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變局下的徘徊:戰後到後九七香港教會社關史論》自序

執筆之際,政大訪問學人宿舍的窗外正下著綿綿梅雨,台灣中央氣象局的天氣預報說,一股熱帶低氣壓即將進入台灣南部,並有發展為颱風的可能,未來數天台灣更有連場暴雨。自去年9月開始享用安息年假起,在這片土地上不經意地渡過了乍涼還熱的秋天,既濕且冷的寒冬,陽光暖和的春日,如今將迎來盛夏嚴暑。又想到今年2月在台北數度感受到花蓮六級地震的搖晃……這一切,在在說明四時推移,萬象變動……個人在大自然面前,其實十分渺少。

安息年期間,除了兩度赴美,及數度回港外,大部分時間均在台北。人雖在台,有幸免卻纏擾的行政及人事,但心境卻難以完全得著「安息」。除了憂慮能否如期完成新舊稿債外,在這個網絡連結的世代,更常被發生在香港及中國的事情牽動。正因如此,常不能自已地撰寫了好些「不務正業」的文章。曾在政大旁的餐館見到楊繼盛的「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題詩。我等凡夫,自知無法相比。但想起這位被奸臣殘害,並在臨刑前仍無所畏懼,在獄壁題詩明志的士大夫,也不禁問:如何在顛倒是非的黑暗世代中,仍能保存氣節?這分以死明志之心,真的能「挽狂瀾於既倒」嗎?是的,他改變不了權臣當道的世代,但卻不讓自己被這世代改變。

想念及此,腦海不禁出現陳特老師在病中所寫的〈生死徘徊十二年〉中的一段話:

從整個宇宙來看,一切萬物,包括人在內,都不斷在生,也不斷在死,不斷呈現,也不斷消滅,所有萬物的生死現滅都不影響整個宇宙的生生不息。上帝是宇宙的根源,它使宇宙運作不息,使生機蓬勃,個人的生老病死正好成就予宇宙的有生必有死,運作不息的規律。莊子是對的,「方生方死,方死方生」,一物之生,有賴於另一物之死;一物之死,成就了另一物之生。人怎麼能夠祈求宇宙的主宰,只照顧個人的生死,而違背宇宙的規律呢?我教哲學三十多年,在理性上完全明白這道理,但一旦有病在身,個人求生的本能與意志竟使我對上帝發出怨言,想到這裡,對著美麗的花草,不覺啞然失笑。笑自己的狹窄,笑自己的不能免俗。就這樣,疏遠了的上帝似乎又親近了,本來鬱悶的心情也開朗起來。
陳特老師的生命體會,當然可以在理智上明白。但每一次經歷到考驗與挑戰時,才真箇感悟到存在的沉重與掙扎。活在黑暗世代,如何體會沉默上主藉萬有言說,這肯定需要自己去參透及經歷。廁身急劇沉淪的社會,不禁問:信心與盼望,到底是甚麼意思?徘徊於變局之中,是迷失還是沉澱?是前進還是倒退?路,要如何走下去?

個人如是,作為信仰群體的香港教會,相信也在徘徊。本書名為《變局下的徘徊:從戰後到後九七香港教會社關史論》,是筆者在安息年間第一本出版的著作。顧名思義,本書希望疏理半個多世紀以來,香港教會在政治社會的時代變局中,在實踐社關路上面對的困局。誠然,這不是系統及完整的論著,卻是筆者在十多年間在教學及實踐反思的整理。首先,筆者必須感謝香港中文大學及崇基學院神學院,批准我自2017年9月起享用安息年假。同時,衷心感謝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安排及提供舒適的生活及寫作環境,使用其豐富的研究資源;特別是蔡彥仁教授及呂妙芬所長,容許我以訪問學人身分訪台,讓我得以在這片自由的土地上生活及寫作。走過威權,當下台灣社會在中國強權打壓下,學習實踐民主之路仍然崎嶇。正因如此,更令人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轉型,更要好好守護公民社會。

本書的面世,蒙基道出版社梁冠霆博士催生,感謝他在出版過程中一路上給予意見。光是書名,我們便多次往返交流。書內各章,大多曾不同的課程(2004年香港神學院「當教會遇上政治」)、研討會(2013年崇基學院神學院「和平佔中」神學研討會、2015年建道神學院「滕近輝牧師的事奉與人生」學術研討會、2017年華盛頓宗教改革500年研討會)發表。其中要特別一提關於六七暴動及中國因素兩章,在此特別感謝《消失的檔案》羅恩惠導演,沒有這套珍貴的記錄片及與她的相遇,我也不會研究六七暴動與香港基督教。感謝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吳介民教授,他的「中國因素」分析框架,啟發了我將之應用在香港基督教的研究。在台期間,有機會與他交流,並獲邀向社會所同寅分享有關內容,幫助我進一步完善自己的觀點。其實,回頭看來,戰後迄今香港基督教在社關路上的探索,一直受到不同的「中國因素」約制。

特別要感謝為本書賜序的兩位香港教會前輩:郭乃弘牧師及馮煒文先生。他們的名字就是歷史的見證,作為戰後半世紀香港教會變局的參與者,見證了香港教會走過的路。兩位前輩對香港教會的貢獻及擺上,讓我們這一代得以成長。由於本書完稿日期較晚,為了追趕出版,要在極有限時間向兩位前輩邀序,實在心存歉意。

最後,仍是將感謝的話留給家人。太太葳妍長期的容忍及支持,已經超出一切人的言說所能表達的話。這是我第三個安息年,卻是首次較長時間離港。她默默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我兒灝志及述志,活在一個會比我們更艱難的年代。抱歉我們這一代,沒為你們留下更好的香港。願你們仍能堅持走自己的路。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每一時務都有定時」(傳道書三1)。我們都知道,夜盡會是天明,黑夜不會是永恆,這是上主命定的規律。歷史也告訴我們,強權不會長久,教會也會犯錯,唯有仰賴上主保守,才能成就千古保障。惟願在這「人不能測透」的時間裡,仍能忠誠底回應上主的時機(kairos)。

是為序

邢福增
安息年,寫於福爾摩沙
國立政治大學新苑
2018年6月14日
香港立法會違憲爭議下通過一地兩檢之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