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讀書分享會:如果上帝定意要我多災多難,咁我嘅人生咪好苦囉⋯⋯〉


一厘米的感動 2018年12月31日

圖片來源: https://lensdump.com/i/amazing-high-definition-computer-background-image-12-tqlgmms.TlGPo

圖片來源:
https://lensdump.com/i/amazing-high-definition-computer-background-image-12-tqlgmms.TlGPo

我很喜歡參與教會裡面的讀書分享會,這種思想上的交流和input是非常難能可貴。
今天讀的文章是《循規踰矩》的第七篇:〈巨大的不幸〉。

一位生活困苦的老人,一生都在患難中渡過。有一天他碰見一位牧師,牧師對他說:「弟兄啊,承受上帝的產業之前,你必須承受巨大的苦難。你現在承受的正是煉獄的火焰,為要煉淨你的靈魂。」然後,受創的心聽見了,就從這番說話中得到了安慰。

很像我們平時的想法,對不?
在艱難困苦的日子裡,我們總習慣把一切說成是上帝給我們的試煉,是上帝的安排,因為祂要我們學習一些功課。
痛苦有了解釋,彷彿就有了一種無形的安慰與力量。
如果有人心甘情願接受這解釋,我覺得非常好,因為他必定能得著安慰。

看畢故事後,有人說:「我覺得唔得囉,如果我斷咗隻手,我接受唔到因為上帝有野要我去學,所以先整斷我隻手。」

我說:「我覺得呢種諗法係一種自欺欺人,係為咗令個心舒服啲先話係上帝嘅安排。」

傳道人回應:「你講得無錯喎,的確係咁樣呀,人喺痛苦裡面梗係想令個心舒服啲啦!所以先要為痛苦搵原因咋嘛!」

我說:「但係我覺得苦難唔係上帝嘅咩試煉同安排,而係根本無原因。」

在座的朋友們很驚訝:「吓!我更加接受唔到苦難係無原因喎!」「係囉,點解你會接受到架?」

傳道人又說:「咁你都係接受咗一個原因(解釋),呢個原因就係無原因 ── 其實你都一樣係搵咗一個原因俾自己咋嘛!」

啊,我想想又好像是。

他繼續說:「其實我地係無可能搵到一個真正嘅原因。我地唔會知道。

「但係我想帶出另一個問題:咁你覺得苦難係咪上帝嘅心意?」

鄰座的阿Wing說:「我覺得唔係上帝嘅心意,但係上帝容許呢啲事發生。」

發表了一輪,傳道人又說:「其實我地到目前只係跳咗入一個細窿,來吧,我而家就要帶大家跳入一個大窿裡面。阿Wing話『唔係上帝嘅心意,但係上帝容許呢啲事發生』,其實都未推到極致。嗱你諗吓喎,係咪所有嘅事情都喺上帝嘅掌管同心意裡面先?」

大家點點頭。

「如果係咁,無可能有一件事情係『非上帝心意』而佢可以發生到。你諗吓係咪?」

有人回應:「咁係咪即係上帝定意要人受苦?」

阿Wing楚楚可憐又帶點驚訝地說:「吓,咁如果上帝係定意要我多災多難,咁我嘅人生咪好苦囉⋯⋯」

傳道人大力地說:「係架!」

聽見這句,大家都開始進入被衝擊的狀態,又驚愕地笑又We嘩鬼叫:「ohhh~~~」「啊~~~點解會係咁?」

在討論其間我一直想,先不要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我怕一開始就揭開殘酷的面紗大家會接受不了,也怕說了點甚麼拆毀了別人滿載希望的信仰。想不到傳道人真的一下子帶大家跳進了黑洞,好波!

傳道人:「係呀,個現況就係咁。但我想問,你作為一個基督徒,你接唔接受到你嘅信仰係咁樣,係上帝令你受苦難然後經歷傷痛?」

「呀T同學,你司琴黎架嘛?」

T同學點頭。

「你係想用彈琴事奉上帝架嘛?」

「係呀。」

「但如果你斷咗隻手無得彈琴,無得事奉喎,你會點?
(向朋友K)而你斷咗對腳,無得踢波,會有咩反應?
(向朋友C)哈哈!你呢個中醫斷手指,無得幫人把脈!」

大家開始紛紛發表能否接受得了自己斷手斷腳,然而大家卻發現,原來失去了甚麼東西我們都接受不了。我就在心裡苦笑,其實上帝就是偏偏要拿走我們生命裡重要的東面。你想咁?就係唔俾,吹嗎?

