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字袁.琦說〉007-教牧的素質(二)

序言

世代之間,除了「之爭」外,到底有沒有坦白溝通的平台與機會?近年社會漸見新舊一代的分歧,在社會如是、在教會內外也如是。袁天佑,循道衞理聯合教會事奉38年,雖已退休,但在建制教會中也有些名氣;殷琦,卻是「鬧教會」「鬧」到出書的年輕平信徒。二人今天,嘗試就不同議題談天、說地,盼望在社會、教會裡,二代之間,能尋找到那相遇的地平線。

致琦:

能做到妳所說的,或許他/她也可稱為「牧俠」了(武俠小說作家金庸離世,想起小說中的大俠)。不過,個人認為做牧者,不是做「牧俠」。

我還記得40年前被按立為牧師時,主禮牧師勸勉的話:

「你應當盡心竭力做份內的事,教化所牧養的人,叫他們同心信奉聖道,認識上帝,做基督門徒⋯⋯上帝所賜你的職份,既然這麼貴重,這樣難做,所以你做事必要盡心竭力表明你的忠心和感謝主的心,要當心自己不陷在罪裏,也不叫別人陷在罪裏。但是人的心力不足,只有上帝能夠堅固人的志向,增長人的才能,所以你應該懇切的求聖靈的幫助。你成就救人的大事,只有兩種方法:一是本着聖經,教訓勸勉眾人;一是做事要聖道相稱。所以你應該殷殷勤勤的學習聖經。也當離棄無益的學問,和世事的煩惱,好成就救人的大事。」

我是循道衞理(Methodist)教會的牧師。Methodist的意思,就是循規蹈矩,所以40年來,也不會超越規矩,也無能力超越,所以不能做妳心中的「牧俠」了。

致袁牧:

你所言的牧者素質,亦確是真知灼言。為你訓勉的主禮牧師,提到了盡心、謙卑、務實等,這些的確都是牧者很重要的素質,我亦從未反對。不過我心中所想的,是「香港牧者少有,卻又重要的素質」罷了。

「牧俠」一詞,確是新穎,我倒也從來都沒想過此詞。但,我認為「牧俠」與你所言的「牧者」的素質、美德之間,是沒有衝突的(或者至少在這一刻我未看到衝突)。牧者為何不可既「盡心、謙卑、務實」,又有「牧俠」素質,包括「不逐波逐流的道德勇氣」、「處事圓滑、世故」、「尊重教友、有廣闊胸襟」呢?循道衞理(Methodist),是循規蹈矩之意,但「規矩」會殭化、「時代」會改變,「規矩」也應與時並進,否則淪為教條主義,倒是烏呼哀哉。基督新教(Protestantism)的Protestant,原本就有「抗議」、「挑戰」之意,對原有制度作出挑戰,也豈不是基督新教的初衷嗎?

言下之意,難道你認為這些素質、美德之間是有所衝突?靜待你多賜教言。


袁牧按:Methodist有「循規蹈矩」的意思,但沒有殭化之意。200百多年前,會祖約翰衞斯理牧師在英國帶動了一個靈性復甦運動。所以,作為牧者當然要高瞻遠矚之心,但亦要持守美好的傳統,特別是回歸基本,就是學習和實踐聖經的道理。

〈字袁.琦說〉-教牧的素質 系列
  1. 〈字袁.琦說〉006-教牧的素質(一)
  2. 〈字袁.琦說〉007-教牧的素質(二)
  3. 〈字袁.琦說〉008-教牧的素質(三)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