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木盒

初信於基要派,在福音派神學院經歷蛻變,於掛名禮儀教會任職超過四分一世紀,見盡堂會,宗派及教會圈子光怪陸離,現於某福音派堂會事奉。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想起鄂蘭所說的“平庸之惡”

【侍產假】張宇人重申:侍產假一日都不應有 法例規範做法死板 – 香港01

『很多時張宇人說的話並非心裡的說話』

張宇人似乎想表達,這些涼薄的言論並非出自他個人意願,他只是無可奈何地為業界的權益表達意見,他個人並不是這樣冷酷。

有一定的人,包括掌握權力坐高位的信徒,都會用這樣的言論推卻自己的責任,解釋自己只是無可奈何代表某些人的意見,自己並不是這樣同意這些想法,以此去減輕對自己的批評,嘗試為自己卑劣的形象挽回一些分數。

然而,在倫理的討論上沒有一個有自我意識的個人,可以為自己所作的推卻責任,除了所謂“行出來的罪”(sins of commission),也有所謂“忽視了的罪”(sins of omission)。

當一眾高官名人基督徒都用身不由己等言論去為自己所作的一切惡開脫時,是時候再重温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的《平庸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她指出1961年4月前納粹黨衛軍幹部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在耶路撒冷受審時,以自己只是執行上級的指示,是大機器中的小齒輪,無法去推卻上級分派執行的任務,作為求情及免刑責的藉口。鄂蘭指出每一個會思考的人都應為自己的判斷負責,不能因為是上級的指示,就推卻自己有良知與思考的責任。當惡事放在眼前,不去阻止惡事發生,就是變相的助紂為虐,也有袖手旁觀的責任。

無法言喻的平庸之惡──讀《責任與判斷》 – 說書

如果張宇人同意自己作為蒙召的信徒,並且接受堂會邀請在崇拜中作信仰見証,也應該知道他要忠於的不只是地上業界的聲音,而是天上的上主才是他要效忠的對象。侍產假應該給多少天,這是有可討論空間的議題;但以自己有權有勢有財富的身份,隨便批評弱勢基層貪得無厭,似乎反映他對聖經中利末記“憐憫貧窮人”、“不割盡田角”等教導完全一無所知,又或是聽了道後隨即又忘了,聽道後卻不行道,又或是道種落在淺土中,被飛鳥喫掉,被荊棘壓著了….。

那麼,如果他的信仰那麼膚淺,為何那堂會找他作榜樣講見証?問題在那裏?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