傳道人問:「咁接受唔到,但你嘅人生都係要過,咁點呀?」

我無奈地說:「咁⋯咁都要接受架!」

「啊~~~」大家再次崩潰地大笑大叫。

突然T同學激動地站起來:「好!我斷咗隻手,我就搵另一個斷咗隻手嘅人同我一人一隻手彈琴!Yeah我搵到出路啦!咁上帝就唔會整斷我隻手啦!」

傳道人:「通常你搵到出路呢,上帝就唔會比件事發生架喇~」

「啊~~~點解~~~~」T同學仰天長嘯。

討論至此,大家都既衝擊又沉重。

「其實人係一定會受苦。無論你係唔係基督徒,你人生點都會有苦難。唔好講斷手斷腳吖,我地屋企人都總有一日會離開。只不過無信仰嘅人會用自己嘅方法搵到出路。」

傳道人繼續說:「咁我地有信仰嘅人應該要點樣面對呢?我認為將目光放喺永恆上面,我地會容易過啲。無錯你都係會辛苦,斷咗隻手都係會痛會唔開心,但你要知道,你所見到嘅『現象』唔完全係『事實』。『現象』係表面我地見到嘅野,而『事實』係上帝喺永恆裡面嘅心意。

「例如如果我老婆死咗,呢個係現象;但我知道我喺天上面會見返佢,呢一個就係更遠更闊嘅畫面同事實,而有咗呢個目光就會令我過到。用將來嘅眼光睇,其實無咗啲咩都唔係咁緊要。

「其實我覺得我好多野都接受到,就算我老婆同個女死咗,我覺得我都應該接受到。因為雖然我無咗老婆同個女係好傷心,但我嘅人生未完架嘛!我咪繼續用我餘下嘅人生去完成上帝要我做嘅事囉!」

我為這個傳道人的目光和信心感到驚嘆,從他的語氣我看見他不是「睇得開」也不是自我安慰,而是他真的這樣深信,深信現在的失去並不是完結,在神的國度裡面這一切都有盼望。

最後我問了一個問題:
「咁你會唔會覺得現實嘅處境同信仰裡面嘅盼望有矛盾?」

「點會有矛盾?你好肚餓,行緊返屋企食飯,你知道你有飯食架嘛!」

朋友C:「但係我而家真係好肚餓嘛!咁呢一刻解決唔到架喎!」

「你而家係肚餓,但你遲啲返到屋企咪有得食,件事係直線咁去架喎!點會解決唔到呀?」

*******

也許,真正的信仰就是如此
既貼地又離地
既殘忍又溫柔
既是落地的真實和疼痛 亦有微弱的盼望

在痛苦中
上帝不會一秒打救你
又或者根本不會救你
要存活就靠自己捉緊在祂裡面的光

「人都係需要少少盼望先能夠繼續行落去。」
「但如果最後係食屎?咁我會仲傷心,咁我不如唔好擁有盼望,我唔想有假希望,腳踏實地咁生存會更好過。」
「都未到最後,邊個知會食屎定食糖?可以跨過嘅人無論點都可以跨得過,但差少少跨過嘅人,我估就係差少少希望跨過。」

但如果生命的痛苦不曾離開
都惟有好好跟它共存
在困苦裡 繼續去作一切該作的工
學習愛與被愛
「And be the light as long and bright as we can.」

*******

故事後記:老人的朋友鐵匠聽見後卻對他說:「老友,若果那個老頭子是對的,如果你遭受的苦難是為了煉淨你的靈魂,承受上帝的產業,那正正才是你人生中最大的『不幸』。」

p.s. 我們亦有輕輕討論到,該如何回應和安慰身在苦難中的人。不過我想大部分人都知道,跟受苦的人說離地的話是何等雪上加霜,所以在這裡就不詳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