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棟

哲學博士,畢業於美國印弟安那州大學,曾任教於明尼蘇達州的聖克勞特州立大學,現於美國十大天主教學府、俄亥俄州的戴頓大學哲學系任教。主要研究圍範是當代英美知識論及商業倫理,也包括宗教哲學和倫理學,對某些社會心理學、科學哲學、邏輯、形而上學課題亦甚有興趣。文章發表於不同的教內教外媒體。欲看更多資料和文章,請按上面的連結符號。

「你咁講就唔啱喇!」──論溝通裡的規範

原刊於此網站

近日香港教會和社會裡的政治爭議越趨熾熱,有些人主張要多多溝通和對話,這類聲音在教內也很流行,甚至可以說是主導,這可見於《時代論壇》的眾多文章,以及某些常被教內媒體悄悄地冠之為「教會領袖」的一群牧者、神學院教授的信徒之言論及聲明。但一些信徒(包括本人)常批評那類言論過於空洞。在本文,我會首先分析一下溝通裡的規範,然後我會把這些概念應用在當下處境。

 

一.溝通裡的兩類規範

當人們說「你不應該這樣說!」,或廣東話的「你唔應該咁講野!」、「你咁講就唔啱喇!」,這個「不應該」或「唔啱」究竟是甚麼意思?有時候那是因為言論不合符事實,即說了假的東西,有時候那是因為邏輯推論有錯謬,有時候那是因為說話目無尊長,有時候那是因為扭曲了別人的想法,諸如此類。

網絡圖片

凡牽涉應該或不應該,對或錯,便會牽涉規範 (norm) 。規範是我們作出判斷的標準,但規範未必跟道德有關。當你唱卡拉OK時,你的朋友可會提示你說「首歌唔係咁唱架」或「你唱錯了」,那個不應該並非道德上的錯,而是違反了音樂上的規範,例如走音或拍子不準。又或者,在店舖買東西時收銀員找錢時出錯,他不應該找那個數目,那個錯也跟道德無關(假設不是故意),只是在算術上違反了一些規範而已。又或者,行車時速度不應該超過某限制,因那是法例規定的。

在人與人的溝通裡,我們也有好些規範。我建議將相關規範分為兩大類,智性規範與倫理規範 (intellectual norms, ethical norms)。智性規範有兩部份,一是跟事實認知有關的規範,另一是邏輯理解方面的規範,兩者皆與結論真假或論證的推論好壞有關。如果今天下了一場大雨,你便不應該說沒有下雨,因違反事實認知。假如你認為「今天是星期一」,你就不應該說「明天是星期三」,那不合邏輯推理。假如你的神學理論相信上帝有可能因為某人的罪惡而在今生向那人施行懲罰(因為舊約聖經裡有很多這類故事),當你看到某甲患上大病或破產時,單按邏輯規範來說,你不應該禁止人們推測甲是否遭受天譴。又或者,當你聲稱現在香港的亂局是因為外國勢力干預,但原來你根本講不出半點可信的證據,你就不應該這樣說(剛好近日有吳康民、曾鈺成和沈旭暉否定外國勢力,參考)。一般思考方法裡講的邏輯謬誤,也屬於違反邏輯理解方面的規範的問題。以攻擊稻草人謬誤為例,這之所以違反了智性規範,是因為攻擊了稻草人後,你對人家提出的觀點仍然未提供過任何反駁,你講的話裡並沒有關於對方聲稱孰真孰假的資料。

第二類規範是倫理規範。例如,有些話說了出來的確能促進大家對相關課題的理解,推進知識發展,但卻可能因此構成對別人不尊重、違反禮節、冒犯了別人、缺乏誠意、意圖在論述上製造混亂等等,在某些人眼中這些話是不應該講的。例如討論某類族群是否在生理上跟其他族群有別,這本身是求真過程,但卻因為容易構成歧視,很多人便認為這是不應該講的。又或者,有些人不否認你有道理,但他們卻說:「仍然係你唔啱,因為你太目無尊長了!」這類規範尚可細分很多種類,但它們全都與智性規範有一個分別,就是那些對錯判斷與命題真假無直接關係,與論證裡的推論無關。

 

