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六月飛霜》的天啟異象與香港困境

筆者最近很喜愛陳奕迅的歌曲,特別喜愛他選擇的歌曲,每每總是有「迅息」要傳達。當然最功不可沒的是歌曲的作詞人。

林夕與陳奕迅。

林夕與陳奕迅。網絡圖片。

其中一首值得關注的是林夕填詞的《六月飛霜》。過去也曾多次聽到這首歌被內地封殺,原因是有人認為歌詞內含有影射六四事件的歌詞,甚至連Youtube也只有各種現場演繹版本。如果未聽過的可以先聽聽,留心歌詞。

林夕的天啟文學

聽完和看完這首歌的詞,筆者心中彈出來的是「天啟文學」,像是一個流行歌曲版的「啟示錄」。網上也有一些解讀的文章,推薦各位參考「香港歌詞研究小組」的《林夕《六月飛霜》歌詞解讀》及《分析〈六月飛霜〉運用的文學典故》。筆者這裡就嘗試用天啟文學的角度去審視這歌的意思。1

《六月飛霜》歌詞內用了兩個中國典故,分別是點題的「六月飛霜」及「嫦娥奔月」,亦有一個西方典故「烏托邦」。就歌詞來看,林夕將這三個典故應用到去同一個時空,並將三者視之為「異象」:「誰明白這異象」、「誰明白這異象」、「習慣了這異象」,來串連整首歌的信息。故此筆者會如此分段:

第一現況/處境:

當 未慣靜默靜得聽到心跳竟加倍緊張
未信自在在於天生天養 難以弱勝強 殺入戰場
最終 習慣為著獵取一身盔甲竟不怕損傷
為了夢幻日子得到保障 用惡夢結賬
烏托邦 販賣血汗變棟樑(誰被誰越抬越上)
烏托邦 那獵物也是獵人 踏破了樹林
浮在半空寄生貨櫃箱

第一轉接:「誰明白這異象」

六月飛霜 個個笑得哀傷
誰又會鑑定誰正常 不知替哪個著想
欲求未滿 剩下砒霜 當菜汁分享
猶如吞仙丹上月亮 誰有膽設想這世間下場

第二現況/處境:

當 習慣附和大家講的真理都得到獎賞
未慣十字路口挑選方向 離隊要膽量 拒絕跳牆
一輩子 血汗注入拍賣場(誰被誰越抬越上)
一輩子 價值像泡沫上揚 誓與天較量
埋下理想栽種幻想

第二轉接:「誰明白這異象」

六月飛霜 個個笑得哀傷
誰又會鑑定誰正常 不知替哪個著想
欲求未滿 剩下砒霜 當菜汁分享
猶如吞仙丹上月亮 誰有膽設想這世間下場

第三現況/處境:

即使你跟我比鬥已極平常
囂張得敢與天格鬥 才是榜樣
開天闢地之歌 轟轟烈烈 大合唱
如何憑人力綑綁一剎夕陽
如何憑財力去扭轉天亮 請拍掌

第三轉接:「習慣了這異象 誰又在叫嚷」

六月飛霜 世界怪得誇張
誰又去決定誰正常 不知哪個有異想
未曾盡興 剩下砒霜 當配方分享
誰來斗膽講仙丹會斷腸 誰有膽去相信過激立場
人人一把口一百種真相 誰說得漂亮

最終現況/處境:

最可笑的 喊亦正常
最悲壯的 笑亦正常
哪一個可 發育正常

歌詞在描繪的時空,若隱若現,正呼喚著聽眾和讀者去解讀,情形就好像今天的信徒要去解讀啟示錄的各種異象。同樣地,既然像是啟示錄,我們就要處理異象的本體異象的信息,而且無可避免地要去理解那三個典故,正如讀啟示錄需要對舊約有一定的認識一般。某程度上,懂得引用的典故,讀起來會更體會到歌詞的意境,而過份的解讀,卻會連當中的訊息也丟掉;正如現今的信徒讀啟示錄一般。

每況愈下的境況

異象的開始在一個「烏托邦」之中,不過這個「理想鄉」卻是一個戰場。熟悉這個典故的就可以看到這是一個諷刺,因為烏托邦應該是沒有戰爭、只有愛好和平的人努力工作的地方。2 所以這個是偽‧烏托邦,又或者是一個人人都在渴望和追求、朝向真‧烏托邦發展的社會。理想和現實卻是相差很遠,人和人彼此爭奪和傷害來保障自己,也似乎預設了弱肉強食的規則;寄生在半空而不能「腳踏實地」,為實現夢想而要活在惡夢之中。3

