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景樂

中學通識科教師,教協理事,獨立音樂人,長髪已去但長留心中,又沉迷Linux超過十載,是一對兒女之父。

《老油條懺悔錄》

book
備注:本文改自本人和太太今天轉會禮的見證,這見證不單是我倆的反思,或許能幫忙傘後信徒,故此刊登於此,請不吝指正。
———
本文的題目是個書名,是徐少驊先生廿年前的作品,讀完他寫的《出位信徒》後就再讀這本,內容大抵忘得七七八八,只記得作者認為「基督徒」不應是面目模糊的「樣版信徒」,相反應該是個真正自由的信徒,誰知讀後廿多年後,這就成了我加入你們堂會的原因。我本是個循規蹈矩的人,小時候讀精英班,班主任選班長我立即伏在桌上「扮乖」、偷了阿媽錢最後也會「慚愧」而還給她、中五中七會考俾足心機溫書,進身高等學府。信主後也做個聽話的小信徒,靈修讀經團契樣樣做齊做好,招待司他堂委事事做完做滿。就是這樣,我在舊教會乖乖地過了廿五年。

直至2013年底,香港政府為政改而提出諮詢,到了2014年9月28日,那是香港人難以忘記的一天,香港人如此和平地爭取真正的普選,自己的政府竟然以催淚彈相待。我置身現場,耳邊「噗」的一聲,未幾,催淚煙霧佔據了整個視線,人民一邊向後退,也一邊痛罵著這個與民為敵的政權。那一刻,我想起上帝、自己教會,你們去了哪裡?我祈禱:「耶穌,如你在此會怎樣行呢?」如信仰是真的,那有理由和眼前的生活割裂?如教會高舉聖經真理,那會避談信徒應如何面對日益撕裂的香港社會?

從此我就追求信仰與生活結合,不單重視信心的建立,而且也著重實踐「為衪而活」及「榮神益人」。可是,舊教會給我的是一套「離地」的信仰觀念(例如屬靈上的順服及堅固的信心,但不甚著重信仰生活的實踐,更甚者只是在口頭上關心社會)以及一個「理想」的基督徒樣式(例如,天天靈修讀經事奉就必然是好的信徒)。

我們屯門老遠跑到這裡來返教會,這段35公里長新界北區環迴公路活脫脫是尋找信仰的道路。記得有次我向主任牧師提出教會應該為六四死難者祈禱。誰知教會不單祈禱了事,更是舉行聯署行動,最後更把聯署信寄到中聯辦,而原因就是「我們本於聖經對我們的要求」!猶記得有某次祈禱會,執事會主席帶領會眾為香港社會祈禱,都渴望為下一代留下一個公義和仁愛的社會;又記起某宣教士如何在不義之地傳揚公義的福音,或許你們不覺得是什麼一回事,但是對我來說這就是恢復了教會本身的光芒,就是敢於捍衛及實踐聖經,做真正而自由也關心社會的信徒。

想起耶穌關心弱勢社群,我總會想起,當年耶穌在殿中朗讀這篇經文,每每使我深受打動: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宣告:被擄的得釋放,失明的得看見,受壓迫的得自由,宣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加福音 4:18-19

原來耶穌的福音不單單是叫人靈魂得救,更是全人的拯救,也包括幫助社會上的弱者,為受壓者申張正義。今個聖誕我一家會正式加入你們,我們期望在這裡實踐信仰,也希望認識你們,一同經歷信仰,成為真正有名有實的「弟兄姊妹」。

方景樂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