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當耶穌遇上病了的教會》── 教會是病了?還是教會已不成教會?

原刊於koowaihung.wordpress.com,2014年4月29日
貼圖轉自基道文字事工

貼圖轉自基道文字事工

剛讀完了港神「當代教會課題研討」系列的最新一本──《當耶穌遇上病了的教會》,盼望記下一些當下的感受,也讓自己可以「沉淟」一下,看看那些信息是最深刻的。

這本小書輯錄了港神七位講師的七篇文章,都是集中在反思現今的香港教會,從作者所觀察到的現象,反思今天香港教會「所患何病」,並提出作者的一些意見,「如何治病」。

當中的七篇文章題目如下:

  1. 宗教世俗化下的「A貨教會」與「A貨信徒」–趙崇明
  2. 教會遺失了十字架–鄧瑞強
  3. 論基督徒與中國民間宗教教徒的相似性–蘇遠泰
  4. 教會內教育的窒礙–張慧玲
  5. 教會的崇拜是要滿足人嗎?–張天和
  6. 施與不施–教會的慈善事業–蔡式平
  7. 從利未記祭師的職責反思今天教牧同工的職責–張祥志

從文章的編排,我認為可以將全書分作兩部份:1-3篇是從一個比較「意識形態」的角度,或可以說從一個比較理論的層面,去剖釋今天教會與教會信徒如何看信仰,並「世俗主義」如何對教會帶來衝擊,以致教會和教會信徒會發展至如今「病了」的狀態;4-7篇則從教會的一些「實際」事情(或事工),從這些「實際」現象中去看教會的「病」。

正如第一篇文章開宗明義的說到「宗教世俗化」的問題,在我看來,這正正是本書各作者對於「病了的教會」的「診斷」。各篇文章似乎也是集中將病因歸咎於宗教世俗化,並以「消費主義」在現代社會的興起,並帶入了教會,成為全書的核心。各位作者認為,今天教會的「發展」,似乎都是為了迎合作為「客戶」的會友而設,好使教會各項活動都是以「吸引」為首要任務,為的是要將人「引」進教會。所以,在「教會」方面,「教會遺失了十字架」--一個受苦的記號;「崇拜是要滿足人」,以「迎合」大眾化的需要來「設計」崇拜;「教會的慈善事業」之「目的」是為了「傳福音」,以吸引人進入教會。在「信徒」方面,他們的「祈禱」就如「中國民間宗教」的「求神問卜」一樣;在「教會內的教育」中,如在第4篇文章的其中一個標題所說:「香港信徒成了聽道專家,少動腦筋」。在「教牧」方面,他們忘記了他們「祭司」的身份,倒去作了「利未人」所要做的「事務」,沒有好好的盡好所蒙之召的責任。

本書的確道出了好一些當下的現象,反映教會「病了」。而教會的病在於被社會「同化」了,被「世俗化」了。然而,書名用「病了的教會」而不用「死了的教會」,反映出作者們對教會仍深存盼望,認為「當耶穌遇上」這「病人」,就會像昔日在世時醫好一切患病的人一樣,將其醫治。

但是,今天教會是「病了」?還是比「病了」還嚴重?其實,本書的其中一位編者鄧瑞強在「序」當中,已「一槌定音」的帶出問題所在:「教會是甚麼」?這是「序」當中提出的一個我認為是最「重要」的問題。作者以「三幅神學圖像」來回答:「上帝的子民」、「基督的身體」、「聖靈裏的團契」。這是「身份」的問題,是「具體形態」的問題,是「教會在世人中發揮的影響力」的問題。今天教會世俗化,教會信徒以消費者來到教會,所反映的不單是「病」了的問題,而似乎更像是一個失去「身份」的問題。今天教會真的是教會嗎?(這其實正是第一篇文章中,本色化地用了「A貨」來形容教會和教會信徒所帶出的意思)今天教會所要的,是何等樣的「醫治」?要「醫好」就是「治標又治本」,但「標」是什麼?「本」是什麼?今天「教會更新」所談的,又是什麼?曾幾何時,「崇拜更新」被放在教會議程內,但所談又是何物?