二,兩類規範互相角力

既然有兩類如此不同性質的規範,也就有可能出現張力,即使某個溝通努力在一類規範下是對或沒問題的,在另一類規範下卻可會是錯。那麼,兩類規範孰輕孰重?當倫理規範強烈地凌駕智性規範,正如上段所示,講道理的部份可會被侵蝕掉,例如人們會按你的身份、態度、地位、背景、性別、族群等等為藉口,咬定你有錯。類似事件經常發生,請想想以下事件是否似曾相識:不論你的意見如何合理,你的上司就是不喜歡,不管你對教會政策的批評如何正確,你的牧師或導師就是認為你不應該反對;當你嘗試講道理,提出更多理由,他們總是不感興趣,反而他們努力提出倫理方面的罪名,例如說你某個用詞隱含了一點不尊重的意味、或批評你公開指出來令他們感到出醜、或說你年少氣盛甚麼也要反對等等。到最後,整個溝通焦點會落在你有沒有禮貌,而道理對錯的關注卻悄悄地離了場。

網絡圖片

那麼,智性規範應該凌駕倫理規範嗎?一般來說這是應該的,但卻不一定。畢竟人與人的溝通不是純粹做學術求真的研究。有些電視劇集正正用這個作為搞笑念頭,像美國電視劇集 The Big Bang Theory (港譯為《囧男大爆炸》)或 Bones (港譯為《欲骨查》)裡的科學家不懂人情世故,講說話好像很合乎邏輯,分析事理精準,但其言行卻十分幼稚、例如胡亂搭訕了卻不自知,或令別人感到冒犯。

或許比較恰當的看法是,各類規範之輕重視乎溝通場景。假如大家只是舊朋友出來閒聊,或只是為了工作需要勉強跟對方談一會兒,倫理規範就會比較重要,因為大家最關注的是確保沒有失言令別人不快,避免損害工作關係,正所謂「好來好去」。在倫理規範十分顯著的場景裡,邏輯謬誤可在某些人眼中被視為沒問題,例如在社交網站裡隨眾一起挖苦某人的舉止,然後不理會他的話有沒有道理。假如大家的溝通目的是要弄清楚哪個立場才是正確、某個立場為何難以接受、佔領行動孰好孰壞等,智性規範就會比較重要,甚至很多倫理規範也不用理會。這就像大學課堂的辯論裡,我們不用避諱甚麼,只須針對事情的正反理由,在那裡,甚至連用詞欠缺精準也是一種錯誤。

當然,有些情況不容易分辨孰輕孰重。例如在研究所裡是否也不應該談論某族群有否某類特徵,令社會歧視更難杜絕?例如舊朋友閒聊時卻要扯到去敏感社會課題,有人堅定地說某立場為錯,其他人卻不同意,那就會漸變為一個比較強調智性規範的場景。又或者,一群神學人談論某惡人患了重病是否被神懲罰,在倫理上,這是很沒愛心和具冒犯性的,但在道理上,他們卻又有責任講清楚基督教如何看苦難。

有時候,問題也不在於難以分辨孰輕孰重,而是人們的倫理判斷差異甚大。例如,一個很愛批評別人言論犯了認知偏差的人,原來自己也常有認知偏差,在道理上他可以是沒有錯的(當他自己的認知偏差沒有影響到他對別人的那個判斷時),但倫理上這卻是言行不一。有些人會覺得這樣講一套做一套很難接受,但其他人卻不當是甚麼一回事。

最後,某些倫理考慮足可合理地取消溝通。例如當你發現對方沒有誠意,他們說話像個錄音機不斷重覆一些既定內容,或立場指示了腦袋地拒絕回應任何不利論點,但卻不斷找碴,這已經令整個溝通變質,談下去也沒有意思了。(留意,拒絕溝通並不等同斷定對方立場為錯,只是不作考慮而已,因此這未必構成因人廢言,請參我另一篇文章的分析,〈何謂因人廢言?訴諸人身謬誤的正確用法和誤用〉。)

 

三.回應當下處境

總結以上討論,我們談到,(a) 智性規範和倫理規範截然不同,不宜混淆;(b) 在同一溝通場景裡,我們往往要顧及這兩類規範,但它們孰輕孰重,卻要視乎情況而定,也要視乎參與者的倫理價值觀。(c) 有些倫理規範一旦觸犯了,那溝通就會變得沒有意義。明白了這些概念後,我想就當下處境提出幾個意見。

