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木盒

初信於基要派,在福音派神學院經歷蛻變,於掛名禮儀教會任職超過四分一世紀,見盡堂會,宗派及教會圈子光怪陸離,現於某福音派堂會事奉。

「《明月幾時有》與雨傘運動隨想」

our time will come 1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薄荷、大茴香、小茴香獻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你們反倒不做;這原是你們該做的-至於那些奉獻也不可廢棄。你們這瞎眼的嚮導,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所以,我差遣先知、智慧人和文士到你們這裏來,有的你們要殺害,要釘十字架;有的你們要在會堂裏鞭打,從這城追逼到那城,如此,地上所有義人流的血都歸到你們身上,從義人亞伯的血起,直到你們在聖所和祭壇中間所殺的巴拉加的兒子撒迦利亞的血為止。」(太廿三23-35)

昨晚出席了HKPES(香港專業人才服務機構)的年終電影欣賞分享會,觀賞許鞍華導演攝製的《明月幾時有》,本來一直對港產片沒有特別感動入場觀賞的我,在許導演用影像說故事及其後《時代論壇》社長任志強先生(飲者)的導賞解讀下,心靈也被觸動,在眼角湧流了點點的淚水。

《明月幾時有》講述日戰時期的香港東江縱隊,在艱險下拯救了八佰多位文化人返回國內,以及其中冒險抗日的故事。

飲者為觀眾解讀了數個劇情片段,在筆者心中引發激盪迴響。飲者指出劇中無數角色只是升斗小民,如周迅演的方蘭,霍建華演的李錦榮,彭于晏演的劉黑仔,葉德嫻演的方蘭母親馮芝…,他們或是小學老師,或是巿井流氓,甚或只是家庭主婦,在動盪的時代下,在危難中抱著點點良知與激情,對日軍欺壓的同仇敵愾,都奮不顧身的選擇成為抗戰份子,甚至個別犧牲了生命。方蘭的母親馮芝只是一介目不識丁的家庭主婦,平日也勸籲女兒不要冒險對抗日軍,但出於對女兒的殷切關愛,自己也當上偷運訊息的傳訊人員,最後被日軍逮獲槍斃犧牲。在危難下願意本著良知而行善的,任何人也可成為抵抗強權欺壓的英雄。

電影以劉家輝飾演的角色彬仔,在日戰時期只有十來歲負責傳送訊息之小伙子之角度,回顧往昔抗日的點滴與對東江縱隊之懷念。劉家輝在戰後到今天,在繁榮的香港都巿下,只是一名普通不過的的士司機。筆者有感一名普通的“的士佬”,只要有點點良知,也可以是抗日歷史下的無名英雄。想起八九民運下,有一定犧牲的北京巿民,也只是看不過眼軍隊對人民屠殺而接載學生逃離天安門的普通大眾;雨傘運動期間也有的士司機義載不少學生協助他們公民抗命。

在彬仔的回顧下,留在他心中到年老也不能忘懷的,是曾任他小學老師的方蘭,以生命見證感染年少的他,也對怎樣活出生命的激昂,留下深刻的印記。今天我們所行的一舉一動,其實都在演繹著我們生命的見證,日後留在下一代心中激盪著他們心靈的,是嗤之以鼻的貪生怕死行為,還是從容慷慨高義逼雲天的胸懷與見證?

our time will come 2

飲者最後提到電影細節中,有兩幕劇情也用了雨傘成為特別傳遞信息的工具。第一幕是東江縱隊營救文化人過關離開日治時期的香港回國內時,要留意著打起雨傘的人,追隨著舉起的雨傘走當走的路,好安然回國。第二幕就是方蘭定意要離家參與遊擊隊抗敵時,母親捨不得下卻追著要把一柄雨傘交上,叮囑方蘭帶著同行。方蘭其後也在岸邊打著雨傘等待傳訊息的伙伴回來。雨傘代表母親的關切情感託付,代表一份保護,也代表著對平安的深厚期盼。筆者無法知道許鞍華導演在這裏安排雨傘的出現有何意義,但飲者直指按電影語言下每一道具的安排都有隱喻。如是者,許導演在這齣中資的電影裏,在碰巧香港回歸二十年2017的日子中,歌頌屬共產黨編隊的東江縱隊戲目,大胆又巧妙地藉雨傘帶出香港在此危難下的拯救盼望。

電影晚會碰巧安排在12月12日晚放映,碰巧早上是戴耀庭教授的結案陳詞,他堅定地表明無悔佔領中環的倡議,並且願意為此承擔責任坐牢入獄。如果有罪,他們的罪名是在那時刻為香港帶來盼望。

在筆者心中激盪迴響的,是在過去十年數載裏,有信徒實踐聖經「行公義,好憐憫」的教訓,甚至本有高尚職業及安舒生活,卻選擇愛香港到一個地步,為此承擔被人污蔑攻訐之痛苦,甚至有身陷牢獄之險;卻同時有基督徒在洗禮時表明洗受是歸入基督的死,有教會在崇拜中歌唱讚頌基督是普世之主,卻在雨傘運動及近數年政治轉變中,選擇埋沒良知噤聲,甚至扭曲聖經阻止人追求公義,肆意譴責追求公義的人,在他們傷口上撒鹽;不單如此,自己又向邪惡勢力卑恭屈膝,甚或攀附政權貪戀地上權慾。

《明月幾時有》,舉頭望上主。人性都教我們渴望千里共嬋娟,不想悲歡離合;但明月青天的歲月,是我們篤信主禱文中的宣信,惟有上帝的國與義來臨時可獲得,還是以為隨風擺柳依附權貴便可苟且偷生?《明月幾時有》的英文名字是《Our Time Will Come》-我們的時代會來臨,正如舊約中「耶和華的日子」,是上帝掌權的日子,當上帝大而可畏的公義來臨時,我們是帶著歡欣期盼終獲拯救,還是在自以為得救的光境下卻遭逢審判?讓我們都在波瀾壯濶的年代打起雨傘,不是無法無天那種,是帶著期盼,保護,愛心與同行的思念,等待明月的一天來臨。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