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沉默》—Tension in the paradoxical faith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以基督教爲題材的電影本來不多,觸動人心的更是難能可貴。《沉默》(Silence)就正是一套可貴之作。電影中展示的不同張力,在觀眾的腦海中不斷拉扯。在觀眾席上使勁地觀看、理解、消化,一百六十一分鐘不知不覺過去了。關於電影的簡介和內容,筆者不多贅述。讀者可參閱網上資料1。如讀者欲了解更多背景資料,筆者在文末參考部份分享了一些文章連結23456。本文關心的是電影呈現的種種矛盾,以及矛盾所帶來的層層張力。

1 用反基督角色道出真理

在電影的前半段,當時的長崎奉行井上筑後為主角 Father Sebastião Rodrigues 安排了懂葡語(在電影中是英語)的日藉翻譯員。翻譯員在電影中是井上的手下,理應是個反基督教的角色。然而,作者卻藉這個人說明相當重要的信息。翻譯員第一次勸主角棄教時,主角強烈地挺身護教。然後,翻譯員吐出一個日文單字コロブ(音Korobu,意作「倒下」)。小說中,翻譯員轉身離開,即與旁人說:「他與以往的宣教士一樣驕傲,必定會倒下」,而主角後來確實棄教。電影中,翻譯員不是基督徒,他的「倒下」可能只是「驕兵必敗」之類的民間道理。但筆者相信,導演是藉翻譯員的口爲「倒下」賦予宗教意義——「成聖」先要在神面前倒下,承認自己作為人的軟弱和無能為力。主角在澳門出發時的初衷,是要拯救 Father Cristóvão Ferreira 「因驕傲而倒下」的靈魂。而最後,是主角在神面前倒下,使自己的靈魂得以被拯救。

2 以主角棄教的決定表達基督的愛

主角棄教的一刻,整套電影的張力推至巔峰。棄教本是背叛基督的行為,但「背叛的行為」卻可拯救他人性命。這極大的兩難令主角痛苦不已。主角被迫提起腳,向前「踏繪」(踐踏基督聖像)。小說中,在踏與未踏的一刻,耶穌親自對他說:「踏下去吧!踏下去吧!你腳上的疼痛我最清楚了。踏下去吧!我就是為了要讓你們踐踏才來到這世上,為了分擔你們的痛苦才背負十字架的。」在棄教一刻,主角和主耶穌基督同樣背上了一個他們不必要、也不應該承擔的罪名,同樣是為了別人的性命和救贖犧牲。此時此際,主角與基督在死亡的樣式上聯合起來,成就一種屬靈的殉道,拯救他人(雖然主角是為了五個人「死」,而基督則為世人死)。那一刻,主角和主耶穌被釘十架死亡的形象中聯合起來。為拯救被「穴吊」者的性命,而背負棄教的罪名,是切實地倒下了。耶穌的死掩蓋了人一切的罪,同時也經歷了人的苦難,甚至連一個天主教神父棄教和背叛上帝的罪與痛也覆蓋。筆者相信,主角棄教時那一刻的哀傷是真實的。對主角而言,「踏繪」不僅僅是一種表面形式,而是一個切實的動作,使他禁不住深深痛哭。在同一幕中,背景響起雞啼的聲音,令人不期然聯想彼得三次不認主,捲起了「救贖與背叛」這個更大的旋渦(然而筆者認為導演並不打算直接把主角說成是彼得)。

導演刻畫基督的愛,比我們日常認知的更加長闊高深。耶穌當然愛那些被迫害的人,但重點是耶穌仍然愛那棄教的主角。上帝好像是在故事裏「沉默」了,但上帝的愛已經在電影中展示出來。

那一刻,神,是在場的。

3 比較 Father Sebastião Rodrigues 和 Father Francisco Garupe

電影中與主角同赴日本的同伴 Father Francisco Garupe,他的死比主角棄教更早發生。筆者想借對主角棄教的論述,來解釋對他同伴的看法。Garupe臨死前所面對的情況跟主角非常相似。當時有幾名日本信徒被綁起拋入海,將要溺斃,但只要Garupe棄教他們便可以存活。在此等壓力下,Garupe沒有選擇棄教, 而是自己遊向海中,企圖救起日本信徒,但最終與他們一同遇溺。小說中,那名日本翻譯說:「你說,要為他們犧牲才來這個國家;但事實上,卻是他們因為你一個接著一個地死去」。電影中的對白更加震撼,”If (Garupe is) truly a Christian, (he) would apostatize, and not let them (the Japanese) die…… think of the suffering you have inflicted on these (Japanese) people, just because of your selfish dream of a Christian Japan!”。 無可否認,不選擇棄教的結果是大家都死了。相比起來,主角的棄教能拯救幾條性命,甚至令井上停止了對五島和生月的天主教徒逼害。而棄教後主角後被逼定期寫棄教書、與日本信徒一同「踏繪」……凡此種種的棄教苦難,主角與信徒一同承受,並一直延續下去。回顧電影初段,主角只是躲起來偷看日本信徒受苦,實有強烈對比。