當社會賢達或「教內領袖」想呼籲社會各方促進溝通,他們須要察覺到維護智性規範的重要性,而不是一味針對某甲說話是否有禮貌,某乙是否給了對方一個體面的下台階,也不應該老是用尊卑輩份來漠視年青人的意見,這些只是溝通裡的倫理考慮而已。當焦點有意無意地由道理對錯轉為禮貌與否,那個對話呼籲就會變得空洞。用禮貌手段來解決爭議中的道理對錯,就如用治安手段來解決政治衝突,同樣不當。更甚者,有些人為了維護己方,甚麼不合理的話也可以說出來(例如說雨傘是危險武器、警棍扑頭是低殺傷力、或佔領完全沒有妨礙當地市民的生活和店舖的生意等)。呼籲對話者作為中間人,可要明確表示這些言論不恰當,阻止人們繼續那樣講下去,這才有望令溝通得以進行。網絡圖片

另外,在這個月裡我們聽聞很多用金錢鼓動民眾的事件,不論是用錢叫人去示威、或用錢叫人去圍堵報社等等。即使有些可能是誤會或造假,但這些消息數量之多,以及有相關錄音或錄影作為證據,實在不容忽視。宏觀點看,某類政治陣營多年一直以來都用私人利益作為主要驅動力,以致有無數蛇齋餅粽,社會政策不顧民生,高位者斂財,這些都是難以否認的。由這種種利益引發很多人現今願意走出來堅定擁護某個立場,我們不宜視之為純粹意見分歧,當是要來一場很文明很有學養的理性辯論似的,彷彿只能考慮智性規範,拒絕讓半點倫理規範(在此主要是誠意、誠信、私心等考慮)摻雜在內。這樣淘空倫理處境,否定人們對相關倫理缺失的關注,也同樣會令溝通呼籲變得空洞。簡單說,當你合理地懷疑我只是為求私利故意堆砌一些我自己也不會真心相信的藉口來跟你互相消磨,你就會覺得毋須煞有介事地花費大量精神跟我進行嚴肅的理性對話、細心分析我每一句裡有沒有甚麼新的觀點要回應;你不肯談,並不表示你缺乏文明,或違反民主精神,而是你拒絕做一個笨蛋,不欲與我一起裝假地談下去,成為我欺騙群眾的共犯,更不想這類偽裝的對話成為日後社會裡的論述常態,荼毒下一代!

沿著上段的那點,我們不妨進一步想想社會撕裂的問題。追本溯源,政客們用錢收買人心,上司以飯碗逼使下屬聯署,傳媒高層抽起報導裡的某些字眼,以及不同層面裡為私利指鹿為馬等道德上可疑的事,應該才是社會撕裂的主要原因吧。到了今天,我們應該不用因為禮貌而避談這些,因為這類活動正不斷蠶食人們的誠信,令社會互信程度急速下跌,以致沒有人願意再對話。那麼,想促進溝通的社會賢達們豈不應該針對這些根源?奇怪地,本應很重視道德的「教會領袖」卻把今天的撕裂定性為純粹意見分歧,彷彿假定所有人皆真心誠意地等待文明理性對話,不容信徒出於道德義憤批評別人虛偽,為此鬧翻。我們固然不用否認有些人真心認為那些立場合理,但因此無視整體社會歪風卻十分不智。而且,說到道德關注,有些「教會領袖」(部份也是剛才指的「教會領袖」)出現了雙重標準。他們常說同性戀是道德問題,政改是政治問題,因此對於前者絕不能有分歧,甚至跟別人吵到面紅耳熱也在所不惜,聯署、集會、施壓等等全都要做,有些支持者甚至動輒批評不支持的信徒信仰不純正,彷如要進行教內獵巫;但一轉到政改爭議,那些「領袖」卻呼籲信徒必須尊重不同立場,務要保持教會和諧合一,繼而強烈譴責信徒在爭議裡質疑對方是否人格或信仰敗壞了。然而,今天的撕裂既有那些不合道德的長遠成因,為何不滿的人還要假裝對方真心誠意,完全不能質疑別人(包括信徒和教牧)的道德人格?這是匪夷所思的。

對於「你咁講就唔啱喇!」──論溝通裡的規範有1個回應

  1. […] 「你咁講就唔啱喇!」──論溝通裡的規範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