所以,這書所要帶來的,盼望並不是對那些「病徵」的醫治,而是看到「本」是什麼,從而能帶來「身份」的回轉。套用甘地對基督教和基督教徒的話作為一個反省:「有時候基督徒最大的問題,乃是他們太像基督徒,而不像他們的基督。」

對這書有一點點意見:本書大部份的篇幅都在於教會的牆內,所談論的都是「教內」的內部問題(第6篇所說的教會慈善事業可算是唯一有一點點說到與教外的關係,但似乎焦點還是在教內),但今天教會失去了身份,還有的是在面對今天不公義不公平的社會的冷漠,更甚的是「妥協」,滿足於現在,並以「政教分離」作為「擋箭牌」。我認為編者也可以加進一些在這方面的「診斷」,以致可以從「內科」和「外科」的角度去更全面看今天教會身份的問題。

最後,因著自己作為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傳道,對最後一篇文章有比較深的感受。所以希望記下一些最「提醒」自己的話,好好的儆醒自己。這篇文章用了很大的篇幅,以利未記中對祭司的職責作出描述,並以多處聖經來說明祭司的一個最重要職責是為以色列民「分辨」(文中用「分別」,但我卻認為「分辨」更能反映今天的處境),分辨「聖」與「俗」、「潔淨」與「汚穢」、「潔」與「不潔」。「要做到這些,祭司需要非常專注及花大量的時間研究,並從實際經驗中琢磨微調,方可準確地分辨察驗。因此,在民數記中耶和華從以色列人當中選出利未人給祭司,辦理會幕的事,看守及搬運會幕之器具等行政工作(民三~4章),好讓祭司專心謹守自己祭司的職任(民三5~10)。」(134頁)祭司有祭司的身份和責任,利未人有利未人的身份和責任。若這書所說的是教會和教會信徒身份的失去,這篇文章所說的,就是當下教牧身份的失去。

引用作者最後的說話為鑑:「……問題是:今天的教牧同工往往沒有時間研究聖經、神學、及社會課題。尤有甚者,不少教牧同工甚至沒有時間預備主日崇拜的講道。為何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歸根究柢,筆者認為是現今教會對教牧同工應負的職責的觀念有所偏差。利末記清楚指出祭司的主要職責是什麼,而為了讓祭司專心實踐這重要的職責,上帝為祭司差派利未人擔當行政物流搬運的工作,傳道及行政兩者的分工十分清楚,祭司只須專注其作出分辨及教導的職責,不用擔當利未人的行政工作。反觀今天華人教會的狀況,不少教牧傳道同工做了很多「利未人」所做的工作,而自己應當做的事卻沒有時間做。他們本來應做很多研究聖經及神學的工作,但事實上卻花了絕大部份時間開會、辦活動、訂場地、預備簡報、規劃擴堂,甚至有些較為熟悉電腦的傳道人,更要幫助教會或信徒修整電腦……傳道同工若不做好研究工作,很容易便會歪曲上帝的話,將不潔當成潔淨、將世俗變成神聖,接著更錯誤地教導弟兄姊妹,令他們的生命變成不潔與世俗,這正是上帝所憎惡的……若講的道是曲解真理的,台下聽眾又未能分辨,這便毒害了五百人,這罪誰能擔當啊!相反,一篇好的講章,能道出真理,合乎上帝心意,那麼便可以讓五百人一起貼近了上帝的心意,這是何等美好的事!可惜,今天不少教牧同工做了很多不是自己職責及呼召所要求的工作。」(135-136頁)

向上帝禱告,求主醫治,讓教會成為教會,信徒成為門徒,教牧成為教牧。阿門。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