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in 黃亮維

1985 年生,成長於台灣,目前為執業醫師。醫學是他的專長,神學是他的興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讀聖經,更要聆聽歷代賢哲的聲音。

《盼望神學》隨想系列五、向前走

-100%+
原刊於作者的臉書,2016年12月30日

Change the World

平安夜那晚,我穿過台北圓山花博公園,發覺那兒不知從什麼時候多了條半露天的美食街,溫暖的燈光映入眼簾,食物的郁香撲面而來,令飢餓的我幾乎醉得停在原地,不想前進了──「休息一下吧?吃點東西吧?」心底這麼一個聲音響起。然隨即想起了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便快步穿越那片樂園。

一邊走著,一邊發現這不只是條美食街,而是已經配合節期,給佈置成了一個聖誕市集。臨時搭建起來的小舞台上,兩位年輕女子頭戴聖誕紅帽,一搭一唱在主持一個抽獎活動。可是時逢晚餐,這活動顯然沒什麼人圍觀,所以兩人的對話也顯得有氣無力,明明是歡慶的日子、宣告著歡樂的信息,卻似乎透著滿滿的無奈。

當下我的心情是複雜的。一方面我有些感嘆,這本來應該是普世大喜信息的日子,卻被沒有文化底蘊的生意人搶走了話語權,淪落為庸俗膚淺的宴飲歌舞,卻少有人能被引導去思想、去發揚真正的基督精神。二方面我心疼這些女孩,作為消費主義的馬前卒,她們得要頂著寒風穿迷你裙,犧牲與家人朋友團聚的時光來工作,講著自己都不會笑的笑話,所賺的錢卻可能還不夠自己溫飽。

而且隨著社會M型化愈來愈嚴重,這種現象只會愈來愈多。到底我們的盼望何在?

莫特曼說:盼望始於應許。

在《盼望神學》裡面,他將希伯來的「應許宗教」(religion of promise)與迦南人的「神顯宗教」(religions of epiphany)作出對照。他用摩西的例子說明:當雅威(舊譯耶和華)在荊棘火焰中向摩西顯現,摩西脫下了腳上的鞋,尊那地為聖地。換作農業為生的迦南人,就不單會尊那地為聖地,還會尊那日為聖日:以後每年的這個日子,便會回來殺牲祭拜。年復一年,週而復始。透過聖化土地、聖化節期,好似在無常的人生中抓住了一根浮木、一點規律、一種小確幸。

聽起來有點像商業化的聖誕節,不是嗎?

摩西的雅威不一樣。祂雖顯現,但重點不在當下的顯現,而在祂所賜下「將來」的應許。所顯現的土地上只有荊棘,所應許的土地才有奶與蜜。

莫特曼又說:應許帶來誡命。

誡命就是雅威對摩西說:「你要跟我走。」雅威的名字本身就是個動詞:I am who I am,在希伯來文是未完成式,亦可譯作「I will be who I will be」──到了應許地,你便知我是誰;我是一個行動的上帝、一個擁有「將來性」的上帝。

留在當下,週而復始地循環,絕不會帶來更好的生活。摩西必須聽從誡命,向前走,踏上征途,才能進入更好的「將來」。

莫特曼還說:一個好消息是,上帝沒有讓祂的百性孤單踏上征途。「祂呼召他們上路,祂自己也跟他們在路上。」

摩西從此進入一種「已然和未然」(already but not yet)的張力時空。「將來」雖然還未發生,卻不是懸置的或然率問題,而是在雅威的應許中的必然。既有全能造物主雅威的背書,便能成為我們盼望的所在。即便夜色再黑,在雅威的應許中,我們必然看見黎明。

有好些人批評莫特曼太含糊,只給原則,不給做法。莫特曼曾在一篇文章裡抱屈,澄清說:各國各地的難題,都必須在各自的處境下,用獨特的方法解決,不能一概而論;他所期待的是讀者們讀了他的書以後,有靈感去為自己的社群和環境構想出路。

我快步穿越公園。馬路另一頭的海鮮餐廳裡,我的教會正設筵十桌,邀請了一百位社會上的弱勢者,一齊感受聖誕的溫暖。雖然對於弱勢者不過是杯水車薪,卻讓教會同工許下心願:要使這個活動成為教會另一個關懷社會的起點,而不是終點。

因為聖誕節不是週而復始的小確幸,而是雅威轉化世界之應許的開端。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to lean in and change the world.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7ZqNU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