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性小眾基督徒

在現在的一連串反送中抗爭和示威集會裡,年輕人基本上都學懂了「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這三個道理,不論在抗爭示威中發生了多大衝突,年輕人都懂得對身邊親友作出以上的呼籲,但我想對不少基督徒朋友而言,這三個單詞還是非常陌生,因此我想利用以下的段落,以性小眾基督徒的處境來解釋何謂「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並指出我們可以如何在教會裡實踐出這些道理。

不割蓆、不譴責

「割蓆」一詞出自《世說新語·德行篇》裡的一個故事,話說在東漢時期有一對好友名叫管寧和華歆,他們無論在勞動或是讀書時都一起活動,但日子久了,管寧發現華歆與自己的興趣和處事為人都有很大差別,最終他將讀書時一起坐的蓆子割開,並決定與華歆絕交。割蓆指的正是本來一起共事的人,因發現彼此的差異越來越大或對事物的理解方向越來越不同,而最終斷絕來往。值得留意的是,一般用到割蓆來形容一件事時,在該事情中提出絕交的一方多為自以為做得很正確的人,因此便將另一方看得比自己低,甚至會對另一方作出不必要的道德價值判斷和譴責。

割蓆一詞興起於2014年佔領行動後期,因勇武抗爭派的冒起,讓當時的和理非派紛紛表示勇武派不是他們的一分子,和理非派並不認同甚至譴責勇武派的行為,人們便稱和理非派這樣的行為是與勇武派割蓆。及至現在的反送中抗爭,越來越多的和理非派明白到,勇武派所使用的抗爭手法或許與自己不同,但因著彼此的目的仍是相同,加上在612時也是勇武派帶領和保護和理非派佔領和撤退,彼此派系不同卻能相互補足,割蓆的行為便在和理非派中間越見越少,更出現「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口號,呼籲大家都繼續為同一目標而團結努力,不再因手法不同而譴責對方。

對性小眾基督徒而言,教會一直與他們割蓆,並不斷譴責他們的所作所為。基督教最受重視的核心價值是愛,一種跨越藩籬和界限的愛,並希望透過對世界宣揚和活出這種愛,而讓世上每一個受造物都能被尊重和被愛,令世界變得更美好;同樣,性小眾基督徒重視的是一種超越性別身份和性傾向的愛,透過使人認識到並重視這種愛,世界便會變得更平等和多元,更適合擁有不同性別身份和性傾向的受造物居住在其中。從這角度來看,其實教會和性小眾基督徒所相信的都是一樣,他們亦同樣希望世界變得更好,偏偏我聽得最多教會的言論是否定性小眾基督徒的愛是從上主而來的,並譴責他們持有的是一種扭曲的愛。教會在愛的方面與性小眾基督徒割蓆了

面對教會選擇對性小眾基督徒的割蓆,並且譴責他們的行為,其實我一直都很心痛。我很希望借用台灣總統蔡英文在同婚專法得以三讀通過當日所說的話,去勉勵一眾教會的弟兄姊妹:

請挺同的人看看反同的人,請反同的人看看挺同的人,我們彼此的臉孔,並沒有那麼面目可憎。我希望教會繼續學習去互相包容,教會還要繼續努力,學習理解和共存,讓差異不再帶來分歧。身為基督徒,我想我們從今天開始用更多的同理心,多愛我們身邊的人,不管在性小眾平權這件事上,我們的看法有多麼不一樣。

不篤灰

篤灰為現代社會產生出來的用語,其正字為「㧻魁」,「㧻」若用作動詞的話有「攻擊/擊打」和「把一個人/事/物推出來」的意思,而「魁」則是罪魁禍首的意思,因此兩個字加起來就是指「把罪魁禍首指證出來」的意思。篤灰驟眼看起來很正面,但若近期有人形容用篤灰形容過你,那人的意思或者就不是正面的了,因篤灰其實還蘊含著背叛和出賣的意思,若有人說你在反送中抗爭裡篤灰,指的正是你背叛了同樣為反送中而努力的隊友,在有意無意間將隊友的身份公開了,令他們陷入被捕的風險。(若你有到過立法會或最近任何抗爭的現場,會發現在場示威者都呼籲所有人不要拍照,即使面對不同的媒體也呼籲他們盡量不要拍到示威者的臉容,其實就是為免有被篤灰的危險。)

在不同的抗爭和示威場合裡,篤灰的行為可引發十分嚴重的後果,當現今香港政府不斷對抗爭人士秋後算帳時,若有心懷不軌人將參與抗爭人士的個人資料和樣貌相片在社交網絡上公開,政府便可依照這些資訊去將有關人士拘捕,特別當612暴動的定性至今仍未撤銷時,被捕人士有機會被控暴動罪而面臨非常嚴重的刑罰,而即使不是被控暴動罪,政府都可用不同的理由將有關人士入罪,因此這也解釋了為何大部分在前線的抗爭者都帶上口罩和眼罩,除了起保護自己免受催淚彈和胡椒噴劑的傷害外,更要保護自己的身份免被篤灰。

對性小眾基督徒而言,被篤灰的悲劇可說是經常在教會內發生。一般的異性戀者和順性別朋友很難明白,當身處在對性小眾非常不友善的教會內,性小眾朋友每次參與聚會或擔任不同事奉崗位時要小心謹慎自己的小動作,生怕會被人發現自己的身份,以及明明很想分享最近台灣同婚合法化的喜悅,卻因擔心被教會導師「關心」而選擇沉默不言的心情。性小眾基督徒在教會和日常生活中,將自己塞進異性戀和順性別的軀殼裡,就是擔心終有一天迎來被篤灰的下場。在這裡我想分享一下自己在以前教會的經歷,即使我只是以支持性小眾平權的基督徒身份在教會內自處,我也因而被停止了擔任多年的事奉,繼而自己參與的團契也被解散。可想而知,篤灰這行為對性小眾基督徒而言更是可怕的夢魘,當有一天他們在教會裡被篤灰而被迫出櫃時,迎接他們的將是不絕的拒絕和定罪。

最後,我想在此呼籲教會內的弟兄姊妹,特別是有性小眾基督徒願意信任你、向你出櫃告訴自己真實身份的弟兄姊妹,請你不要辜負他們對你的信任,請你千萬不要將他們所告訴你的轉告你的團契導師或牧師,他們選擇此時此刻向你出櫃,就請你替他們好好保守秘密,待他們準備好了才自己向導師或牧師出櫃。在抗爭裡篤灰可能會讓其他抗爭者面臨被捕風險,在教會裡篤灰性小眾基督徒則可能讓他們失去屬靈的家和原生家庭(有性小眾基督徒成長於基督教家庭,一家大小都回同一間教會聚會),更可能因受到如此大的拒絕和指控而離開基督教信仰,甚至成為仇恨基督教的人。

Untitled design (2)

若今天越來越多參與抗爭的基督徒明白到「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的道理,請大家也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性小眾基督徒,還給他們一個喘息的信仰空間,他們只想在上主面前坦然無懼的做自己和活出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