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好男人性戰實錄》讀後感四之何謂動淫念

原刊於馬斯特特集,2019年12月13日

1439871611-2185661889_n

在閱讀本書的時候,勾起我另一個疑惑。以聖經的準則而言,何謂動淫念呢,係咪諗一諗即等於犯罪,行街有個短裙女係面前經,望一望就等於動淫念,需要剜掉自己的雙眼呢。如果係咁,我一日行出街要挖幾多次眼先夠呢,咁搞法百目妖都唔得掂。

主要的經文是聖經馬太福音5:28記載主耶穌的一句:「只要我告訴你們,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裡已經與她犯姦淫了。」

在教會中,似乎從來沒有討論及解釋過,怎樣才算得上動淫念,並且用一種寧枉勿縱、滑坡心態去處理。

食色性也,我嘗試拿食欲來解釋一下。

人有食欲,食欲是正常的,但暴飲暴食,貪酒荒宴(Gluttony),卻是傳統的七宗罪之一。我們似乎唔會將「諗住去食雞煲」、「諗住月尾出糧食餐勁」、「諗住去食大閘蟹」等同於暴飲暴食,並繼而定性為罪。況且,暴飲暴食是有後果,會導致肥胖、痴肥,教會內似乎從來沒有人嘗試將肥胖定為罪,要人認罪悔改同減肥,相反我聽過好多次話上帝接納所有人,無論你外貌係高矮肥瘦。

處理性的問題上,我們卻嚴格得多:性欲是正常的,但由性欲引起的性幻想,即等同動淫念,等於犯姦淫,等於犯罪。而基於這個嚴格的要求下,除非少數天生無性欲(asexual)的人,基本沒有(男)人是能夠守得住。

Lust(淫慾)是傳統的七宗罪之一,教宗額我略一世(590-604),將七宗罪排名,淫慾敬陪末席。當年不同的罪是有輕重之分,罪無分大細一樣係得罪神的講法,反而是近代新教才出現。

一般而言,Lust解作放縱自己的慾望(主要是性慾),使之不受控制,從而誘發不當的性行為,包括姦淫、通姦、強姦、獸交等等。但在天主教傳統中,對Lust的解釋比較闊,包括Lust of power, Lust of money等等。但丁在寫神曲時,甚至將標準降底到「過份戀慕對方」,取代了人對神的愛,亦是Lust。

新教這一邊,由於幾乎沒有人不會出現性幻想,為解決這個世紀難題時,嘗試提供另一個講法,有所謂「你唔能夠阻止雀仔係你頭頂飛過,但可以阻止雀仔係你頭上築巢」。即係,你係現今社會生活,無辦法完全令自己睇唔到任何性感影像,但睇到唔等於犯罪。經過報攤瞥見一本色情雜誌的封面,之後仲念念不忘,輾轉反側,到最後調頭買回家作自慰之用,或者去召技,方算為罪。

不過,世事又點會咁完美呢,教會處理這種事上,經常出現滑坡,認為只要你係某一點守不住,之後所有防線都會崩潰,所以在《好男人性戰實錄中》中教路,你連郵購雜誌(美國當時的郵購雜誌有不少內衣廣告),及運動雜誌(女性運動員會著泳衣或體操緊身衣)都不應該看,或先勞煩妻子先將果幾頁撕咗先比你睇。

如此高標準之下,固然是人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然後好似《好男人》呢類書,層出不窮,版版賣斷市。但問題在,一般人看過內衣廣告/運動員的緊身衣,轉眼便忘了。信徒卻因瞥見運動雜誌亦會勾起性欲,以使煞有介事地禱告,屬靈爭戰一番,誰才是被色欲所纏繞呢。教會是否在製造一個不存在的問題,然後提供解決方法。

究竟根據書中所講,呢套標準要定到去邊。

第七週結束時,彼特和瑪莉在課後找我。他說:「你對情慾貞潔的討論在上星期擊中我們的要害,尤其是你指出,看色情刊物和四級小電影,不會改善性生活。我前妻常常替我租小電影,在上床前我們會一同觀看。結果,這毀了我們。」隨後他補充一句:「我和瑪莉婚後不會這樣作。」情況不錯吧。

只是瑪莉插嘴說:「對於一起看的電影我們一直有爭執,我們常會租電影在我的房子觀看。你知道情況如何,絕大部份的賣座片都有裸鏡,我對這些東西愈來愈感到不安。當情慾片段出現時,我告訴彼特要關機,但他會生氣,爭論說我們花了血汗錢來租碟,不看白不看。我唯有走進廚房幹點活,他繼續觀看。

當然,不同人對情欲片的判斷準則會有所不同,正如我有位朋友,認為葉問打到人吐血,所以葉問應該是恐怖片,而不是動作片。於本書作者的角度,甚麼才叫得上是情慾片段呢,當你以為起碼要有香港三級片尺度時,作者話告訴你一個震驚十三億人的消息,《阿甘正傳》已經係咸片,叫你地唔好睇。不過當然,作者自己就梗係有睇啦,唔係點話比你聽。

不,我們不會在廳堂播放《阿甘正傳》。」

邁克大吃一驚,問:「怎麼?一部好戲呀!」

「唔,你還記得開場那一莫莎莉菲特和校長上床,為了她的兒子可以入讀『合適』的學校?」

「嘿……」

「新年舞會的露乳鏡頭又如何?還有台上赤條條的結他表演?當阿甘終於佔有那女孩的那幕床上戲—她未婚懷孕。我不想我的孩子看這類東西」

但你「得著」的不止是娛樂?記得莎莉菲特和校長之間的嘟噥聲、喘氣聲嗎?當莎莉菲特再一次在銀幕出現時,你如何迅速往她上下打量一番,默想在被單她「肉博」的滋味?你在想這些時,你的臂還是擱在妻子的肩上。隨後,你上床和妻子幹,這時你妻子的臉換成了莎莉菲特的,你不禁想:為何她不能令你像校長般哼唉喘氣?

睇《阿甘正傳》睇到有性幻想同性衝動,事後仍念念不忘,我覺得真係能人所不能。佢講果兩個場面,唔係佢提一提,我自己幾乎完全唔記得。成套阿甘正傳成兩個半鐘,有人淨係記得起幾個裸鏡同幾下唉哼聲,而忽略成套戲內容同主旨,究竟邊個先係受情欲所困?

基於呢套準則,所以我話,男人係戰勝淫欲要鑿盲對眼先得掂。(又引發我另一個奇想,盲人是不是沒有性欲的呢?)

令我諗起一個故事

有個人去見心理醫生,醫生比個墨蹟測試佢做。

第一幅圖佢答:一對男女係公園做愛。
醫生又比另一幅圖佢,佢答:一對男女係船上做愛。
醫生比第三幅圖佢,佢答:一對男女係沙灘上做愛。
結果醫生比咗十幾幅佢睇,佢張張都係答有人做愛。
最後個醫生同佢講:「你似乎過份專注係性呢一方面。」
果個人大為不滿:「醫生,係你比張張圖我睇都係有人做愛喎,點可以怪我。」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