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

網路圖片

網路圖片

與往常一樣,在夜晚的街道上跑著,只是風有點大。

風,帶著一點的粗暴,迎著我的臉撲來。
我緩緩地合上我的雙眼,讓我的身體隨意地繼續擺動,
靜靜地感受那風,有點濕潤,又有點溫暖地觸及我的肌膚。

在踏進風的腳步中,在《最後致意》中福爾摩斯寫給華生醫生的一段對話漸漸清晰地浮現開來:

「老華生好!你是動盪時代中惟一沒變的東西。東風已起,只是還沒吹到英國,它將寒冷剌骨,華生,而我們之中的許多人在它施虐之前可能就已經凋謝了。但這是上帝的旨意,在暴風雨過後,一切都會更乾淨、美好,強韌的土地將在陽光下展現。開車吧,華生,該是我們上路的時間了。」

風沒有停止它的吹拂,彷彿呼應我踏出的腳步,繼續地迎向我前進的身驅。

我想起了這個時代。
想起了這個時代的種種,
一件又一件悲痛不已卻又不住襲來的事。
我的眼睛閉著,卻感到了不知是風還是淚水的濕潤。我慨嘆自己只是無力地逆著風而行,而這個時代的風總是無情地,一陣又一陣襲來,想要把我擊退。

是的,這個時代的暴風將至,寒冷剌骨。在我踏出的每一步前,它都彷彿要凍住我的腳步,想要叫我併發出的生命力凋謝——但我清楚知道,這風還沒有來到,它還沒有來到。

風吹在這個時代,將向我們每一個逆風而行的人施虐,誰能迎向這風?誰能在這風吹襲以後仍站立得住?——我不知道,我只能繼續往前,提著那軟弱而無方向的步履。因為我知道,這風,也是上帝的旨意。在暴風雨之後,也許將空無一物,但也只有願意迎向這風的人,才能有機會看見在暴風肆虐之後,那更為乾淨,更為美好,更有生命力的土地。

——時代的風在吹,聖靈的風也是。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