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藉着最虛擬的網上世界,關心最現實的生活與生命。不滿足於象牙塔中的生活,學習把聽過領會過的基督價值踐行於人間。不敢忘記貧窮的和受壓迫的。把關心化成行動,活像天城降臨人間。

《告別之前》後感:我可唔可以唔上天堂?

原刊於牧羊犬,2018年9月11日

(含劇透,慎入)

暑假完了!兩個孩子上學了!終於重奪一點自由!又剛講完道,想享受一齣有養份的電影。多謝友人謝信的介紹,我選了港產片《告別之前》。

簡單而言,《告》是透過三個獨立故事,道出老年人、成年人及小孩子面對死亡漸漸迫近的不同處境。

《告》未必是一套喜出望外的電影,三個單元故事雖有共通點談論死亡的離別,但當中人物既沒有關連,卻又撮成一套電影,可能是貪心了,結果錯失了不少值得落墨、叫人咀嚼的地方。然而這仍是一套值得支持的作品。同時我認為它也是一套帶有福音性(唔係福音電影囉!),帶來信仰反思的電影。

我認同友人所講,三組不同年資的演員,每位都很努力於每個角色;個人尤其喜歡羅蘭姐飾演蘭姨的故事:故事鋪排本來平白,不過由於一眾資深演員演技深厚,感覺還是細膩動人。黑仔熱淚盈眶地用力扒飯入口那一刻,我也被迫出兩滴眼淚來。幾十年飄泊人生,告別之前,只求一家人共進最後晚餐。

至於一對年輕夫妻的故事,由他們找不同宗教人士了解死亡的種種,到照顧患者的獨力難支,到結局,再到陳柏宇個唇,都教人有點無奈。現代都市人,與其痛苦地折磨,告別之前,先用自己方法道別。剩下的是一點點的幻影。

令我最感到切膚之痛的,當然就是與基督教有關,那對年輕夫妻與患癌病囡囡欣欣的故事。

跟《一念無明》一樣,《告》中也有非常耶膠的一幕:早上7點幾,衛詩雅跟她一班團友走到當時人家中,圍著欣欣唱詩、禱告。然後疑似組長的姊妹安慰被「奇異恩典」所吵醒的張繼聰,大概是話:「天父可能不忍見到欣欣太辛苦,所以要接她回到自己的懷中。從這角度來說,也算是值得感恩的事!」

「咁我駛唔駛開香檳慶祝呀!」爸爸張繼聰憤怒地回應。

嘩!難怪有人說信徒安慰的說話,有時真係難聽過粗口!事實上,有些信徒真的有如智障,總是在不適合的時間做不適合的事,沒頭沒腦地硬要對方配合自己的宗教儀式,以為講得出「上帝的恩典」就等於安慰,其實跟道士作法,叫人飲符水一樣難頂!其實就算沒有受過特別訓練,單單跟隨聖經所說:「與哀哭的人同哭」,已經是對當事人最適切的關懷。

人之常情地,不想面對的父親及拼命照顧的母親,其實一直沒有接受女兒將會離世的事實。直到欣欣的病情突變,他們才真正進入「告別」。不知是因為張繼聰為人父特別入戲,還是我也是有個囡囡的父親而感到身受,我很能理解他不想也不忍女兒受苦而選擇逃避的心理。到了最後,女兒在病床上對爸爸的一句:

「爸爸,我可唔可以唔上天堂呀?我唔捨得你同媽咪⋯」

導演也實在太殘忍,選擇由過份懂事的小女孩親口說出告別之前的不捨。我也跟張繼聰一齊喊到死去活來….

面對死亡不是死亡最恐怖,最痛心的事;面對別離才是最攞命的事。

為何我說這電影有福音性?除了出品人黃祖藍及電影內有很多基督教藝人參與演出,令我有此聯想之外,三個故事最終只有一個出現正面的改變:電影沒有交代,當然也沒有得救見證分享會;但見到這對夫妻失去囡囡之後,定期回到醫院探望小朋友,更夫唱婦隨地合唱「奇異恩典」,這似乎是有點弦外之音。

事實上,上帝的安慰,未必能在生硬的關懷行動中被感受到;反而當真正面對患難時… 上帝奇異而又甘甜的恩典,瞎眼才得看見。

假若我到了告別之前,我希望能與所愛的每一位認真地說再見,讓那份不捨減輕半分。

《告別之前》是一套帶來思考生命,值得一看的電影,希望不會受導演的陋聞1所影響。

牧羊犬

  1. 《告別之前》由政府認可的慈善機構主力場有限公司製作的慈善電影,是首部由慈善機構投資的電影,電影收入扣除成本,本來將用於推動生死教育及哀傷輔導服務經經費。但由於機構主力場主要成員,該電影的出品人及導演皆失蹤,未知資金最後將如何處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