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傑出」的見證

一個訪問節目

近日收看大台的訪問節目,嘉賓楊先生是2015年當選的香港十大傑出青年,網上重溫在此。(可能有時限)每次訪問這些被社會認可的人士,必然想聽清楚他們的貢獻在何;甚至更想知道,有沒有「青年人」是可以逆流而上,不因做生意風生水起、發財立品,才被社會所「認同」。

今日VIP截圖

今日VIP截圖

從訪問中得知這位楊先生是因推動環保而被肯定的,他身體力行地茹素來推動綠色飲食,推動社會對環保的認知,用的方法亦多元化,包括藝術、發明和「食物2.0」。在言談之間,這一位青年人透露了他對世界性環保議題的個人見解,反映他在行動之餘,亦關心時事和認識不同的環保理論,並整合出個人的見解。

在訪問的最後,主持查問楊先生對佛學的理解。他強調佛學本身對人生的適用性,指佛學就像眼鏡,讓人能清楚看到生命的方向、避免遭遇痛苦的陷阱,更能應用到他個人的家庭、事業、朋友關係、金錢。故此他尋求能以生活化、「易入口」的方式去將佛學的人生道理,透過流行文化(流行曲、電影)帶出來。

在短短的對談之中,雖不至深入認識楊先生,不過也足夠認為他可配稱為傑出青年。

當然,筆者並不是想就此擱筆。

本來屬於基督徒的見證?

筆者一邊收看節目,加上對佛學的稍稍認識,主觀地認為楊先生鑽研的是原始佛教,並非一般華人信仰已經本色化和迷信化的佛教。所以,楊先生是學習一套宗教的道理,從道理然後實踐,且不單止是「修身」的層面,更去到社群的層面。

其實,這豈不與基督信仰十分相似嗎?如果將佛陀改為耶穌,將佛學改為神學,筆者覺得就是徹頭徹尾的基督徒見證。基督信仰也有環保議題,也有素食議題,同樣也有關心藝術和流行文化的議題,也關心信仰知識的追求(神學和研經),也關心將信仰實踐──同時是個人和社會性的。

可是,筆者在電視面前立即想起的問題:基督徒何時「外判」這些信仰內涵和實踐給佛教?為何佛教徒也同樣經歷到基督徒常常說「惟有信耶穌」才有的生命轉變?基督徒的「傑青」何往?

教會須反思失見證之何在和尋求更新

單論香港社會,基督徒失見證的「見證」,似乎總比佛教徒多;佛教徒的好見證,也似乎比基督徒多。當然筆者理解到「佛教」是「本土」的宗教,也明白「醜聞」不只是基督教才有,至少近來香港佛教也有「假結婚」和「被統戰」的新聞,不真的比基督教好得多。

然而筆者是關心基督徒的公共形象

先不論那些基督徒高官有否做見不得光、有辱主名之事,他們在教外的名聲總比教內差。(的確有好一些主內肢體,在主內力證親身認識的他們是好基督徒。)娛樂圈中的佛教徒,也好像活得比基督徒快樂一些。(信主的好像個個都問題多多,婚姻離異、情緒病等等……)做善事,還是佛教徒行先。(我們或許會說他們要靠行為得救……)為何基督徒的生活見證,「看起來」如此不濟?

另一個角度,基督徒豈不應比世人更注重環保?我們高唱「這是天父世界」的時候,基督徒和教會有時仍然「向錢看」(所謂環保成本效益),而不是「向神看」?基督徒豈不更應懂得欣賞藝術(就是自然的美)?

這些議題,似乎除了在一些大型信仰研討會,在堂會中完全缺席。(筆者也盼望這只是片面的個人觀察。)

當然佛教徒有好多種,正如基督徒也有很多種,迷信的也佔多數。但當一些本來就是基督教先導的議題,在教內卻失落了,是教會的失態和迷失。諷刺是佛教徒是「認命」的一群,卻更努力去改變自己、造成生命力的見證;基督徒不認命,更信上帝為教會成就大事、得勝有餘,卻自甘跟隨世界的「建制」行事。

筆者沒有答案,沒有給教會可行的方案。(或許會被罵只破不立吧。)不過如果連說也不說,少少個人踐行的一步也不踏出,信仰就是逆水行舟,不進就沉淪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