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協進會性別公義事工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性別公義促進小組於2010年設立,期望促成和具體落實《三八行動綱領》訂立的目標:(1)建立「尊重」和「共融參與」的信仰群體 (2)促進性別平等 (3)將「性別公義」成為教會牧養及推展事工的參照原則 (4)以「婦女充權」的向度進行女性信徒之牧養。性別公義事工不是只關注女性,而是解開不同性別被社會建構的限制,突破性別藩籬,共同提升教內性別平等及相互尊重的意識。小組過往曾應邀到堂會、神學院及社福機構舉辦女性主義神學、釋經分享或崇拜,亦會定期舉辦性別公義論壇,積極推動各界關注性別議題。另外亦透過拍攝紀錄片及短片,倡導教會群體及公眾的性別覺醒,所有影片皆可在小組的YouTube頻道內觀看,並提供英文字幕。

《藩籬以外-性向無別》講座文字記錄 (3/3)

-100%+

文:鄭欣儀(基督教協進會普世合一運動暑期牧職計劃2015實習生)

細細老師(雙性人關懷者)

「在出生前,你們每一個都曾經是雙性人」

在分享的開始,細細老師跟在場的會眾說:「胎兒在六週時,全部都是雙性胎兒,那時是沒有分性別的,縱使你的基因是屬於男性,但在那時也未發展成為男性,所以到了現在,在座每一位都是千辛萬苦、排除萬難、好不容易才會成為一個典型的男或女人。」細細老師就是其中一個所謂達不到現時對性別的標準的人。醫生在細細老師出生時不能辨認下體是的性器官是屬男性或女性,因當時只有一條細小的「肉仔」,但是卻找不到睪丸,而「肉仔」裡面沒有尿道,但到了出生後六個月時,發現了類似睪丸在「肉仔」兩旁,在這三個關鍵的性器官出現後,細細老師的出世紙便被寫了男性,但是尿道口則長在會陰,即是在下體和肛門之間的位置,比一般的女性的尿道口更低,故此細細老師不能夠像男生一樣站著如廁小便。自此,細細老師便過了三十多年滿是缺陷感和創傷感的「男性」生活:在成長的環境中充滿取笑、被歧視、被嘲笑、生活上也出現了許多不方便,當時細細老師有想過輕生的念頭,但在她八歲那年,醫生給了她一個「好」消息,就是可以幫她變得「更男性化」:首先,醫生幫她糾正尿道,將尿道開通到陰莖裡面;其二,在身體其他地方,例如是臀部抽取組織,移植到陰莖上,務求令性器官與一般男性的大小更相似。「說來就容易,但其實是一個很難成功的手術。畢竟那裡是小便的位置,傷口一旦接觸到小便,很容易產生發炎,令傷口破開,在沒有醉針縫合傷口時,對於一個小孩子來說是何等的痛。」在五年內經歷了二十多次相同的手術,簡直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嚴重的時候,是在做完手術後,陰莖上面破了四個洞,(去小便)好像花灑一般。

她承受不了無止境的手術及痛苦後,在十三歲時她決定終止手術,自此以後便做一個自以為及別人也期望的「弟兄」,直至三十多歲,細細老師在一次身體檢查中,偶然發現自己體內原來有一個尚未完全發育的子宮,並有一條有缺陷的陰道藏於體內,但不見了卵巢。為了降低患上癌症的機會,自己也未能配合社會對自己身為一個男性的期望,細細老師決定接受長達七小時的手術,將所有男性的腺體以及陰莖、睪丸完全切除,又透過手術打開了陰道,以防經血在體內積聚。

以前別人告訴我是男,我便是男,當我現在不能當男的時候,那我是不是應該當一名女生?但其實,我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都只是別人對我的期望,如果我現在不告訴別人我是一個雙性人,可能有許多人都覺得我是個女人,但是,我可以告訴你,這只是你的眼光,是你的看法,到了現在,我只知道,我就是我,我就是神愛的一個 ─ 人。

「對於一個雙性人,什麼是同性戀?」

對自己來說,喜歡雙性人,就是同性戀了;喜歡男性或女性都是異性戀。但對於社會的期望來說,我以前是男性,我喜歡女性,便是異性戀;到了現在,我卻變成了同性戀,但我從來都沒有改變過自己喜歡女性的取向。」當細細老師還小的時候,不論是滿足家族的需要,抑或是父母倆認為她是男孩子,父母都很努力幫她成為一個男孩子;誰不知,她的身體卻限制了成為男孩子。為什麼雙性人要符合、要犧牲自己來滿足大眾對男、女性的期望?
為什麼我不能保留出生時的完整身體?
為什麼我不能視出生時的身體就是完整?
為什麼我不達到社會對男或女的期望時,我就不是一個人?
什麼是正常?如何去評定不正常?就算是不正常,是否只有利用手術切割的形式來滿足「正常人」?

