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

平信徒、雙職傳道。

「信仰.尋找.明白 – 古老信仰問題,後現代解答」閱讀感想及信仰省思

「所以凡聽見我這話就去行的、好比一個聰明人、把房子蓋在磐石上。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總不倒塌.因為根基立在磐石上。凡聽見我這話不去行的、好比一個無知的人、把房子蓋在沙土上。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並且倒塌得很大。」-馬太福音7章4至7節 

二千年來基督教一直視《聖經》為終極權威和規範,不論是信徒生活、道德操守等都以《聖經》為指路明燈。不過原初的《聖經》純粹只是經卷組成的名字,它是由猶太教典籍及早期使徒書信組成,而它正典的確立卻是由人類組成的教會團體落實「拍板」。  當教會一直以提摩太后書3章16節「聖經都是 神所默示的……」經文向信徒確定《聖經》的認受性是從神而來的時候,我們不禁要問,是否不應忽視了它的人為因素而過份將它的神性地位無限擴張?

本書作者蘇遠泰博士在書中頭四章以「聖經權威(正典)」、「與科學關係」、「與社會關係」及「是否無謬誤」四方面來跟教會教導及實踐作比較,剖析信徒在詮釋《聖經》時遇到的問題,嘗試在尋覓信仰真理及理性思辯過程中找出平衡點。

若論《聖經》權威及正典構成,作者直接指出它是在矛盾狀況下建構出來。無疑,我們將《聖經》放在信仰層面檢視,它的終極權威是在上帝手中,西方社會文化發展、道德思想等都證明《聖經》對各階層的引導及影響。

歷史洪流似乎亦間接證明《聖經》的人為因素,16世紀宗教改革,天主教及更正教最明顯的分水嶺便是《聖經》正典構成數目差別。到18世紀初啟蒙運動更將《聖經》的宗教外衣赤裸裸撕開,以學術批判、理性主義等領域將《聖經》蘊藏人為參與的分子揭開予世人評價。

作者精辟地道出事實:《聖經》的特性跟耶穌基督神人二性並存的神學觀一樣複雜,錯誤的理解終究會帶來信仰上的危機!

筆者認同《聖經》組成複雜,作為有罪之身的人類在詮釋它的內容時,更應加倍小心,避免將人神角度錯置,將人性地位凌駕神之上!始終人的學識及智慧有限,若在詮釋時偏離信仰原則或大傳統的教導,硬將個人理念及權威牢牢套用詮釋之中,不單會扼殺真理原意,亦限制了經文的多元解讀,導致神的話語不能真正反映出來,最終變成人的話語。

再者,我們將《聖經》權威及詮釋角度錯置,就會出現作者在第二及第三章的例子 – 與科學及社會層面構成對立面。

華人教會常常出現一種現象,就是《聖經》權威超然一切事物,不論是科學又或社會認知,強調一切範疇皆在《聖經》規範下形成。作者批評不少教會將這種「人有我有,人無我亦有」的信仰基調將《聖經》權威錯誤地植根信徒內心,造成了信徒與現實生活脫離的矛盾。

不過,科學的純理性思維跟人類尋求靈命救贖的信仰衝突是否真的不能共存呢?雖然作者以自然之書及《聖經》來劃分兩者的不同功用,不過筆者認為哲學家康德在《純理性批判》提出的「二律悖反(antinomies)」論證,或許更恰當演譯科學及信仰的對立面:雙方各自依據普遍承認的原則建立起來的、公認為正確的兩個命題之間的矛盾衝突1

正因為兩套理論的產生背景及應用層面不相同,加上過去教會曾對科學進行無情鞭撻,甚至視為魔鬼異端之流,到今天科學普及性變成「生活信仰」一部份;這種對立、互不妥協的局面,讓持守《聖經》超然一切的教會很易感到信仰權威的危機感及挫敗感。

這份茫然的危機和挫敗感,迫使部份教會必須堅持「神化」《聖經》的詮釋面而將信徒拉離正常生活層面,就像只容許《聖經》權威檢視科學,卻不容許科學客觀原則檢視上帝存在一樣,錯誤形成作者批評的「求籤式」讀經、以《聖經》為「屬靈」抉擇的根據等錯誤行為。

事實上,《聖經》其中一個重要啟示是神的本質跟社會普世價值觀及道德原則並存,例如博愛、聖潔、公義、和平、犧牲、忍耐等等。它沒有要求信徒像跟從教科書以一板一眼方式處事,亦沒有明確的實踐方案,有的卻是一套為主背負十字架的道理。蹤然我們應用《聖經》時無可避免地會將社會的生活元素滲雜在經文上,可是我們更需要釐清它的應用、思辯原則是否適合套用不同生活範疇。

既然《聖經》構成及教會錯誤演繹方式揭示出潛在矛盾,那麼《聖經》是否如芝加哥宣言般完全「無謬誤」就是更確切的課題了!

