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佬

一名在市井打滾多年,仍在尋找天命的耶能;在教會也少上主日學的不入流信徒。

「主愛臨香江」──香港基督教界的法會?

在一小村落裡,一天有幾位村中的長老圍在一起討論近日村中發生的一些事情。有一位長老說:「諸位,近日村中事事不順,常有爭吵。不如搞場法事沖喜一下,既為神功、也為弟子(有著數齊齊搵),為村落帶來一點和祥的氣氛吧!」其餘在場的長老都視為美事,共同推動法會的進行,一方面向祠堂搵金錢贊助、另方面積極搵人出力,真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去年時壇報導「主愛臨香江」活動成立之時,陳一華曾經咁表示「該年是特首選舉年‧‧‧面對社會的撕裂、仇恨,香港正需要一個大型佈道會,回應時代需要。」但陳一華口中曾講出的原因卻不知為何沒有在大會的網頁中陳述,真奇怪。搞大型佈道會不是以廣傳福音為目的,而是想要為其他目的。出現問題就想搞點事情來舒緩一下,但不肯正面找出當中成因,這種心態與那班村中的長老的「沖喜」、「搵著數」心態有甚麼分別?(眾所周知近年香港社會的撕裂、仇恨,絕大部份是由當權者製造出來。今天你要為政權面上貼金,真是一個十分之好的見證)

在敝教會中有肢體說過,保羅都提到不論傳福音是出於真心定假意,只要福音被傳開他都會歡喜(腓一15-18)。所以重點是要向眾人傳,等他們入了教會之後才慢慢校正他們。這段說話好有中國人「不論黑貓、白貓,只要提到老鼠就是好貓」的味道。但是死佬對這種講法不敢苟同。

首先,保羅在那段經文接下來要求信徒要「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腓二2),既然有人在傳福音上有其他心思意念,又怎能可以成為「相同」或「一」呢?若不可以成為「相同」或「一」,那麼保羅真的不介意傳福音背後的目的和手法?另外,從保羅書信教導之中(保羅是在迦瑪列門下成材的法利賽人),他會容許在福音及傳播福音之中攙雜其他非福音本質的事物入內嗎?最後從實務角度看,若第一步已經行差了然後才去校正,就是花了好幾倍的力氣、時間也未必可以完全糾正過來。

死佬不識原文只可用上文下理估計,保羅是用諷刺語句去形容那些傳福音時別有用心的人(腓一17),因為他們這樣做為的是增加保羅所受的苦。(唉!就是那位自稱精通原文既博士都可以搞不清陰性名詞和陽性名詞,就可以明白精通原文是有多困難)

對於這幾場香港基督教的法會,雖然近日傳出不少負面消息,死佬身邊仍然有弟兄姊妹積極推銷、拉人出席,希望到時場面可以好好睇睇。就算有人在這幾場法會決志信主,三數年後還有多少仍留在教會之內真心跟隨主?但一想到其「法會」特質,都係不便參與了,做好自己在職場的見證先。

 

寫於2017年11月30日「主愛臨香江」開幕之前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