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汝圖

在香港出生及成長,移居加拿大後,在大學主修城市規劃,開始對環境議題的興趣及關注。其後進修神學,曾在多倫多市郊一華人教會牧會。後來進入溫哥華維真學院 (Regent College) 再進修,研究目標為現代基督教信仰和消費文化之間糾纏不清的關係,希望有更深入的了解。也就在維真學院,遇上了A Rocha機構 (www.arocha.org),如遇故知,得悉原來已有不少基督徒,在世界各地全情投入照顧屬上帝的受造世界,感到無比振奮及鼓舞,這也是他自大學時期開始已經一直堅持的信念及熱誠。自2010年起,加入A Rocha Canada團隊,負責在全國不同城市亞裔社區中的外展及教育工作,並兼任A Rocha International在亞太地區外展項目的統籌。

『上帝看著一切都甚好!』 ─ 第一幕:「創造」之二

「上帝的故事」這齣波瀾壯闊的劃時代戲劇,以「起初上帝創造天地」揭開序幕。

這是第一幕。1

IMG_3934

Mount Baker, Washington, USA (photo taken by Samuel Y. Chiu on 2008/07/19)

前文提到,「創造」這幕一開始就呈現了一幅再清楚不過的圖畫:連混沌、無序、空虛、黑暗,甚至邪惡都難不倒這位大能上主、卻是祂全然在掌控。更震撼的,是這位上主說有就有,號令一出,事情就如是發生,沒有埃及神明的宮廷爭吵,也沒有大河諸神的血戰,祂一說話就已彰顯權柄。

在這位大能上主的號令下,初代子民所知的世界就漸次出現。首先,上主吩咐「光」出現,將「光」「暗」分別開來,「」「」於是出現 (請注意:這裡是「光」出現,其時仍未有「兩個大光」);接著上主命令「穹蒼」(לָֽרָקִ֖יעַ – firmament)出現,將那仍然混沌的「水世界」一分為二,並稱「穹蒼」為「天空」(heaven, sky);上主又吩咐「穹蒼」以下的水聚在一處 (請注意:「穹蒼」以上是有水的,這一點會在稍後大洪水中再詳述),稱之為海,於是旱地分開出。旱地出現後,「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也在上主命令下,各從其類,一一出現。

「晝」「夜」、天空、海、旱地,這些是初代子民所能夠明白的世界其中的「區間」,而青草樹木蔬果等「不動之物」,就是初民認知裡他們與其他動物賴以生存的條件,這一切都出自那位大能上主的說話,全部都如此井井有條。這是首三個創造日,每一天都如希伯來人的習慣那樣,從日落(晩上)開始,清早時已是中天。

「區間」出現了,「混沌」隨之結束,但這個世界仍是「空虛」的。接下來,大能的創造主為每個「區間」命令相對應的「活物」出現,讓它 / 牠們充實了各個「區間」,如此,不再「空虛」:先是被安置在「穹蒼」上,分管「晝」、「夜」及節令的「大」「小」兩個大光及眾星;接着是裡的大魚及活物,和天空中的飛鳥;再者是旱地上的牲畜、昆蟲和野獸,最後是人類。全部都是出自大能上主的說話,一切都是井然有序,各按其時,各從其類,各就其位。這是後三個創造日,每一天都如希伯來人的習慣那樣,從日落(晚上)開始。

Genesis 1 six-day structure

『噢!且慢!「大」「小」兩個大光?它們不都是有名字的嗎?』原來,「太陽」和「月亮」兩個分別在埃及和大河文明「封神榜」中尊為重要的神明,在創造主上帝面前卻連名字也不配有,只不過是奉派分管晝夜的兩個大光而已!大河那邊重視的那些「支配命運」的星座,都不過是指示節令日期的眾星而已。大魚、飛鳥、昆蟲、猛獸、並非接受膜拜的亂神怪力,都只不過是有生命的活物 (חַיָּה֙ נֶ֤פֶשׁ, ne-p̄eš ḥay-yāh - 讀音大概是nephesh hayyah; 創一20, 21, 24)而已。

當每一個「區間」出現,又有相應之活物被安置充實其中,一切都按著適合的秩序及位置,各從其類,各按其時,各就其位,這在上帝眼中,便是「好」的。當這一切有人類去治理時,就更是「甚好」!

現代讀者請留意:古希伯來人並沒有今人所謂「本質上的完美」這些源自於希臘的抽象概念。對他們來說,「好」與「善」是具體的,要從各物/各主體之間的互動關係、位置及職能是否正確為衡量準繩。當各種事物及人際之間的位置正確,不同功用及職能能夠按著被界定及設定的目的,充分發揮,彼此配搭得宜,就是既美且善

無可否認,這位就是主宰一切、任何神祇都無法比擬的大能上主!一切可見不可見的,天空與大地、並其中一切受造萬物,都是出於祂的號令,故此也是屬於祂的。

這位大能上主以說話號令說「有」就「是」的世界,既不是埃及眾神明之間的「宮廷式權力鬥爭互相制衡」的場所,也不是大河那邊那些眾神血腥戰鬥後遺留下來的爛攤子,完全不是那回事!

