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協進會性別公義事工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性別公義促進小組於2010年設立,期望促成和具體落實《三八行動綱領》訂立的目標:(1)建立「尊重」和「共融參與」的信仰群體 (2)促進性別平等 (3)將「性別公義」成為教會牧養及推展事工的參照原則 (4)以「婦女充權」的向度進行女性信徒之牧養。性別公義事工不是只關注女性,而是解開不同性別被社會建構的限制,突破性別藩籬,共同提升教內性別平等及相互尊重的意識。小組過往曾應邀到堂會、神學院及社福機構舉辦女性主義神學、釋經分享或崇拜,亦會定期舉辦性別公義論壇,積極推動各界關注性別議題。另外亦透過拍攝紀錄片及短片,倡導教會群體及公眾的性別覺醒,所有影片皆可在小組的YouTube頻道內觀看,並提供英文字幕。

《藩籬以外-性向無別》講座文字記錄 (2/3)

文:鄭欣儀(基督教協進會普世合一運動暑期牧職計劃2015實習生)

蒲錦昌牧師(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

「其實我們是無法找到耶穌探討同性戀的經文」

蒲錦昌牧師在接觸神學之前他對性/別是沒有太多認識的。中學時他就讀男校,其中一位已故的中學同學李志超無論在演戲時或在校園生活中都很愛顯露出他陰柔的一面,然而當時其他同學也取笑他。讀神學的時候,社會正值討論同性戀性行為非刑事化,剛好大學也有相關的討論,他嘗試從支持的角度出發來多角度討論;並在神學院的教導下學習以開放的心態去看事情,學習Faith Seeking Understanding:「我們的信仰是幫忙我們尋求了解自身,了解自己的人生,以及了解我們的世界,是一個不斷探索、了解、前進的過程,多於在現實中限制自身的想法。」他舉了一個例子,就是對於聖經的了解不但可以從字面的角度出發,也可以從當時的社會、文化、傳統的形成等角度出發去看,否則便可能歪曲了經文真正的意思了;而在整個宗教信仰發展過程中也會牽涉到人為的選擇在當中,到了現在也會有人對聖經某部分正典存在質疑。由此,開始有人會對聖經的正典及其他典故有更多更深入的研究,這些都能開放基督教的固定性,人們也有廣泛的思考。

現時有一些基督徒會引用羅馬書中提及的所有基督徒都應服從政府,以說服其他對政府有異議的基督徒,但蒲牧師指出,為什麼不引用聖經其他章節?當時在使徒行傳中講述保羅是引起麻煩的人,保羅那時只指出唯有耶穌基督才是掌權的那位,在地上其他的君王最終也是臣服於耶穌基督,這些意見對當時的羅馬政府來說是很叛逆,但卻是事實來的。由此可見,看聖經是需要整本看,不能斷章取義。

其實我們是無法找到耶穌探討同性戀的經文。他接著道:「有時候,我們會把耶穌基督定了型,以致對祂有固定的看法,但當我們深入一層去想時也未必如此。例如在撒馬利亞婦人與耶穌的對話中,在傳統的認知中,撒馬利亞婦人就是不道德的女人,但是,到底是誰告訴我們,她就是不道德的女人?可能她只是一個不祥的女人,嫁了多次丈夫卻死掉,沒有人願意接觸她,是一個人人唾棄的女人,然而我們卻只固定了一種的角度來看她,為什麼?可能因為我們的眼界有時候很窄。」

他又舉了馬太福音第十九章為例,有人問耶穌男人可以休妻嗎?當時的社會對於此討論有兩派的意見,一派是寬鬆的,表示不論任何理由也可以離婚;另一派是有較嚴格的要求,耶穌當時是說不能的:「我告訴你們,凡休妻另娶的,若不是為淫亂的緣故,就是犯姦淫了;有人娶那被休的婦人,也是犯姦淫了。」(馬太福音19章9節,和合本) 耶穌的意思是指若果男人這麼容易便休妻,那麼妻子便很可憐,耶穌所說的話其實是想保障女人的地位,但是當人們把這段說話曲解為:在任何的情況下也不應離婚,就算有女人受到丈夫暴力對待也不應離婚等。然而,把不同環境、原因下的說話放在另一個不同情況,不理會前後因由,由以前是一段幫助婦女的經文,現在搖身一變成為一段捆綁婦女的經文,這樣解釋經文是正確的嗎?

他介紹了一本相對開明、全面的書籍─How to read the bible 。作者Harvey Cox認為可以把讀經過程分為三個階段:一、描述性階段(narrative stage),意思即是按字面上的意思看就可以了;二、歷史性階段(historical stage),人們應該利用歷史眼光幫助自己有批判性地思考經文當中真正要表達的意義;三、靈性階段(Spiritual stage),聖經中的故事其實是要造就我們在信仰成長。

