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道者」很「周伯通」?—以3:1-9的語流為例

原刊於正點讀經Walk Thru The Bible,2017年6月24日

《傳道書》實在是一本難解的書。它的「空虚」主題,對創造秩序和律法的質疑,曾引起猶太拉比的爭論,比較後期才列入希伯來文正典。

它的難解處,是「傳道者」他老人家,好像金庸武俠小說中的周伯通一樣,會用「互搏術」,左手和右手使出不同功夫,甚至自己和自己打架。擧例,3:1-9,《傳道書》最為人熟悉的一段,內含兩種規律,是兩套逆向的思路方法。

從其中一句「丟石頭有時」和「撿石頭有時」作何解釋說起。從找尋「「傳道者」這一句説什麼,可能看到他的「互搏術」。

先從句子結構看。

這一句子與其他句子結構不同,它不像其他句子只用動詞,另備一格。它不說「丢亅有時,「撿」有時,而加上「石頭」。注意,《和修本》已經把上文「拔出所栽種」的譯文修正,刪去原文沒有的「所裁種」三字,清清爽爽的讀:「栽種有時拔出有時」。

大部份聖經譯本都把「丢石頭,撿石頭」直譯。《現代中文譯本》,由於是意譯本,又是許牧世牧師一人的手筆,把「丟石頭」意譯為「同房」,「撿石頭」則譯為「分房」。

《和修本》的譯文則規規矩矩:

凡事都有定期,
天下每一事務都有定時。
生有時,死有時;
栽種有時,拔出有時。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
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
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丢石頭有時,撿石頭有時;
懷抱有時,不抱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
保存有時,抛棄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沉默有時,説話有時;
喜愛有時,恨惡有時;
戰爭有時,和平有時。

許多聖經注釋家都說明,「丟石頭」和「撿石頭」的希伯文不能確定其意思。主要有兩種解釋1

  1. 「丢石頭」是戰時,軍隊把石頭丢到敵國的田裏,使田荒蕪,破壞農業,使敵國缺糧,削弱經濟力量。「撿石頭」是戰後,重建家園,清理田裏的石頭。(王下3:19-25)Whybray主張這個解釋。
  2. 是隱約語,委婉語,「行房」不好直説,就說「丢石頭」,「分房」說「撿石頭」。Robert Gordis拉比支持此説,引用了Midrash Qohelet Rabbah孤例:「妻子在禮儀上潔淨時丟石頭,不潔凈時則撿石頭」。

第一個解釋最流行。可是,把全文3:1-9節,作為一首詩,一氣呵成的讀,總是覺得這麼解釋,跟整首詩的語流不協調。

如果把「丟石頭」解作「行房」,只憑拉比注釋的「孤例」2,又缺乏其他經文支持和助證。除非作者用意如此。

必須順藤摸瓜,循經文的文學結構,行文的語流,有沒有一個規律可以揣摸作者的用意。

原來是有的。

一,希伯來詩歌體裁,以對稱的句子為基本單位,即同義和反義對句。第一句的「生」和「死」是反義,對照第二句,「生」和「栽種」同義對稱,「死」和「拔出」也同義。那麼,「丟石頭」應該和「懷抱」同義,「撿石頭」和「不抱」同義。

除非是反義對句,否則「丟」怎能和「懷抱」對稱?「撿」和「不抱」相反。不可能在同義對句的語流中,兀突地插入反義對句。

從全首詩去看,傳道者有一個正與負的格式,很容易看到,把他的格式用「十」「一」符號標示如下:

第一節:正負

生 (十)有時,死 (一)有時;
栽種(十)有時,拔出(一)有時。

第二節:負正

殺戮(一)有時,醫治(十)有時;
拆毀(一)有時,建造(十)有時;
哭 (一)有時,笑 (十)有時;
哀慟(一)有時,跳舞(十)有時;

第三節:正負

丢石頭(十)有時,撿石頭(一)有時;
懷抱 (十)有時,不抱 (一)有時;
尋找 (十)有時,失落 (一)有時;
保存 (十)有時,抛棄 (一)有時;