祂的世界,是井然有序的世界,有「區間」分別,各由適當的受造之物所充實,不再「混沌」「空虛」,天上地上的萬物,都是各按其時,各就其位,各施其職,每一樣都被創造主視為「美好」,最後再加上有人類奉派為治理者後,整體受造世界(一切)就更被上主視為「完備」了。

『噢!還有我們這些人,原來不是埃及神明世界中被任意擺佈、供給其需要的蟻民,亦不是大河諸神大戰後的「意外」、微不足道的 “afterthought”,及去為諸神處理祂們不願去做的各種「厭惡性」工作的「陶土工具」。都不是!我們是創造主特派的管理者,為祂治理大地和其中萬物!』

故事敘述到了此刻,究竟這位創造並主宰天地的上主,是一位怎樣樣的上帝?由祂創造主導的世界,又是一個甚麼樣的世界?相信聆聽這故事的初代子民應該再沒有太多困難「看見」及明白。不過,這種「明白」仍未深入扎根在他們的民族心靈精神裡,還需多多磨練。

對我們這些現代讀者而言,故事所呈現的又是一位怎麼樣的上帝,這又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當日初代子民所面對的「世界」裡,充滿着大小各等不同的神明,由不同的天上星體及魚鳥獸等為代表,主宰着天地及人間的大小事務,人類只能任由擺佈。當然這是上主要顛覆的世界觀。今日,人類似乎已透過知識、科學及技術去「主宰」世界,然而,實況卻是:我們似乎「長大」了,不再奉星辰走獸為神明,卻在有意無意之間,讓「科學」、「理性」、「經濟發展」、金錢、不同的意識形態、強烈的自我意識、情緒感覺、甚至自戀,提昇並化身成為主宰人生、社會、以至歷史的「神明」。2 上帝的故事所呈現的世界,又如何顛覆我們這般的世界觀?

在創造上主的眼中,這世界是「好,都甚好」的,於今日有何意義?(特別對於我們這些慣性地一方面高舉「屬靈」重要、貶抑「物質世界」價值,另一邊箱卻與世人無異地擁抱物質世界的基督徒?)

甚麼是「上主的形象」?人類在受造萬物中的位置如何?

(續待)

  1. 筆者過去幾年在這課題上預備教材,及為本文執筆時,參考下列資料:Henri Blocher, In the Beginning: The Opening Chapters of Genesis, InterVarsity Press, 1984 (中譯: 《創世啟示: 創世記一~三章深度解析》, 華神, 2000); Bruce K, Waltke, Genesis: A Commentary, Zondervan, 2001; John H. Walton, The Lost World of Genesis One: Ancient Cosmology and the Origins Debate, InterVarsity Press Academic, 2009; John H. Walton, Genesis: The NIV Application Commentary, Zondervan, 2001; Gordon J. Wenham, Genesis 1-15,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Vol. 1, Word Publishing, 1987; David Wilkinson, The Message of Creation, InterVarsity Press, 2002; 《恩怨情仇論舊約》, 李思敬著, 更新資源, 1998; Colin E. Gunton, The Triune Creator: A Historical and Systematic Study,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1998; Jürgen Moltmann, God in Creation: A New Theology of Creation and the Spirit of God, Fortress Press, 1993; Gregory K. Beale, The Temple and the Church’s Mission: A Biblical Theology of the Dwelling Place of God, IVP, 2004; J. Richard Middleton, The Liberating Image: The Imago Dei in Genesis 1, Brazos Press, 2005。此外,筆者亦深受在維真學院深造期間的授業老師 Rikk Watts (It’s About Life: A Biblical Journey. Lecture Recording. Regent Audio, 2011 – http://www.regentaudio.com/RGDL4105S?category_id=633)及Iain Provan (The Book of Genesis. Regent College Lecture Recording. Regent Audio, 2006 – http://www.regentaudio.com/RGDL3603S?category_id=32) 的影響。
  2. 也許我們可以從「發展是硬道理」及新自由經濟主義等相類似、主導當前世界的言說 (dominant discourses) 及所指向的「遠景」、甚至更具體的,充斥世界各大都會 (不用多說在香港各區) 大同小異的購物區及巨型一站式購物中心,即供消費者「敬拜」「供奉」的「拜物教殿堂」,已可見這些「神明」的威力。還未提到「消費」這種形態已滲透到政府管治、教育、醫療、甚至教會…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