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道平台

「思道」為獨立基督徒的思想交流及互動平台,旨在為信徒提供多角度但精闢的引導及討論。

「思道」是一個基督徒群體以會員制而建立的一個機構,針對教會、社會及世界議題所引發的信仰關注課題,及時提供建基於聖經及基督徒信仰的不同角度分析和評論,以裝備信徒,建立整全思想。此外,藉著對話與聆聽,促進信徒群體思考與反省。

今天生活節奏急速,社會瞬息萬變,若要迅速而簡潔回應社會事件和教會議題,影像和聲音是提供資訊的重要媒介,所以我們會邀請學者、牧者及相關專業人士以短片及網絡媒體方式分享看法,更希望在將來開放平台,讓更多人士以客觀及專業角度分析聖經,作神學及理性的分享,以致分享者與受眾都能以最短時間分享與接收。

「思道」為獨立基督徒的思想交流及互動平台,旨在為信徒提供多角度但精闢的引導及討論,故平台不提供時事評論或消暇娛樂等內容。

除了提供合時適切的分享短片外,本平台將定期舉辨:
.研討會/講座
.專題研習課程
.交流會(沙龍聚會)
.新媒體出版

「信信相戀」的前世今生

思TALK@20161216記錄

一個很多人認為老掉了牙的問題,但至今仍有無數人感其困擾。是為信仰的堅持,還是被無謂的規條所限呢?這次思TALK的反應空前熱烈,正好說出現這矛盾現況,彷彿已成為咒語,纏繞著很多人的心。

編寫記錄前得感謝馬斯特火速出文,本文附上連結,相同內容將盡量不再重覆。(http://doctormashirito.blogspot.hk/2016/12/d.html

今生:信徒的困境

有弟兄分享,自己曾一度離教,但與教會仍保持聯繫,也很尊重教會的立場。重返教會時,已認識了未信女友,當時雖未被捧打鴛鴦,但所受到的壓力也令他哭過兩次。心想,若教會再強硬一點,他只會視為「在面對掙扎時,再伸我一腳。」弟兄走過了難艱的日子,並未有受不信配偶影響,反而渴望聖經上建立穩固的根基。

另外,有姊妹參與的教會小組全是女性,而他們大都很聽話,堅持著信信相戀的「一軛論」,但年過三十,仍待嫁無期。由於主要生活圈子只有教會小組,使他們難以結識異性,加上時日的消磨,不少姐妹對著異性顯得害羞、冷漠,與人相處的基本態度都消失了。看在眼裡,既不願意步他們後塵,也為他們感到不值。她又認識一位美麗、虔誠又熱心的信徒,不只一次與基督徒拍拖,皆遇人不淑,因男方有外遇而分手。姊妹更疑惑,為何仍然覺得與基督徒拍拖較好?其實身邊也不乏例子,未信與不信結合有美滿結局,甚至婚後信主、熱心追求。

其實,席間基本上同意有共同信仰的婚姻,普遍來說是較為理想,也可以找很多理想的例子,可惜並非每個人的感情世界都如此理想。社會上男女比例失衡;加上不少人花很多時間在教會,生活圈子狹窄,只懂與教內人相處。社會上出現毒男、盛女的情況,教會只集中看最理想的結合,不單無法舒緩問題,情況更見嚴峻。

單身人士面對同齡朋友相繼成家,父母催婚等各方面的壓力,更有父母認為教會連累其女兒嫁不出。不少教會仍要求信徒堅守「一軛論」,但理據薄弱,釋經錯誤,難以自圓其說,卻以規則主導。不單未信者,連不少認真讀經的信徒皆認為無理,感難以接受。故有信徒已不理會教會要求(不單戀愛一項),隱瞞戀情直至結婚;有未信者扮信去追求信徒。聽話的信徒,則無奈地放棄感情,甚至決心孤獨終老,但看著「不聽話」的信徒遇到伴侶,找到幸福,他們是欣喜自己的堅持,還是後悔自己太聽話呢?

即使已婚,有時也受到這「一軛論」的纏繞。與未信結婚或婚後信主,信主一方可能不斷被「鼓勵」要向配偶佈道;未信一方也會被熱情信徒「無間關心」,可能,結婚多年,沒有足夠空間認真地思考信仰。

前世:信信相戀的歷史發展

有人提出這是上一代的思緒,不適合現代。究竟「一軛論」從何而來呢?