作者擔心教會錯誤運用及詮釋《聖經》導致信徒如同宣言一樣,盲從附和經文字面意思,刻意或故意忽略當中文學表達、構成背景;甚至將當代人手抄寫的《聖經》文本跟無人見過,只在上帝懷內的《聖經》原稿作等同,容易導致教會權威及福音信仰只是建立在脆弱的「假信心」之上。

若將《聖經》詮釋涵義無限上綱上線,無疑會陷入自我膨脹的迷思、偏離福音的真理。當 教會越強調「聖經無謬誤」的思想,忽視理性思考的原則,那麼他們傳福音時就可以隨意將《聖經》打造成「充權(Empowerment)」的工具;而當獲得穩固發展後,《聖經》的地位就自然轉化成權力枷鎖,成為手執牛耳、自我演繹的萬能匙。可怕的是,界定宗教「現實(Reality)」的權柄豈非會轉到人性權柄手上,虧缺上帝的榮光嗎? 如此牧養,信徒豈不都成為只懂規條、毫無自省力的「羊群」?

為避免出現這種情況,我們實在需要在信仰框架內加入理性分析和思辯,將經內的人為元素(如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等)及文學元素去蕪存菁,再度配合正確的詮釋方法,定當更貼近神所揭示的真理,將真道舛立在磐石山不至跌倒。

同時間,我們更應該避免在釋經時陷入自我膨脹的迷思,把解經及個人、團體等意念混為一談,否則情況就好比法利賽人只強調嚴格遵守律法而忽視上帝的真理一樣,形成新的律法主義,固步自封、原地踏步!

「我們原不是傳自己、乃是傳基督耶穌為主、並且自己因耶穌作你們的僕人。那吩咐光從黑暗裡照出來的 神、已經照在我們心裡、叫我們得知 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 神、不是出於我們。」-哥林多後書4章5至7節

二千年前耶穌基督在十架上為我們捨身贖罪、讓人神關係復和,帶出神愛世人的恩典贖真理,唯獨《聖經》以文字方式記錄下來,成為基督教教會及信徒不能離棄的「神的話語」。

不過,今天的華人教會又是否正確地詮釋《聖經》而按著耶穌基督的訓誨去牧養信徒,並沒有忽視《聖經》本身因為有人參與的因素而受到局限?

坦白說,筆者在修讀神學課程前,在教會學習的《聖經》教導往往都是片面解釋部份經文而已,就算是查經小組又或靈修分享,都只是就兩三段經文作出理解或省思,再加上個人生活體驗去比較經文有沒有與自己產生共鳴。當時筆者沉浸於表面閱讀《聖經》的樂趣,更會認為這就是體會神話語的能力呢!

可笑的是,筆者自以為聰明卻反成愚拙,因為膚淺、以人為主的讀經方式原來只是單純滿足個人慾念的絆腳石,真正體會到上帝話語的方式,是必須要虛己及配合正當的讀經方法。

有此反省的原因,離不開基督教神學的黃金精神:「信仰尋找明白」。

如本文前面所述,基督教強調「信心」,只有對神抱有信心,才可以「因信稱義」,獲得神的應許;然而,我們亦不要忘記一個重點,如何建立正確的「信心」比任何一切更重要,否則我們的信仰就如同主所說的房子,建在沙土上被一切禍患打塌了!

