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虛妄與卑劣的圖書館

《我們需要新一輪的宗教革命》

IMG_20160113_173040筆者在神學院的圖書館關於「科學」的書架上,偶然遇上了楊牧谷牧師在1993年所寫的《我們需要新一輪的宗教革命》。在短短72頁的篇幅,楊牧並不是純粹講科學,更準確來說,筆者相信他是受杜倫斯(T. F. Torrance)的影響而借科學喻神學和教會牧養。對筆者尤為震撼的是他20多年前的寫作,在今天可知實在是先知之聲。(神學院似乎要重新思考這書應放在何架之上呢。)

以科學喻信仰──信仰落地還是離地

楊牧谷指

從科學革命功課的意思乃是:科學怎樣服膺功能主義而變作科技,造福人類,宗教也必須本著務實的精神,把真理變作生活,改造人類──這才是我們需要新一輪的宗教改革,也是宗教改革的契機。1

楊牧谷理解宗教需要有務實的精神,源於他觀察近代復興的諸宗教之共通點,在於針對及回應著人實際的需要和具體的問題,並且能實踐和有用。2 他判斷

一個典型的現代人的問題,乃是要求科學家與宗教攜手為他解決最現實的問題,不需夸夸其談,也不要太遙遠的應許,他們需要實際又具體的答案。3

並直接指出

只有可實踐的宗教,才是我們這一代人需要的宗教。嚴格地說,亦只有可實踐之基督教,才是聖經認可的基督教。「得個講字」的宗教,是晚期猶太教及基督教所譴責的(彌迦書六章九至十三節;雅各書二章十四至二十節)。4

「得個講字」在楊牧谷的理解就是「在本質及本性問題大兜圈子,兜得不亦樂乎,忘記了怎樣重反人間。」5 換回今天的講法,楊牧谷、以致基督教反對一種「離地」的信仰:「叫神學與生活脫離關係」6,「其終究的命運就是衰落」。7 不幸地,楊牧谷當年也發現有很多信徒將基督教定位在「全關於來世的福祉」,又或凡今世的事視為「只發生在內心深處,或是純粹的屬靈問題」,最終使基督教對現代人不能發生意義。8

宗教信仰的科學精神

楊牧谷提出宗教可以從科學借鏡、從而落實信仰的有三點:

  1. 要將基督教信仰定位在上帝及祂啟示的聖經,不要「妄想可以找到實證或否證之論據」或「滿足理性」。9
  2. 「永遠不把真理的解釋等同於真理的本身,或視之為真理必須的延續。」10 他質疑這種混淆使許多因循的陋習積聚在今天的教會內。「宗教也必須敢於修正自己的解釋,使真理更容易溶於實際的生活內。11
  3. 讓本地的神學院成為本地教會的「監察系統」,神學院老師的「首務是對本地的,他第一個要服事的對象,就是在教會及在菜市場遇上的人」,「要審查教會是否忠於聖經的教導,看是否適切於群體及個體所關注的問題」。12

革命始於教會和牧者

楊牧谷在最後一章關注教會及牧者的角色。他指出在西方「基督教成了一個有很多建築物和社會事工的組織,但是對人心深層的屬靈渴慕,是只有應許卻是無力兌現的宗教」,13 且深深憂慮華人教會迷信跟隨、視西方為夫子。14

對於傳道人,楊牧谷指出講台貧弱和講道者忙於預備講章以外的事情,「實在到了災難性的地步」、「已經引起水準日漸提高的會友很大的不滿」。15 傳道人不能自以為「萬能佬倌」,16 「必須選擇他的身份,因為他是不能按會友的需要,甚麼都能作。他的訓練、經驗、恩賜、時間,與精力,都只能容許他擔任幾種工作,越乎此就只有誤事的可能。」17 牧者需要重新肯定他在神話語的職事和作信徒的靈友。18

今日教會需要改革

筆者有感楊牧谷牧師此書字字珠璣,實在值得一看再看,尤其他借鑑科學革命轉化到宗教革命,實在精彩。

可是20多年過去,雖然筆者靈程沒有那麼長,但楊牧谷每句說話都正中今天教會的問題。到底是他先見之明,還是香港教會絲毫沒有反省和進步?

或許華人教會神學發展並沒有跟隨西方模式走進了哲學玄思的地步(但就筆者的觀察,某一種新興的神學流派正正喜歡走到教會背後,為一切信仰行動的動機和神學基礎兜兜轉轉地「反思」),但缺乏接觸落地生活、過度靈意化仍是教會生態。傳道人「被萬能」的情況似乎沒甚改善,甚至有「廟祝化」的趨勢。教會領袖的培訓似乎仍在走向專職化,但聖經教導卻在神學院和教會之間互相「推搪」,誠如某香港神學人所指,聖經聚會比比皆是,但卻沒有在信徒之中深化。

楊牧谷口中的「現代人」,大概就應驗在現今的八十後及九十後的信徒身上,教會人數似乎繁盛,卻對「現代人」失去對應的能力。過去在上一代萬試萬靈的「屬靈模式」如今仍在不斷老化的教會「恆之有效」,但假若教會看不見時移世易,更不肯像楊牧谷在書中指「學習科學家的謙卑」,重新考量自身對真理的實踐和解釋,剔除因循陋習,一向喜歡輸入西方模式(如目的導向、使命教會、金齡事工)的華人教會,只會步西方教會沒落的後塵。

最後以此書的「結論」互勉。

科學能改變現代人,因為科學能變成科技。那麼宗教要能對現代人發生作用,是否真理也必須變成為生活才行呢?我們能否這樣說,要現代基督教有進一步的發展,她便必須本於穩固的真理根基,精確的社會及人性觀察,加上不斷又無情的實踐與驗證,然後才能結合神人二界,使神啟示的真理可以我們這一代人說話。19

  1. 頁37。
  2. 頁36-7。
  3. 頁24。
  4. 頁53。
  5. 頁29。
  6. 頁40。
  7. 頁41。
  8. 頁63。
  9. 頁41。
  10. 頁42。
  11. 頁46。
  12. 頁47。
  13. 頁64-5。
  14. 頁65。
  15. 頁60。
  16. 頁68。
  17. 頁69。
  18. 頁69-70。
  19. 頁72。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