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由上而下—公開按牧名單有何意義?》– 回應UCC按牧爭議(二)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前言

上文提到有使徒統緒(Apostolic Succession)的按牧。老實說,改教時的新教領袖當時被絕罰,無人為他們按牧,這個統緒傳承恐怕追溯不回耶穌基督那處。較合理的是 — 即使能否追溯回第一代使徒是無家譜可查,要憑著恭敬的信心,相信自己由基督裡領受牧職,承接使徒統緒的衣缽。

使徒統緒的功能意義

在不再糾結這個牧職恩膏是否真的由耶穌一代傳一代的情況下,基督教會要問:那麼今日由按牧團按立這種由上而下的樣式,既然保留下來,這個傳統,是否有其作用,作用為何?

「牧師」這個職事在新約還未成型,倒有「牧人」、「長老」、「監督」、「執事」,還有「管理飯食」的記載。「牧師」常被視為以上的綜合體,且看區區「管飯」,也有以下要求: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徒6:3),你教會茶水間的姨姨是否也都這樣?據經文記載,教會選出受按人選後,就站在十二使徒面前,接受了按手禮。按手固然有上帝祝福的意味,但同時也是使徒接受受按者是「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印記。這個印記不是象徵性的橡皮圖章,試想想,如果會眾推舉了七個無惡不作的人來,使徒們應該不會接受要替他們按手吧!

所以,按牧者理應肩負起為教會把關,確保受按人至少滿足「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要求。筆者認為,UCC教會按牧時,就應該大大方方公佈按牧團名單的原因。在不考問受按人的情況下,因為有透明的按牧團成員,大公教會可以「考問」按牧團,是否知道受按人是「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

也許不公佈按牧團的理由就是因為UCC最近面臨不少批評,而批評的重點都落在陳龍斌身上。UCC是否擔憂開放對話空間時,會無可避免牽涉到陳龍斌在善樂堂風波的角色及處事?然後對話焦點便落在善樂堂風波上而不是朱幼成的按牧?我有以下問題:

  1. 假設陳氏是按牧團主席,又假設UCC教會不希望將善樂堂與按牧兩件事混為一談,為何不先等善樂堂的官司結束後(第一場聆訊只是兩個月後的事),才為自己愛徒按牧?
  2. 如果不知何故,朱幼成的按牧很有迫切性,必須於2019年3月進行,而善樂堂的風波又進入司法程序,不再作回應。為什麼UCC不撇清與現善樂堂的關係,例如澄清陳氏在當中的角色(或沒有角色,以釋大家疑慮)?

傳統給予坦然面對爭議的機會

如果有一個按牧禮有爭議性,既然採取了這種「由上而下」的傳統,按牧者如果力排眾議,你有上帝而來的感動,幫佢寫包單,這是沒有問題的。尤其據此傳統,牧師是上帝僕人,選牧師不是選總統,毋須市民一人一票選出。但制衡的機制就是公開的名單,既然按牧者有如此信心力排眾議,就更應該公告天下自己將會為某某按牧,即使有無聊人「厚多士」膽敢在按牧舉行前「考問」按牧者自己及按牧者是否為受按人的名聲、靈命、牧會智慧等等背書,按牧者就能藉此機會闡明立場,為受按人見證。提早公佈按牧團名單的作用不是用現場直播按牧可以取代的。

就當小弟是這個具爭議的人物了。下個月我便會向中文大學申請借用小聖堂,為自己按牧。按牧團主席不明、成員不明,小聖堂已經會被我的朋友坐滿,無票者不得入場。我會開個Live直播,現階段播到什麼我也不確定,到時參考一下你的做法吧。

又當小弟是具爭議的按牧者了,下個月我再向中文大學申請借用小聖堂,為某人按牧。按牧團主席不明(很可能是我)、成員不明,小聖堂已經會被我的朋友坐滿,無票者不得入場。我會開個Live……是但啦唔重要了。

你覺得我的按牧是成立的嗎?

黃傘還有什麼意義?

筆者在本週二隨神學院老師到香港墳場考察教會歷史,有幸得見駱英豪牧師隨隊參與,爬上山時,雖然唐突,我直接上前禮貌地詢問是次UCC按牧事宜。自我介紹後,駱牧師不願多談按牧團成員,拋下一句:「我而家上緊堂,唔該你尊重吓。」沒有再回答我按牧的事。

同日,我看到香港眾志黃之鋒及林朗彥向正身處南區區議會的鄭若驊遞信請願,我就覺得格外諷刺。黃傘是一個香港人共有的符號,包括對藍絲黃絲,黃傘都有特殊意義 — 或叛逆、或抗命、或多元…… 繖民網絡教會不就是「傘後教會」嗎 ?怎會不明白928的發生就是因為你們認為既有制度失效,831不是真普選,而迫使人出此下策,要「不尊重」道路使用者,而在夏慤道上搭營,時冷時熱地餐風宿露?

不止你們,我也認為既有制度失效了。

繖民網絡教會既然號稱「傘後教會」,就不應違背雨傘價值。雨傘代表追求民主,你們民主嗎?你們的Facebook是否只餘下對你們事工歌功頌德的人?雨傘代表多元,和理非非的有、勇武的有、拆大台的有、守護大台的有,你都盡包容嗎?今天支持繖民網絡教會的朋友,除了周時啃食幾篇由教會發出的罵政府文章,雨傘這個符號對你來說還剩下什麼?

躲在門徒媒體這隻怪獸後所隱藏的憂慮

接下來要談談門徒媒體的問題,門徒媒體的確是基督教界中的一隻怪獸。但以一隻怪獸作為你們躲避、過濾留言的理由,是令人氣結的。而且,以拒絕門媒的態度來拒絕任何其他主內肢體的查詢,也是錯誤的。正如當老牌泛民正經有禮地在議會質詢中不得要領時,有人出來掟杯、抬棺材,特首便向各級官員洗腦:由於議會變得太暴力,我們以後避得就避,什麼也不用答他們,非不得已要答就開個Facebook直播自吹自擂吧,這也是令港人氣結的。

也許朱幼成傳道所受的恩膏及恩賜是受按有餘,但在這個趕走牧師的風雨中,可以預見的事實就是 — 陳龍斌在按牧當中很有角色,而且他也與善樂堂有根本性的關係。如果美其名是不想將善樂堂爭議與朱幼成按牧混為一談,那麼趕在本月為人按牧是令人摸不著頭腦。我能想到的蹺蹊只有一個。

林國璋被人用《公司法》取消會籍後,林同以《公司法》入稟要求法庭宣佈他有唯一合法的會籍,推翻現屆董事會的合法性,並將他趕出教會的決定。

其實如果林勝訴,不單將他趕出教會的決定是非法的,一直以來所有大小堂議會的決定都是非法的,這包括了通過為陳龍斌按牧的決議,他本身的牧銜會惹來更大的爭議,為了避免這情況,只好趕在五月的訴訟前為自己愛徒按牧。如果成功按牧後,陳曾是神學教授,也能搬出多納圖派爭議的結果支持,所以朱幼成的牧銜根本不會受影響。

我知道UCC並不會回應我的疑問,但現也沒有可知的「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按牧團成員公開為朱幼成被考問。距離按牧禮餘下兩天,即使明天有名單出爐,也不是令人滿意的做法。在爭議聲中受按,我真為他以後的牧職名銜感到憂慮。

徐啟龍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神道學碩士生
回應UCC按牧爭議 系列
  1. 讀《牧養,就是回到原點》有感 – 回應UCC按牧爭議(一)
  2. 《由上而下—公開按牧名單有何意義?》– 回應UCC按牧爭議(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