若追溯至古代,無論東西方社會,婚姻皆由父母許配,奴隸則由主人選擇,由於很少人有機會擇偶,若強說聖經很嚴謹看待如何擇偶,顯然是錯誤理解。這個問題理應是自由戀愛出現後,才需要面對的。有成熟的信徒提出,六、七十年代開始,較多女性出來社會工作,男女成家,亦逐漸由盲婚啞嫁演變成自由戀愛,教會需要回應社會轉變,提出信信相戀較理想的講法。

過去幾十年,教會慣性地不斷加上框框,由信信相戀最理想,到非信信就不好、不應該、不准許,甚至是犯罪,呼籲信徒不支持,不參與。沈旭輝的婚禮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教會不協助籌備,還禁止信徒到場祝賀、觀禮;也有教會學校禁止男女同學走同一條路;亦有不少教會紀律的手冊,將與不信結婚列入其中,與婚外情、嫖妓、虧空公款等,得到幾乎相同的待遇;程度較輕的也會暫停事奉。

年近已不少學者提出,教會慣常用作解釋「一軛論」的林後十四章,並非指戀愛、婚姻。更有學者曾提出與之反相的概念,指不應將基督教的軛套在其他信仰的人身上。除了忠誠、委身和愛護對方,聖經似乎沒有為基督徒談戀愛劃出唯一的標準。教會當年面對社會轉變作的建議,可能幫助上一代人解決了心中的疑惑,故一直以來大都樂意遵行,也希望下一代繼續。可是,也一直沒有仔細查考聖經,留意社會往後的轉變和不同年代信徒面對的挑戰等,慢慢變得因循。教會也任由這因循的規則主導,放棄了應有的牧養關係。

又由於人事複雜,劃一但又考慮不周的規則,很容易被逼「搬龍門」。以出席婚禮為例,教會要求信徒不出席信與不信者的婚禮,是假設了自己認識信的一方,不信的是「外人」,但若情況是一位長者信主,未信兒子卻要娶基督徒女子,不信一方是親人,信的一方才是外人,是否又不能出席婚禮?若這樣可行,豈不也成為支持信與不信的婚姻?

時日久了,六、七十年代未考慮到的情況也逐漸出現,教會要如此堅持而不搬龍門,難度已相當高。

不少人能接受教會按信徒靈命暫停其事奉,但靈命好壞,並不單顯示在是否遵照教會指示拍拖一項,理當一視同仁,所有靈命低都該停止,否則教會只能再搬龍門,公信力亦會越來越差。

來世:還有明天

一、 正確的信仰教導

我們仍然相信,教會本身是為信徒著想,只是有規則、守規則是較容易的做法,故教會有時捨易取難,卻忽略了過時規則所做成的問題,甚至偏離了聖經的解釋也沒有發現。

一個成熟的人,並不單單從規則決定自己的生活,教會若能深入探討聖經、神學,去除那些人云亦云的「所謂傳統」,培育真正屬神的門徒,使他們以基督的價值作選擇,較單單告訴他們「應該怎樣、不應怎樣」更有意義。若成熟門徒成為能在教會佔一定人數,其後加入教會的,也會因著他們所看到的美好生命,而按信仰作選擇。門徒為信仰所選擇的,又豈止婚姻?

二、 坦誠的牧養關係

有人表示,早期不同意拍拖需要導師指導,但其後卻認同這種牧養關係和責任。相戀時熱情蓋過理性,若有可信任的人,旁觀者清,正確引導,或能幫助建立更美好的關係。若信任程度足夠,信徒也自然會向牧者或導師傾訴,需要時尋求幫助,而不需由規則主導,明文規定拍拖前要先告訴某某之類。牧者也要接受自己的限制,牧者並非所有感情問題都懂得處理,猶其有些牧者、導師從未拍過拖,卻硬要教人如何拍拖,那根本是旱鴨子教游水。

兩性問題,其實社會不比教會好(三十歲後,未婚非信徒比較積極),家庭問題、性格問題等也有影響,在彼此坦誠的溝通中,也會較容易找到問題核心,尋找解決的辦法。這才是同行的牧養關係。

三、 回應實際需要

若有人深思熟慮仍願意堅持信信相戀,等待理想的人,是當得尊重和欣賞的。但一般人也許沒有足夠的信心和耐性,就未必能按前者的要求。對戀愛的渴望,使部份單身人士就如尋找獵物一樣,但有時他們的獵場只得教會,教會卻苦無獵物,那種無助和孤單的心情。教會要了解、接納,盡可能幫助他們。

近年坊間的戀愛學堂,主辦人就建議人多要談戀愛,累積經驗,也增強承受挫折的能力,教會可與之合作,教導信徒怎樣建立自己,與人相戀。也有人認為,這類課程較適合年青人士,有一定經驗士人,大概聽過很多,需要的是針對自己問題,個別作出改善。

有教會已展開救亡行動,低調地開設單身小組,邀請合適信徒參與,彼此建立,互相認識,盡力幫助單身信徒尋找到適合的另一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