所以,「信心」之後,如何「尋找」及「明白」閱讀《聖經》的方式就十分重要。我們斷不能只以顯淺的讀經方式,或以個人喜好、體會去選擇性明白經文的意義。按照著名德國詮釋學者兼神學家施萊爾馬赫(F.D.E. Schleiermacher, 1768-1843)對詮釋學的分類,這種以個人感知去閱讀的方式,是將「理解是自行發生的」不嚴謹詮釋學,會造成常規性誤解。2

當常規性誤解出現的時候,我們無可避免地將自己的認知及構想主觀「讀入」文本當中,繼而失去經文原意價值及正確的含意。舉例說最近坊間「鬧」得沸騰騰的「挪亞方舟發現事件」便是其中一個叫人省思的實例。

當我們主觀「讀入」經文內容,認定方舟是一個「事實」時,甚至會拒絕聽從學術及專業的意見,繼而否定「方舟」背後的文學、神話構成元素,以及忽視上帝救挪亞一家並立彩虹為記的背後意義,啟示衪對人類犯罪的憤怒及回轉施恩的慈愛真理。

華人教會文化一直為人詬病的地方,就是喜歡不停以「人意代替神意」的方式忽視《聖經》本身「內證」歷史及人為成份,並將它完全前設成一切均是「神所默示」的權威地位。

筆者認為,我們在維繫信仰時,必須認清一個事實,《聖經》的確是基督教信仰核心,亦是我們透過它去了解神人關係、愛的真理及救贖計劃的媒介,但是它斷然不是唯一的權威。它的權威僅限於構成信仰內涵的框架,至於如何「正確使用」它的主動權卻是在人手中,亦因此將它的權威性剝離。

正如我們可以說受聖靈的感動去明白神的道,我們亦不要忘記神同時賜給我們「自由意志」(Free Will),讓我們選擇順服從衪的真道,又或選擇拒絕聖靈的感動呢!

那麼說,如何詮釋《聖經》就變成了非常人性化的課題了!既然我們有選擇的權利,那麼我們亦可以選擇性地詮釋經文,以便更體貼我們的心意。舉例,現今華人教會常提倡成功神學(Success Theology),甚至將此套理論延伸至佈道會的人數增長上3。為了獲得更可觀的人數,教會不可能(或不想)強調基督教苦難精神的十架神學(The Theology of The Cross),因為現代信徒身處環境是充斥著消費主義、後現代主義的世界;他們追求的是更偏向切身利益及入世的「廉價恩典」(Cheap Grace)4

值得我們反思的是,以成功神學角度詮釋《聖經》,無可避免會滲入人性及屬世權威的元素,教會為了加強對信徒的影響力,將無可避免地把將《聖經》的詮釋功能調整至更貼合教會發展的方針,繼而將《聖經》的權威私有化,扭曲它的神性地位及規範。

雖然華人教會對《聖經》詮釋的歷史確不及西方教會那麼久遠,也欠缺那份深入、理性的考究精神,甚至是害怕理性鑽研經文會影響它的神性、獨立地位。不過,我們必須正視這種不良的風氣,重新強調基督教的核心精神 – 基督受難為的是人神復和,十架恩典就是要我們透過經歷主的苦難繼而明白生命的更新。

而發掘此真理的媒介,仍然需要回到《聖經》身上,但我們採取的態度必須是在「自由意志」下「負責任」的讀經態度;不單要避免將經文斷章取義,亦需要查明上文下理,再配合理性及自身體驗分析,才可以真正貫切「信仰尋找明白」!

參考書目

《聖經 – 和合本》(香港), 香港漢語聖經協會

蘇遠泰著,《信仰尋找明白》,香港,天道書樓有限公司,2010年4月

洪漢鼎著,《詮釋學 — 它的歷史和當代發展》,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年9月

龔立人著,《解放神學與香港困境》,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1999年6月

C.S. 路易斯(C.S. Lewis)著,汪咏梅譯,《返璞歸真 Mere Christianity(純粹的基督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07年3月

Edwin D. Freed and Jane F. Roberts,《The Bible Says So! 》,London,Equinox Publishing Ltd., 2009

 參考網址

《百度百科》.二律背反.http://baike.baidu.com/view/27407.htm

「Cheap Grace」.Dietrich Bonhoeffer .http://www.liberalslikechrist.org/about/cheapgrace.html


  1. 《百度百科》.二律背反.http://baike.baidu.com/view/27407.htm
  2. 參見《詮釋學 — 它的歷史和當代發展》,第73頁,洪漢鼎著,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年9月
  3. 參見《解放神學與香港困境》-「教會將福音二元化」,第36頁,龔立人著,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1999年6月
  4. Cheap Grace .Dietrich Bonhoeffer .http://www.liberalslikechrist.org/about/cheapgrace.htm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