第一轉接及第二轉接的歌詞段落是相同的,短短四行就溶入了兩個典故,筆者會再細分為兩個部分:首兩行為「六月飛霜」,尾兩行是「嫦娥奔月」

  1. 六月飛霜。「六月飛霜」的典故有兩個版本,4 但無論是哪一個都是關於冤情,矛頭也是直指官吏的腐敗和人間的不義,最終連上天也看不過眼。在歌詞中,笑和哀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鑑定」、「著想」暗示了有人擔當公職去判別社群性的秩序。這設定似乎將六月飛霜中人間的不義,投射到「烏托邦」之上,人對不義的事雖報以笑聲(就像八掛時事),卻心底卻為事實而哀傷
  2. 嫦娥奔月。「嫦娥奔月」的典故出現最少三個歧異,歧異點在嫦娥偷吃仙丹的原因。較廣為人知的兩個版本,即「后羿殘暴」5 及「貪圖成仙」,是兩個極端的圖畫(自私對無私),但結局卻同樣是李商隱名詩「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6 在歌詞中的「嫦娥」是「欲求未滿」,想吞「砒霜」上月亮,似乎在意景上較符合「貪圖成仙」的典故,而且因為「烏托邦」不只有一個貪心的「嫦娥」,「這世間」的下場無法設想(地壞)

這兩個典故應用到「烏托邦」,「異象」正呼籲留心事態的發展:到底這個理想國的下場是怎樣的?會否變成一個反烏托邦呢?

異象的第二幕(第二現況/處境)開始描述當人進入戰場後的「作戰方法」:「附和大家講的真理」,在「十字路口」選擇之時沒有離群「跳牆」。戰場除了是互相廝殺之處,更進一步多了「拍賣場」的意義,而人付出的是自己的「血汗」,拼的是「社會價值」,甚至勝過別人已經不夠,想與「天」較量。

這個「天」是甚麼,稍後就會清楚。但原先第一幕追求夢幻生活,變成了惡夢,到了第二幕,是理想破滅:人們追求的是「泡沫」和不能實現的「幻想」,換句話說「烏托邦」已經脫離現實

異象的第三幕承接著第二幕,「烏托邦」的人民已經慣了互相批鬥,「囂張」的人甚至鼓動人民結合起來(「大合唱」)起來做「開天闢地」、「轟轟烈烈」,要憑人力和財力去改造世界(「綑綁夕陽」、「扭轉天亮」)。

在終幕之前的第三轉接不再呼籲留心「烏托邦」異象的變化,因為已經徹底變成了反烏托邦了。首先,人民已習慣扭曲的生活方式,習慣了官吏帶來的社會不義,習慣了他們判別「異想」、「過激立場」,多數的人似乎已經不「斗膽」去挑戰這些社會規範、甚至已經不去判辨「真相」,只在乎誰比誰「說得漂亮」。明知食「砒霜」會死,但被包裝為仙丹之後才爭著想升仙。

終幕。筆者認為,先前「天」所指的不是自然現象,乃是借喻為世界的局勢,而最終這些想勝天之人成功了。整個「烏托邦」,人民價值扭曲,「笑」、「喊」不再正常,十分強烈的諷刺。最後一句「哪一個可 發育正常」更顯示「烏托邦」的生態和文化的完全轉變,禍延後代,每一個生於「烏托邦」的無可避免在扭曲的價值觀中成長,以為不正常的是正常。

解讀「烏托邦」:香港?中國?還是?

基督徒在讀啟示錄的時候,過去常犯的毛病是過份讀入某些社會現象,要找出地上哪國是「所多瑪」?哪些國家是「獸」?誰是「敵基督」?這種讀入不是毫無價值,這也解釋了為何這歌被內地封殺,因為歌詞對被代入者有非常尖銳的批判。

就筆者以上的分析,這歌似乎並不是單純將某事件,例如六四事件入歌。相反,全首歌都描述一個社會學的現象,普遍地發生在人類的社會生態。所以既能指涉香港,也能指涉中國或其他國家;又能像啟示錄般,多重應驗在不同的時代和社會之中,因為這種類的天啟文學,正是呼籲讀者審時度勢、認清世界的真相,避免與邪惡一同滅亡

