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被擄的記憶:選民+遺民》自序

附圖:島子老師:「哭牆」

附圖:島子老師:「哭牆」

不經不覺,完成「篤信力行」講座已逾半載。這段日子以來,香港社會發生的事情,好像愈來愈跟講座的主題──「被擄」呼應。誠然,這是香港人的悲哀與不幸。

要一一細說嗎?也許,一切盡在不言中……不是嗎?我們生活的地方,已經變得愈來愈陌生。昔日在書本上讀到「禮樂崩壞」四字,近年絕對可以用發生在香港各種荒誕之事作註腳。不要說管治問題了,更嚴重的是,香港在價值與制度層面的變化及沉淪,已令每一個生於斯,長於斯的香港人感到極度痛心。

作為香港人,基督徒,信仰群體,基督教在此時此地可以作甚麼?或者,在回答這問題前,我們先要問,我們如何認識與理解當下的變化,並在其中自處與安身?

順著各種困擾與掙扎,回到希伯來聖經的文本世界,發現昔日的經文仿佛仍然在跟我們說話。以色列民面對的民族與信仰的危機,豈不正是當下香港人同樣經歷的考驗與挑戰?「被擄」的創傷,以及對「歸回」的盼望,既是昔日以色列民的真實經驗,也是跟此時此地香港基督徒說話……

民怨哀歌,不僅是被擄時期的集體記憶,更成為信仰與神學更新的契機,並且支撐著整個民族走過那漫長的黑暗時代。對於真真實實地活在黑暗隧道的香港人,何時才走畢這看似無盡的黑暗?夜盡天明的一日,還要等待多長的日子?

香港教會真的進入了「被擄」的時代?這是危言聳聽嗎?沉醉於偽裝盛世之中的人,會認為這根本是庸人自擾。敢問,裝睡的人真的不可以被喚醒嗎?

港人在經歷各種衝擊後,是否有所覺醒?還是醒覺後更感無力?有人曾認真地跟我說,我們是無法改變這局面的,既然如此,倒不如接受現實,並在其中盡量爭取最大的空間。你現在這樣,只會失去所有的機會,何不珍惜?

自省過後,繼續下去,前路如何?我承認並沒有答案……真的有用嗎?也許真的沒有!但歷史與記憶仍是我們不能遺忘的,身份與主體也是我們不能被奪去的,唯有這樣,我們才能在被擄中見到異象,領受使命……

決心!還有嗎?堅持!還不是一廂情願的自我安慰?我只想起,如果沒有信仰,以色列民族能否熬過「被擄」的漫長歲月?身處「被擄」之中的香港基督徒,信仰能否成為我們的使命,並賦予盼望、勇氣與力量?在舊約與當下的被擄記憶與經驗之間穿梭,我們又如何在困惑與張力中,為「選民」與「遺民」的雙重身份定位,並懷著堅強信念,迎向黑暗?

在此,容許我引述2016年9月為 「使命公民運動」的「Go Pray為香港行禱」撰寫的一篇禱文:

我們在維多利亞港邊,
坐在那裏,追想香港,就哭了。
在一排洋紫荊中,
我們掛上我們的結他。
擄掠我們的在那裏要我們唱歌;
搶奪我們的要我們為他們作樂:
「給我們唱一首愛黨的歌吧!」
我們怎能在我城唱紅歌呢?

上主,香港正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
近年的發展,令許多人感到心傷,
可是,仍有不少人輕忽醫治我城百姓的創傷,
說:「平安了!平安了!」
其實沒有平安。
他們行可憎之事,應當羞愧;
然而他們卻一點也不覺得羞愧,
又不知羞恥。

今天,在這是非顛倒、謊言充斥、指鹿為馬的世代,
仍要尋求良善嗎?
當許多人說,存活之道,在乎尋求邪惡時,
懇求上主,讓我們在今天仍堅守信念,心存盼望: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
公義如江河滔滔。

願耶和華為我城行大事!
耶和華啊,求你使這些被擄的心歸回,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那帶種流淚出去的,
必歡呼地帶禾捆回來!

上主,到那日,你親自擦去我們一切的眼淚;
不再有撕裂,
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痛苦,
因為先前的事都過去了。
那位坐在寶座上的說:「看哪,我把一切都更新了!」

(參詩一三七、耶六、摩五、詩一二六、啟廿一)

如是我禱,如是我信……

最後,要說一些感謝的話。回想預備講座的日子,幾乎是「夙夜匪懈」,誠恐有負所託。同時,也曾懊惱不已,為何竟闖進非一己專長的領域?面對沉重的壓力,只得加倍努力來預備。當時,我基本上是將三講的講稿都寫好。坦白說,自己的舊約根底有限,印象中只是很多年前修過一門「舊約概論」,如今竟要處理「被擄」這個課題,真是有點不自量力。感謝浸會大學校牧葉敬德博士,我不知為何他會邀請我擔任第十屆「篤信力行」講座的講員,這是我莫大的榮譽。每次我想起歷屆的講員時,內心都感到不配。何德何能?但這卻給予我機會,讓一位香港基督徒能夠從「被擄」的經驗中,對此時此地作出信仰反省。

感謝謝品然教授、李均熊博士、莫鉅智博士。三位舊約學者或提供資料、或為講稿提出意見,在此表示哀心的感謝。當然,所有的文責仍由本人負起。感謝研道社願意出版本書,編輯李潔婷小姐及夏喜誠小姐的努力,使本書在短時間內得以出版。感謝三位牧師(袁天佑、葉敬德、謝品然),願意為本書賜序。其中特別是品然兄,一位從大馬來港的聖經學者,時常提醒我們聖經與時代的關係。相交四分一個世紀,他對香港的關愛,更甚於不少香港人。本書的名稱,便是跟潔婷再三討斟酌後,由他敲定的。再次謝謝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的島子老師,允許及授權使用「先知」、「哭牆」、「不死的自由之鳥」及「先知之翅」四幅水墨畫作本書的封面及插畫。島子老師擅長「聖水墨」,讓我們在凡俗中窺見神聖臨在。這也許是今天我們需要學習持守的。

仍記得在講座前夕,竟感染風寒,久咳不癒,聲音沙啞。當時收到許多代禱慰問,甚至奉上各種潤喉開聲良方妙藥,實在令我感動不已。感謝每一位弟兄姊妹的支持與關愛(其中不乏是不認識者),領受諸般厚愛,心知不配,我只能將之視作上主慈恩臨在。

末了,將本書送給我的家人。2016年是我與愛妻葳妍結婚廿五年的日子。沒想到,銀禧婚盟之日,卻遭逢被擄之時。少年時讀林覺民〈與吾妻訣別書〉,感覺很浪漫。當你真的活在亂世之中,便不得不佩服林覺民與陳意映夫妻倆……同行人生三十載,現在只期望在退休之日,可以退隱田園,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會是太奢侈嗎?十年後能夠有這片桃花源嗎?灝志、述志已非孩童,盼望在這動盪世代,你們仍願意「持守純正」(伯二3),「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傲慢人的座位」(詩一1)。

邢福增
2016年11月30日
銀禧婚盟之日
2017年6月30日
香港主權移交20年前夕修改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