究竟保羅在聖經中對婦女、政府、同性戀所提出的信息是否跟現代格格不入呢?例如他提及:婦女不應講道、人們應該要服從政府、禁止同性戀等。這本書的看法是,要視乎身處的歷史時空、社會環境。現代其中有一個學問是study of the empire,即是研究帝國,而保羅當時身處的羅馬正值有一些有權力的人士跟年輕的同性維持著一種不平等的性關係,由此,這本書的作者指出了保羅是針對當時情況而說出了有關的言論。人們可以繼續討論當時的歷史時空跟現在的是否一樣,所以,在世界各地的教會中可以看到,對於這個議題,其實還沒有一個一致的看法。他接著道,現時香港大多數的教會都不接受同性戀,但在基督教協進會的工作上,他認為協進會應不帶著任何立場去提供一個開放的平台讓大家開心見誠來互相分享,坦誠而不需要恐懼,同時不需要先判斷對方是對是錯,用一個最善良的心來創造一個對話的環境。以上總總,教會現時是否可以做到呢?他認為這些事是絕對應該去推動的,正如在社會上也應該減少標籤別人,創造多一點討論空間。

「上帝愛你,也愛我」

他覺得聖經最核心的價值是不論如何,上帝都會愛你,愛我,愛這個世界,故此祂差派了耶穌基督來到這個世界。但有時候人便會在當中加上總總不同的詮釋,到了最後卻跟原來的價值愈走愈遠。他也舉了一個例子,在舊約中,傷殘人士是不能作祭司,侍奉神;到了現代,我們卻可以接受一位傷殘人士成為傳道人,還會覺得教會是很開明,因為不會因她/他有殘缺而認為她/他沒有資格。

跟我們有不同,是否對方就是一定錯呢?

(從他對香港現時的教會的觀察所得,普遍來說對男同性戀比女同性戀更加反感,但為什麼呢?可能女性同性戀的性行為與男性的不同,但是否只有一種性行為呢?)他提醒著,當把一些觀點進行邏輯推演時,當中便會可能有一些問題出現。他覺得透過大家互相了解,有真正的討論,至少可以讓社會上對整件事有多一點的了解;其二,便是人與人之間應有多一點的接納,若果沒有了接納,社會上便會出現愈來愈多的分化,這也有違了耶穌基督所傳的福音-愛,而人們有時候會把愛的邊界自行收窄,以為自己對聖經的解釋就只有這麼窄;故此,他覺得身為牧者,也需要謙虛一點,學習多一點,了解多一點,這樣才會對大家、對教會有幫助。

蒲牧師因工作的緣故能夠參與普世合一的工作,有時候有人誤會普世教會協會是支持同性戀,但其實不是的,而是提供一個平台予有不同想法的教會去有互相討論的空間,當提及同性戀的議題時,卻被人覺得是支持同性戀。在其他地區的教會也鼓勵有這種開放性的討論,在2014年11月時,他參加了印度基督教協進會慶祝一百週年活動,當地積極與殘障人士及性小眾同行,這群人都是社會上被排斥的,但是教會能否與他們一同同行呢?他為了對此有更多的了解,便參與了當中有關性小眾的小組,會議中有性小眾、有基督徒,大家不分彼此,互相平等去討論,當地協進會花了約兩年時間到不同的教會進行諮詢,聽取大家對同性戀的看法,嘗試收窄彼此的距離並引起討論,最後做到與性小眾同行。對於教會來說,可以撰寫方向性的報告,當中收錄不同教會對此議題的意見,有接納,有反對,現時世界上也有教會正在進行這些工作,有時候不是可以立即做到,不能即時有共識,但通過長時間的討論、了解,這也可以令教會達至有一個較有共識的立場。

現時香港未能發生這個過程的,他希望教會與教會之間能走得更近,牧師與牧師之間也能對此有較多的討論。在香港affirmative的教會也屬於少數的, 他希望教會能夠有空間容納小眾的聲音,因為在社會中其實有許多人也是屬於少數的,例如:精神病患者,當我們發現別人跟我們不一樣時,我們總會標籤他人,這也屬於另一種壓逼,其實所謂正常與不正常,只不過是多數與少數而已,那為什麼多數的就不能容許少數的存在呢?或者為什麼多數的就一定要求少數的她/他們一樣呢?所以他覺得在文明的社會是應該有多一點的空間、自由、不需要恐懼去表現真我,大家也可以互相分享、討論,以了解上帝在我們的生命中奇妙的作為。任何人也會有缺憾,都不是完整、完美的,所以我們不能用高高在上的眼光去判斷他人,大家應該一起去建立一個更像上帝所創造的美好世界。

蒲牧師希望在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中也可以做到上述的工作,希望主內各肢體也可以一同努力。

《藩籬以外-性向無別》講座文字記錄 系列
  1. 《藩籬以外-性向無別》講座文字記錄 (1/3)
  2. 《藩籬以外-性向無別》講座文字記錄 (2/3)
  3. 《藩籬以外-性向無別》講座文字記錄 (3/3)

註:由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普世合一暑期牧職實習計劃、性別公義促進小組)、香港基督徒學會及彩虹之約-共建同志友善教會合辦的《藩籬以外-性向無別》講座於2015年7月6日(星期一)晚上在基督教協進大樓三樓順利舉行。是次講座分別邀請了三位不同身份的嘉賓,分別是:雙性人關懷者細細老師、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蒲錦昌牧師及性神學社執行幹事黃寶珠女士。講座主要分為三個部分,首先是三位嘉賓分享她/他們的生命故事;第二部分是分享她/他們分別在國際及亞洲的舞台上參與普世合一運動中所得的經驗;最後一部分是現場問答環節。是次講座反應熱烈,約有六十位主內肢體及朋友/友好來一同參與。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