香港社會與教會困境

《六月飛霜》其意念的原型是甚麼,當然由林夕自己去解畫才能完全清楚。不過正如前文所指,這種文體呼籲聽者和讀者去反思自己是否也同樣陷在歌詞的意境之中

「烏托邦」異象對香港人應該一點都不陌生。

2011年電視大台的神劇《天與地》(與《六月飛霜》同年!),就有多處與《六月飛霜》互相呼應。例如第七集中Joe Junior的經典對白:

你睇吓我哋呢個世界,睇吓我哋呢個城市係乜嘢樣,除咗錢呢個字之外,我哋已經分辨唔出是非黑白,我哋每個人都被環境訓練到,好似倒模出嚟咁。鍾意食同一樣嘅嘢、鍾意同一樣電視節目、支持同一種政治立場,信奉同一種生老病死嘅做人方法,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7

第二十九集的和諧論(對照「人人一把口一百種真相 誰說得漂亮」):

當所有人都話我哋嘅城市被邊緣化之後,我哋會覺得沮喪、失望、悲哀,但我哋從來都冇去諗,所謂嘅邊緣化,係因為我哋依附係一個主流嘅價值觀入面。……每一個支持同追求獨立音樂嘅人,他們都代表住每一種獨立同自主嘅做人方法。呢啲並唔係唔和諧嘅表現。和諧唔係一百個人講同一說話,和諧係一百個人有一百句唔同說話之餘,而又互相尊重。8

又觀乎近日的香港和世界大事,我們能否想像「一帶一路」是一種想變「天」的政策?年輕偶像被逼認祖歸宗,被逼附和某種非絕對的價值觀。有否見到各地政府許多謬論和歧視的發言和政策?各種各樣答非所問,錄音機式的回應,「不知替哪個著想」?甚麼是「砒霜」,甚麼是「仙丹」?今天還能以戲謔嘲笑不義和不正常的事,明天又會否被滅聲?窮盡一生仍不能安身立命?保障自己卻要先去謀財害命?9

對比2011年及2016年的香港和世界,你見到甚麼異象

最悲壯而可笑的、甚至哭笑不得的,還是有些教會附和著世界的遊戲規則,甚至在教會內也進行這些扭曲真理的「生活方式」。筆者認為《六月飛霜》對教會這江湖最大的批評,就是她放棄在這個世代言說真理和以真理批判世界的不義和邪惡。教會理應有著與世界對抗的心志和價值觀,但就有不少美其名為著易於佈道,盲挺無神或敵基督的政權、稱不義者為義;又不容許信徒慎思明辨,以「合一」的偉大口號對任何異見(包括信仰和政治)進行滅聲。教會本應有著真理的權柄去批判不義,到頭來卻淪為世界的笑柄:因為其判斷的理據,許多時無非是太表面、太荒謬和太愚民的(這與是否相信聖經無關)。也有教會和信徒跟隨世界好大喜功的價值,連教會事工也要「做大」,要有包裝、氣勢、排場,甚至「姑息養奸」、造假、歛財。(請讀者自行意會及詮釋。)

又或者教會在有意無意間,成了一個「烏托邦」……

出路是甚麼?堅持追求自己的夢想,本著信仰和真理堅持與世界不同。在人人滅聲之時仍勇敢發聲,不隨波逐流、同流合污。

難做?我們有的可是天地之主作我們的後盾!天啟文學最終的高峰,乃是上主的最終得勝,也就是基督徒能夠勝過世界,在不義之中行出義來的盼望。微少的見證和實踐看似不能逆轉世界的巨輪,因為不義最終必步向滅亡;我們只是在選擇不義,或者順從上主。

 

 

  1. 林夕是佛教徒,故筆者相信他並不會採用基督教或猶太教視點去寫這歌,但作為解讀卻具有一定意義。再者,佛教徒亦有用基督教術語的可能性。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topia
  3. 陳倩茵解譯這些「浮在半空的貨櫃箱」為高樓大廈,喻指樓市。見《林夕《六月飛霜》歌詞解讀》。
  4. 林夕《六月飛霜》歌詞解讀
  5. 嫦娥因怕殘暴的丈夫后羿,吃了仙丹不老不死而永遠殘害百姓,故偷吃仙丹阻止后羿。
  6. 《嫦娥詩》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沉。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
  7. 截圖及對白,可參香港網絡大典
  8. 截圖及對白,可參香港網絡大典
  9. 陳倩茵和林惠玲都有解讀出黑心食物和毒奶粉。見《林夕《六月飛霜》歌詞解讀》及《分析〈六月飛霜〉運用的文學典故》。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