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每個基督徒也該《循規踰矩》(八)──屬於我們自己的模樣〉

photo credits to: https://pixabay.com/zh/黑暗-人-侧影-隧道-女子-1844951/

這是一個關於生活儉僕謙和的父親及追逐名利的兒子的故事。

年輕時的父親曾是個名成利就的人,但他發覺這樣的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於是他放下一切,回歸簡僕。
無獨有偶,兒子也同樣沈迷於名利之中,犧牲掉快樂及與家人的相處時間,不能自拔。

故事說到這位父親每當與兒子獨處時總忍不住批評和質疑兒子的生活方式,希望他能放下這種膚淺的追求。
兒子其實也羨慕父親這樣的生活,只是他未能做到。
於是他們每次總處得不好。

直到有一日,上帝的聲音臨到這位父親:「迦勒(兒子)同樣是我的兒子,我愛他現在這個樣子。」
於是這位父親醒悟,過去自己對兒子的否定和質疑其實是一種傷害。
他向兒子道歉,不再要求兒子改變,開始關心兒子的日常生活及工作。
兒子後來漸對追名逐利的生活失去興趣,最終和父親一樣,放下工作,更珍惜與家人一起的時間。

因為只是篇幾百字的故事,我們就不要討論故事的發展會否過份簡單而完美。
但這短短的故事卻講出了兩樣我們總無法好好拿捏的事情。

第一我們總愛把自己的經驗套在別人身上。
當然見得最多的是父母對於子女。
年少時候自己物質缺乏,因而富裕後拼命讓子女得到最多最好的;
自己曾走過A路的辛酸,因而反對子女走A路。
這類的例子多不勝數。在父母中尤甚。
並不因為父母習慣把自己投射在子女身上,只是父母這樣的身分,剛好更易掌控子女而已。
人的本質就是自視過高,以為自己了解一切。
人都是這樣的。
因而我總奮力對抗著這種「這樣」。
甚至在某些人眼中,我大概是瘋子。

「做第三者會係一件好事咩?咁樣係啱咩?你見住朋友跳入火圈都唔阻止仲話愛佢?你咁係偽善。
你只係唔想做衰人,想明哲保身,唔想破壞大家關係!」
做第三者想必不是件好事,因為那伴隨著痛苦與罪疚。
但我能說甚麼呢。
當事人明白一切然後下此決定,我除了在她跌倒時攙扶,我還能做甚麼?
我不能做太多。
除了我總嘲笑自己生性涼薄和崇尚人擁有自由以外,更大原因或許是我對於自己的不確定。

我不確定我所想的必然正確。
做第三者或者會跌到一身傷,但你怎麼知道如果她不去愛,這件事不困擾她一生?你怎麼知道她做第三者會比她不做第三者必然好?
因而我可以擁有自己的看法,但最終選擇的還是當事人。
我尊重(假如你未能接受如此冠冕的說法)或我放任當事人所下的任何決定。
我有我可以做的事,我也有我不可以做的事。

我們都一樣,有權利選擇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因為「好」和「壞」都是無法好好被定義的事。

第二否定與壓逼往往只能帶來反抗。
人類大概都有著反抗的基因。
你愈說不好、不能,我愈要嘗試。
但當阻撓失去了,排除萬難的心也就平靜,大概人才開始稍為理性地思考。
同樣,過份期待渴望別人成為一個甚麼樣的人,只會把人推到相反方向。
你要我選擇A或B嗎?好吧,我不仇視A和B,但我將選擇C。
不,不是為了要刺激你,只是為著要保存自己。
(當然,若要保存100%的自己,大概也只能終身一人生活吧。凡事也不要太極端吧。)

現實當然比故事複雜。
像很多事情我們都明白,但我們就是捨不得自己受過的苦,眼看著所愛之人將要重覆卻不加以阻止;像人有自己的喜好價值觀,總希望所愛之人和自己步伐一致多於事事相反。

但現實和故事也早已一再講明結局。
剩下的就只是我們要選擇甚麼樣的路。

上帝呢?
上帝自有祂的審判。
毋需我們多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