第四節:負正

撕裂(一)有時,縫補(十)有時;
沉默(一)有時,説話(十)有時;

第五節:正負負正(以正面作結)

喜愛(十)有時,恨惡(一)有時;
戰爭(一)有時,和平(十)有時。

很清楚了,「丟石頭」的意思必須是正面的,才可以與「懷抱」對稱,「撿石頭」和「不抱」也是一樣。

如把「丟石頭」解作戰時的搞破壞行動,是負面的,語境不相符,破壞。解作「同房」較有亮㸃。

那麼,「傳道者」耍的拳很像周伯通的「互搏術」。左手使出負面招數,接着右手出的是正面的。有一位聖經學者T.A.Perry在”Dialogues with Kohelet”一書,提出一個獨特說法:《傳道書》存在著兩個互相辯駁的神學觀點,即自然和人事兩個規律。一個是積極的,一個消極的。《傳道書》是兩者的對話,他們互相詰問。

他的分析如下:

「自然規律」是消極的,悲觀主義的,看見世事萬象,盛極必衰,趨向消沈、沒落、崩壊,死亡是難免的。

生  (十)→死  (一)
栽種 (十)→拔出 (一)
丢石頭(十)→撿石頭(一)
懷抱 (十)→不抱 (一)
尋找 (十)→失落 (一)
保存 (十)→拋棄 (一)
喜愛 (十)→恨惡 (一)

「人事規律」:

是積極的,樂觀主義的。雖處逆境,頽垣敗瓦,但是有神在,衪眷顧,而人有求存、向上的心志和永恆的定位,世間的事務會否極泰來:

殺戮(一)→醫治(十)
拆毀(一)→建造(十)
哭 (一)→笑 (十)
哀慟(一)→跳舞(十)
撕裂(一)→縫補(十)
沉默(一)→説話(十)
戰爭(一)→和平(十)

根據Perry看到的格式,「拔出」就不應解作「收割」,因為收割是正面的,積極的,是盛極而衰的規律。而「不抱」也不可能是積極的。

許牧世牧師把「懷抱/不抱」意譯為「親熱/冷淡」,李景雄牧師(《生命的韻律–傳道書空虚的召喚》),不同意譯為「冷淡」,主張用個較積極的「放下」。心懷豁達,更為灑脱,卻變成正正,不合上述格式。

同一個理由,「丟石頭/撿石頭」是存悲觀立場去看人間的生理規律。儘管夫妻多恩愛纏綿,享受「同房亅之樂,總有一天會衰老,疲怠,或恩情不再,夫妻要「分房」,「撿石頭亅去了。

總結:

《傳道書》3:1-9中「凡事有定期亅的主題和列單上的現象和事務,除了有「正反」的對句的格式外,還有一個「自然」的規律和「人事」的規律,一個盛極而衰,一個否極泰來,彼此抗衡。所以《傳道書》不盡是對人生世情悲觀,消極。

第一章和第十二章,「傳道者」以第三身說話。有學者認為是後來的編輯加插的。中間的部份主要是第一身發言,有兩把聲音,一個在說話已清楚不過了。

Perry説,《傳道書》是一個結集,把「傳道者」(Kohelet)和另一個「發言人」(Presenter)的辯論輯錄。不過,如果有兩個發言人,《傳道書》的文本沒有清楚的劃分,兩個觀念夾雜,糾纏不清。

較容易接受的是,《傳道書》反映那個時代,有兩個對創造和律法的觀點,並且曾有過激辯。「傳道者」很可能使用了一種思考的「互搏術」,左腦和右腦運用兩派不同的神學,自己和自己「吵架」。


  1. 此外還有把石頭抛入墳墓,建房子拆房子等解釋。
  2. 拉比還有其他解釋,包括摩西摔碎法版和把破片撿回來;聖所被巴比倫拆下来(哀4:1)和在錫安安放房角石(賽28:16)等。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