選擇棄教,便是為他人「死」;選擇不棄教,便是他人為其而死。

4 比較吉次郎和主角

吉次郎的角色是滑稽的,他好像西方戲劇中小丑的角色。他在戲中看似是個不必要的戲謔人物,但導演卻把信息藏在小丑的面具下。主角和同伴要在澳門找一名日本人作領航。在他人介紹下,找到全澳門唯一一名日本人——吉次郎。初次見面,吉次郎醉酒潦倒,是個難以被信任的人,更談不上為危險的宣教工作領航。在電影的初段,他不斷擔當背叛基督的角色,卻一次又一次地尋求懺悔。甚至連主角都對他產生一絲厭惡,質問上帝是否值得為這個罪人告解。而到電影後段,吉次郎赴湯蹈火竟也要闖入主角的囚牢找他告解。這種背叛和懺悔的循環愈見滑稽、愈顯諷刺。接近尾聲,吉次郎在主角棄教後,依然要求主角為他告解,還稱呼他為Pedro(神父)。那一刻,主角領悟到神其實一直也在場,沒有沉默。於是,主角為吉次郎告解了。這是一種態度的改變。

電影的開端,吉次郎與主角本有天主教神父和異鄉酒鬼的天淵之別。但在電影的尾部,他們一樣是蒙上帝之恩、平起平坐的罪人。人有罪。最終都會倒下。即使一個天主教的神父,也是如此。一路以來,主角為其他人告解,從來都不是因為他是聖人。所以即使棄教之後,他依然為吉次郎告解。

5 得救與否的矛盾

電影中不知道事情真相的旁人,都只會認為主角是一個棄教的神父、一個大罪人,認為他必下地獄。主角棄教後,取了日本名字,沒有再談及信仰。他甚至幫助德川家康政權進行宗教審查,好像已經和從前的自己沒有關係。但在電影的最後,主角手中還緊握著初到日本時一名村民送他的小十字架。而究竟主角是否得救?導演沒有下一個明顯的定論。

同樣的矛盾也出現在佛教廟宇的一幕,主角與他師傅就日本人是否得救展開對話。主角的師傅認為,日本人所相信的上帝,與天主教的上帝不一樣。他的理據是,聖方濟各到日本的時候,告訴日本人上帝便是太陽(大日 Dainichi),所以他的結論是日本人一直只是敬拜受造之物,而沒有真正地歸榮耀給一位更高的造物主。而主角則反駁,說他親眼看見,又用心感受到日本信徒對於維護真理的那份信心和堅定。即使死亡和迫害就是在他們腳前,也不能動搖。所以,他認為日本人是真心相信上帝,並深信他們可以得救。

即使這只是一個虛構的故事,電影當中所展現的矛盾卻是十分真實。現實中,我們或會詢問,究竟一個不斷犯(明顯的)罪又不斷悔改的基督徒,又或者是一個自殺了的基督徒,他們一路以來是否誠心悔改?死後又能否上天堂?但是「何謂真的信主」這種唯心論的問題,即使辯論到世界末了,也不可能有準確的答案。

總結

《沉默》的吸引之處,在於透過一個半史實半虛構的故事,展現了真實的矛盾。這種張力於很多文學作品中也可找到。例如《孤星淚》的主角Jean Valjean,為了家中飢餓的小孩去偷麵包,因而被捕入獄;Fontine為了女兒的生活費,賣掉牙齒和頭髮,甚至當上妓女。而故事裏的警察Javert,是一個正邪分明,謹守法律的死硬派。但卻因為無法承受倫理道德的兩難拉扯,最後投河自盡。

在現實世界,有時上帝會用最意想不到的人說出真理;有時至死不渝地堅守的原則也不見得是王道。在人間坐在高位的,卻要降到最卑微,變回一個罪人。耶穌基督的愛之廣大,就連「背叛基督本身」的罪也被覆蓋了。最後,到底一個人得救與否,請交託在全能而有義的父手中。

(衷心感謝 Rita Fung 為本文作文字編輯,感激不盡)

Ryle Leung

Reference

  1. “Silence (2016 film)” Wikipedia. Available fro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ilence_(2016_film) (cited on 26 March 2017)
  2. “The Feast of St. Francis Xavier SJ” Jesuit College. Available from http://jesuits.org/Story?TN=PROJECT-20151202084841 (cited on 26 March 2017)
  3. “Japan’s Christian Century (1550–1650)” Japanese Association for Renaissance Studies. Available from http://www.renaissancejapan.org/what-was-japans-christian-century (cited on 26 March 2017)
  4. Hull, Simon “Discovering Nagasaki’s secret Christian past” The Japan Times, 2016. Available from http://www.japantimes.co.jp/news/2016/01/20/business/discovering-nagasakis-secret-christian-past/ (cited on 26 March 2017)
  5. Hoffman, Michael “Christian missionaries find Japan a tough nut to crack” The Japan Times, 2014. Available from http://www.japantimes.co.jp/news/2014/12/20/national/history/christian-missionaries-find-japan-tough-nut-crack/ (cited on 26 March 2017)
  6. Cieslik, Hubert The Case of Christovão Ferreira Monumenta Nipponica 29, 1973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