現時平均每五千個就有一個雙性人,其實人口可足以與美國的人口媲美,那為什麼沒有人察覺到雙性人的存在?為什麼當基督徒說愛的時候,卻可以對雙性人視而不見?在一些醫療技術落後的國家,雙性人第一要面對的就是生存的問題,因為一出生就被人拋棄;在某些國家因著國家的人口政策下,犧牲的往往都是女生,同時也死了許多的雙性人;在醫療技術先進的國家,如果是雙性人的話,現在會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就給雙性小孩做了手術,以為可以令小孩記不起手術所帶來的痛苦,但,真的能完全忘記這些痛苦嗎?沒有可能的。

她分享了一個發生在其他雙性人的故事:曾經在過關的時候,因樣子跟證件不對稱所以被質疑是使用假證件,證件上是寫女性,關員要求事主脫衣服檢查,但是檢查的是六位男關員,事主反抗但被用電槍電倒再強行檢查,其中一位男關員強姦了事主。當有人質疑事主是否使用假證件的時候,事主一而再,再而三聲明自己是個雙性人,可能事主不應說自己的身份較好,那麼只會被強行扣留至核實到真正身份便好了,但為什麼事情會發生到這樣?

雙性人面對生存問題、對自己身體保護的問題、對性別選擇的問題

到了現在,細細老師仍被人說獨身便可以避免自己成為「同性戀」。聽過細細老師分享後,大家去看待何謂是同性戀時,在面對著雙性人的情況下,大家的眼光或多或少也開闊了。

細細老師近來到了南非參與了一個很受祝福的會議(Global Interfaith Network),來自世界各地的宗教領袖,有基督教、有佛教、西藏喇嗎、道教、回教等也有參與,當中回教的成員更佔了會議的三分之一。參與會議的都是很關心性小眾的宗教領袖,但很遺憾香港沒有宗教領袖出席。參與者大多已經在自身的國家進行了許多關注性小眾的工作,甚至會秘密開一些庇護所,保護他們為此而受到政治壓逼或教會逼害,為性小眾提供庇護,在某些國家是很危險的,細細老師便是把雙性人的議題帶到會議當中。把LBGT多加一個「I」(Intersex),是次會議通過了加多了一個S(Sexes),讓SOGI-GIN變成SSOGIE=GIN,當中新加的S便是包括了男、女、雙性人。

細細老師覺得其他宗教比教會走得更前,把愛這個特質發揮得比基督徒更好。她/他們進行的工作是拯救生命,而不是紙上談兵,在非洲的牧師可能為了幫助性小眾而有生命的危險。基督說的愛,教會卻在哪裡?在細細老師溫柔的背後提醒著大家,基督常常說愛和救恩,雙性人及性小眾的議題就是說人,人要學效基督愛世人,但現今的基督徒又在做什麼呢?今天全世界的教會在做什麼呢?正在領受神恩典的人又在做什麼呢?

近來有一個雙性人跟她說:「我不需要運動倡議,我們連溫飽的機會也沒有,難道就是因為我是一個雙性人?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我?」另外一個真實故事的主人翁就是隨時會死亡,因為身體內的荷爾蒙很不穩定,引發了許多病症,而主人翁身處在一個治病處處也需要用錢的地方,主人翁請求細細老師在國際間籌集錢幫助治病,細細老師卻什麼也幫不上忙。當有一個乞丐來到你面前時,你能夠對那人說:「平平安安的討食吧嗎?」今天雙性人的議題是一個生命的議題,是生存的議題。在一孩政策下有很多人生存不到,只因她/他們的性器官跟你們的不同,但除了性器官不同外,還有其他的差別嗎,難道基督的恩典不會救雙性人嗎?

你,會跟性小眾同行嗎?
你,會跟雙性人同行嗎?
你,會跟貧窮人同行嗎?
你,會跟其他人同行嗎?

上帝究竟給予你什麼的工作?什麼的呼召?

最後,細細老師邀請在場的會眾拿出手機來,拍下細細老師,然後分享至社交媒體,向身邊更多人分享,讓人人都能與雙性人相遇,讓人人都知道雙性人的真實存在。

《藩籬以外-性向無別》講座文字記錄 系列
  1. 《藩籬以外-性向無別》講座文字記錄 (1/3)
  2. 《藩籬以外-性向無別》講座文字記錄 (2/3)
  3. 《藩籬以外-性向無別》講座文字記錄 (3/3)

註:由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普世合一暑期牧職實習計劃、性別公義促進小組)、香港基督徒學會及彩虹之約-共建同志友善教會合辦的《藩籬以外-性向無別》講座於2015年7月6日(星期一)晚上在基督教協進大樓三樓順利舉行。是次講座分別邀請了三位不同身份的嘉賓,分別是:雙性人關懷者細細老師、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蒲錦昌牧師及性神學社執行幹事黃寶珠女士。講座主要分為三個部分,首先是三位嘉賓分享她/他們的生命故事;第二部分是分享她/他們分別在國際及亞洲的舞台上參與普世合一運動中所得的經驗;最後一部分是現場問答環節。是次講座反應熱烈,約有六十位主內肢體及朋友/友好來一同參與。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wGrOl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香港.教會.啟示錄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