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厘米的感動

「一厘米的感動」
由兩個好朋友所開的Facebook專頁
機緣巧合,有幸在這裡分享信仰上的小反思
歡迎留言討論:)

〈給不明白雨傘革命的你〉

Umbrella revolution

思前想後,還是想為四年前的今天寫下一點東西。

不久之前,一位同學仔對我說:「我沒有特別支持黃絲帶或藍絲帶,我沒有政治立場,也不是一個關心時事的人。我不會參與教會裡面的時事討論,我知道傳道人都會說,但我覺得教會不應該是這樣。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問:「啊,你知道雨傘革命嗎?」

「沒有太大印象,當時我好像是小學。」中四的他說。

我很震驚。四年前,一大批學生到金鐘罷課靜坐,其中不少是中學生。但原來經歷時代的轉變,重要的價值理念一旦沒有好好傳給下一代,便會漸漸淡化。為甚麼要抗爭不知道,為甚麼要爭取民主不知道,政權是暴力地剝削人民不知道,只覺得扔雞蛋扔磚對抗的都是壞人。

好吧,既是如此,同學仔,我就分享一下我所理解和相信的東西,願你能夠明白多一點。

---

政治這回事,本來是為了讓人們好好活在一起。它的出現,是為了使每一個人,不論年齡、種族、信仰、身分,都受到平等的對待和享有基本的自由。所以一個公平公正的政治制度,是應該使社會資源得到合宜的分配,同時保障人民的生活以及他們應有的權利。

我們在爭取真普選、爭取民主,是因為我們希望,每一個香港公民都可以自由地選擇我們的特首和立法會議員,而不想讓選擇的權利落入那一小部分人手中。為甚麼我們如此強調選擇?因為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員,是有權力去決定我們生命每一部分所享有的東西。我們的房屋政策、醫療政策、教育政策、土地政策等等,直接影響著我們的生活。既是如此,當特首不是由市民一人一票選出,我們當然有理由去問:你們憑甚麼去管治我們?憑甚麼,一部分有財有勢的人,就可以支配七百萬人生活的福祉?

即是說,如果沒有真普選/一個民主的制度,就代表這些有權力而又能掌控我們生活的人,不是由大眾所授權。而一旦他們基於政治目的,利用制度去壓制我們的基本權利,我們的自由便會受到威脅。現在香港的政權,正正是在損害我們的身分認同、尊嚴及應有的權利。今天政府打壓支持港獨的人,你也許覺得與你沒有關係;但如果有一天,政府嚴厲打壓你的宗教信仰呢?如果有一天,政府說連提起相關的東西都要被捉去坐牢?那對不起,你必須提心弔膽地掩護甚至放棄你的信仰,也自然難以和相同信念的人建立關係。所以,有沒有真普選,不只是「有無得揀」這樣簡單呢。

希望你能夠知道,在雨傘革命裡面,那些每天到金鐘靜坐的人,那些穿著雨衣戴著口罩手無寸鐵也要對抗警察的人,那些阻人上班癱瘓交通的人,是用血肉之軀去為我們每一個香港人爭取應有的自由和權利。「公民抗命的核心理念,是指公民有意地、公開地不服從不義的法律,同時願意承擔相關的法律後果,並希望通過這種不服從喚起社會的關注,從而爭取改變和廢除不易之法,推動社會進步。為甚麼要不服從?因為要做最嚴正的政治抗議。為甚麼要抗議?因為政府做了極不正義之事。為甚麼非要用這種方式不可?因為之前已試過其他法律容許的方式(例如遊行、靜坐和簽名運動)政府卻不為所動。如何確保這種方式能令政府改變?沒法確保。」1你未必認同這種方式,未必理解為甚麼他們要如此激進,但是為了抗爭而吞下催淚彈的他們,是必然配得我們尊重。如果你認為人們很暴力,希望你能知道,存在於政治制度之中的,是更巨大的暴力和剝削。

回到同學仔的提問。一個基督徒,是應該要關心時事,也應該要有政治立場的。但這政治立場不單單是說你支持哪一個黨派,更重要的是「為甚麼」。「如果自由、民主、法治、公正是我們共同追求的價值,那麼我們應該知道,我們真正的敵人,不是黃絲帶或藍絲帶,而是剝奪我們政治權利的體制和在現有體制下享受各種特權的人。」2我們的信仰教我們愛和公義,所以哪一邊是在實踐愛和公義,我們就站在哪一邊。哪裡有不義之事,我們就對抗到底。因為昔日耶穌也是為了公義、為了人的生命,而不守安息日、破壞聖殿、與撒瑪利亞和稅吏交往。上帝不是要我們成為「和諧」的盲目追求者,也不是遵守規矩的機器人。規條是出於愛和公義,如果為了遵守規矩和維持表面的和諧,卻成為了助紂為虐的一分子,那我打死也要破壞規條,因為這是耶穌教我的。

-寫於2018年9月28日,雨傘革命四周年

---

  1. 周保松:〈抗命者言〉,《在乎》(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17年),頁379。
  2. 周保松:〈抗命者言〉,《在乎》(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17年),頁377。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