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字袁.琦說〉003-聽道的人啊,為甚麼你們總是水過鴨背的呢?

序言

世代之間,除了「之爭」外,到底有沒有坦白溝通的平台與機會?近年社會漸見新舊一代的分歧,在社會如是、在教會內外也如是。袁天佑,循道衞理聯合教會事奉38年,雖已退休,但在建制教會中也有些名氣;殷琦,卻是「鬧教會」「鬧」到出書的年輕平信徒。二人今天,嘗試就不同議題談天、說地,盼望在社會、教會裡,二代之間,能尋找到那相遇的地平線。

〈字袁〉:袁天佑字

我記得在我的講道中,曾引述兩則說「笑」的話。

第一則:
有一位傳道人,初到一所教會事奉。他第一個主日講道後,會眾都讚他講道出色,很有感動。到了第二個主日,那位傳道人所講的道,與第一個主日完全一樣。會眾都感到奇怪,但覺得這位傳道人初到教會,要認識的事太多,所以無暇準備而已。怎料,第三,第四個主日,傳道人也是重複第一篇講章。執事無奈,出聲問這位傳道人:「為甚麼你講來講去,都是同篇講章?」傳道人便這樣回答:「我講完道,雖然人說有感動,可惜,沒有人按着去行,所以我要繼續講,直到大家都實踐才停止。」

第二則:
「小巴司機和牧師誰能進天國」:小巴司機和牧師在他們死後與上帝對話。牧師向上帝投訴,為甚麼他要進地獄,但小巴司機可上天堂?上帝回答說:「當小巴司機駕車時,乘客為他禱告。但當你講道時,你的會眾睡着了!」

雖然這是「笑」話,但都有幾分真實性。不少信徒聽完道後,雖覺有感動,但他們生活照舊,沒有按所聽到的作出任何改變。有些信徒雖然身在教堂中敬拜上帝,心仍記掛很多世務;有些甚至是昨天晚上太夜才入睡,早上來到教堂也只能打瞌睡。

究竟是我作為牧者,講道不夠精采,不能吸引會眾,抑或在講道時,除宣講聖經道理外,還要加上其他技巧?

琦,希望你能將心底話告訴我!

〈琦說〉:殷琦字

如今的講道嘛,我會形容為「心靈雞湯式講道」:勵志溫暖、片刻激情,亦就此而已。這種道,用以餵養心靈片刻是可以的,但要人行動就難過登天。

點解會育成呢種講道?恕我直言,牧者顯然是原因之一,因為牧者太想Please會眾,才會考慮技巧、講究包裝-唏?講道講道,唔係講「上帝的道」嗎?幾時變左講「會眾想聽的道」?但如今牧者卻總講「會聚想聽的道」:水過鴨背、心靈雞湯Feel、輕輕鬆鬆半粒鐘(咁少?)就好,因為這些「道」的「風險」較少,亦不會有咩嚴重後果(要是直斥會眾其非,還要自我審查一番,真是廁所點燈-找屎咩)。於是惡性循環,牧者為Please會眾、少D投訴、為求聚會人數「越發增多」,只講「會眾想聽的道」;會眾為求心靈平安、繼續擁戴「心靈雞湯式講道」,彼此各取所需、悠然自得,安安逸逸繼續祟拜直到永遠。

曾聽過一句這麼的說話:「真正的講道,應讓不安的人聽道得平安,卻讓平安的人變得不安。」說到底,講道者有沒有被投訴的勇氣,去講「上帝的道」、去講「令平安者不安」的道?如果講道夠深刻、扎心,又點會咁容易祟拜訓覺?我想講,其實聽落根本「唔扎心」、「唔不安」的道,要黎托呀?但,能夠接受牧者深刻勸戒者,又有幾多?又有幾多唔會「俾牧者鬧走」?而又有幾多教會能承擔起一個「會鬧走信徒的牧者」?

恐怕,真是「雞先定蛋先」的問題吧…

後記:〈袁天佑字〉前倫敦聖經學院(London Bible College)院長高力富博士(Dr Michael Griffiths)曾這樣指出:「很多牧師/傳道者在講壇上的證道,就像香港銅鑼灣海旁的怡和午砲(Noon Day Gun),除了準時每天中午發出一下響聲之外,沒有發生任何作用:它既無彈藥,也無目標,更無期望可以發生甚麼影響。」除講道者要反思,聽道者又如何呢?下文續談。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