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關於《神說了什麼》這本書II〉

「我們都是一體的。我們的方式不是一種比較好的方式,只是另一種方式。」
(係咪唔知佢講乜?我都唔知,不知是翻譯的錯還是作者的錯lol。所以要睇埋落去。)

「我們全都是一體的。萬物都是同一物。只有一物,萬物都是這一物的部份而已。」

初始的時候,我以為這是我們常掛在口邊的環環相扣:我們是世界,世界就是我們。腦內浮起那些年中化只能意會無法言傳早已模糊的概念「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我只視這些為概念,會存放心中,成為自己要好好愛惜這世界的理據。提醒自己每個人、每件事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難以割捨。
卻一直難以化為真正的信念。

後來我發覺因為這句說話實在太顛覆性,我不太懂得如何想像。

對於無神論者,這句話也許不太難接受,就是簡單地相信自己與這個世界是不能切割的。(之前看過一篇分析鋼鍊的文章,也在探討這件事。)

但對於有神論者,這意味著,我們就是神。如果你覺得太狂妄,我可以更正為我們就是神的一部分。用作者的用語是:「神是全部一切(All of it),而我們是組成全部一切的一部分。」
沒有人敢說我就是神(說了的人大概會被當成瘋子吧,除了後世上了神枱的神明),但這已經足夠和基督教站在對立面之上了。
基督教很強調上帝是自有永有,而人和其他不過是受造物。

我們與上帝的關係是受造、被造,或是我們其實與「祂」同歸於一呢?
對我來說,這是很衝突的想法,我無法把兩者合而為一。
而擁抱不同的想法,將帶來很不一樣的眼光去看待這個世界與自己的關係。

我心生嚮往道家那種「萬物歸一」。總覺得和這個世界連成一體很美好,也是很自然的事。但也許的在基督教太久,又或許我生性自卑,我實在很難想像我們加起來的總和就是「神」。我們竟是神。

所以,對於這個訊息,我仍處於概念式的想像。

「找出一種新的存在方式。」這本書就是衝擊我們固有的思維,我認為以下的觀點頗值得我們深思。

「你必須讓誰『錯』了,才能讓生命變『對』呢?」
這是我們慣性保護自己的思維,為了讓自己變成對,我們必須把對方先變成錯。
而事實是世界上很多事情最重要的並不是對與錯。

「在神與生命的主題上,我們並非無所不知,而且我們從未無所不知。」
希望所有人都把這句說話鑲在腦袋之中,那麼我們就可以謙卑一點,胸襟可以寬闊一點。整個人也就變得彈性與柔和,可以接納更多我們所謂無法接受的事。

「唯有當我們對所有觀念保持開放態度,所有的可能才會向我們打開。」
這裡又要安撫極度害怕自由主義/過份開放而令自己或他人迷失的人,要相信智慧,你的思考將引領你走到對的路上。
再說,我倒覺得單單注目某一方向才更危險吧。那是執念,而不是正確。

「如果新的理解與你內在的真理與知曉一致,你就要擴大你的信仰體系,把它們容納進來。」
祝福大家都可以成為路非,充滿彈性 :D

OK!又千幾字了。
下次再續 : )

〈關於《神說了什麼》這本書〉 系列
  1. 〈關於《神說了什麼》這本書〉
  2. 〈關於《神說了什麼》這本書II〉
  3. 〈關於《神說了什麼》這本書III〉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