經文來支持「一切」非暴力抗爭請各位自行判斷。而耶穌在這裡說若用這十二營天使的暴力來消滅宗教領袖,便不能成全神的心意,原因何在?很簡單,耶穌來的目的是要將天國帶來大地,並希望人能回轉悔改到這天國價值當中。這天國價值有如珍珠寶藏般珍貴(太十三44~45),可是這為世界帶來平安的價值卻成為宗教領袖及一切敵擋神的威脅及挑戰。為了保持他們的既得利益及地位身分,他們用盡一切方法:質問、挑戰、抹黑、辯論、設陷阱、試探、作假見證、誣蔑、煽動群眾等,誓要打壓這個彰顯天國價值的耶穌,決意將這「眼中釘」除滅。而天父的計劃就是「將計就計」,你要耶穌死,耶穌便「死比你睇」,以不怕死的勇氣昂頭迎向這要滅聲的「十字架」,其目的是告訴世人,就算有死亡的威脅也不能使這天國價值「跪低」。縱然門徒面對十字架都一一跌倒退縮,彼得也三次不認主,但耶穌卻可以勇敢地迎戰這死亡的威嚇,為要讓一切跟從他的人可以有同樣的氣慨去堅持擴展天國的福音,透過耶穌的死及復活,讓人可以有勇氣及盼望去學效跟隨,這就是神的計劃。若耶穌用了十二營天使將宗教領袖殲滅,十字架的無上精神便無法展現,門徒也無法體驗這崇高的精神從而去學習,而人性也沒法因耶穌的犧牲而有所改變更新。

因此,耶穌不用「暴力」是要在這崇高精神價值的處境上來理解:有權力而不使用,為要成就更高的精神價值,這是對暴力一種高貴的節制情操。而「收刀入鞘」也是對當時宗教領袖的一個提醒,有暴力而不使用,為成就更美好的價值,這種「克制」才是正道。在《舒特拉的名單》中,德軍官長阿蒙槍殺一個猶太人就如踩死一隻蟻般無意識無感覺,他認為「控制就是權力」(control is power)。舒特拉見狀就對他說了以下一番話:「他們懼怕我們是因為我們毫無節制的亂殺人,如果一個人是因為犯了重罪遭到懲罰,那是他罪有應得,如果我們讓他被處死,那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但是那不是權力,那只是公義,跟權力是兩回事。權力是當我們有絕對的理由去殺生,我們卻不去殺,這是古代帝王的風範,一個人犯了偷竊的罪,他被帶到帝王的面前,他仆倒在地,懇求帝王饒他一命,他知道他小命不保,結果帝王饒恕了他,他饒恕了一個微不足道的人,那才是權力,那才是權力!」

為更高的善去制約權力才是真正的權力,我們的政權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明白這道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