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in 黃亮維

1985 年生,成長於台灣,目前為執業醫師。醫學是他的專長,神學是他的興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讀聖經,更要聆聽歷代賢哲的聲音。

《盼望神學》隨想系列二、我是怎麼喜歡上莫特曼

原刊於作者的臉書,2016年11月10日

All-Things-New

我不是莫特曼專家,我只是喜歡莫特曼。

與其說我在研讀他的神學,不如說我是個聆賞者。我發現他是個可深交的朋友;讀他的書,好似與他聊天——向他傾吐我心中的疑問,從字裡行間揣摩他的回應。

一開始會喜歡上他,其實是因為他的學生沃弗(Miroslav Volf)。

那時我讀了醫學院,一路當了醫學生、實習醫生、駐院醫生,有個疑問一直埋藏在我心——後來我發現很多基督徒醫護學生也有相同的疑問——那就是醫治肉身的價值何在?因為我們都被教會教育得很好:肉身即便醫好了,總有一天仍然要朽壞;靈魂才是不朽的,而靈魂得救才是至關重要的。行醫救肉體,不過是傳福音救靈魂的手段和附庸。

所以我其實沒什麼動力去搶救垂危的病人。反正救起來最後還不是會死。讓我做安寧療護還比較開心——畢竟那是個可以同時扮演醫師跟牧靈人員的角色。

然而使徒信經不是明白寫著「我信肉身復活」嗎?依此推衍,天國怎可能只是個純粹「屬靈」的世界呢?

偶然間通過室友介紹,讀了沃弗的《在聖靈裡工作》(校園出版)。在書裡沃弗探討一個比我的疑問更廣延的問題:如果這世界最終的一切都會過去,那麼現世的工作有什麼價值?

沃弗在莫特曼的終末論裡看見另一個可能,那就是世界不是將被上帝「摧毀」,而是將被「更新」。我的理解是:如果把世界比作一台電腦,裡面有各種程式、文件、檔案,但也有病毒;那麼莫特曼的主張就是:上帝最終不是要來把這台電腦「恢復原廠設定」(reformat),而是要來為它進行「作業系統升級」(system upgrade)。兩者的差別在於,恢復原廠設定會抹去所有的檔案,但升級不會。一旦升級,病毒將被清除,但一切有價值的檔案,都會保存到升級後的電腦裡面。沃弗說:這些檔案就是人現在的工作成果。如果世界最終不是被摧毀,而是如莫特曼所言被更新,那麼人手所做的工,凡具有永恆價值者,都將一同被帶進新天新地。

這個嶄新的工作觀給我相當大的震撼。我開始喜愛醫師這份工作——不再只因為可以藉此傳福音,而更是因為醫治肉體本身就具有價值,而且這個價值有機會是永恆的。

從此我渴望更深認識莫特曼。

*本文原發表在作者的臉書,歡迎前往交流。圖片取自網路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