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殷琦

一位註冊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文學士,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

〈字袁.琦說〉002-宗教界與國慶活動的愛與恨

序言

世代之間,除了「之爭」外,到底有沒有坦白溝通的平台與機會?近年社會漸見新舊一代的分歧,在社會如是、在教會內外也如是。袁天佑,循道衞理聯合教會事奉38年,雖已退休,但在建制教會中也有些名氣;殷琦,卻是「鬧教會」「鬧」到出書的年輕平信徒。二人今天,嘗試就不同議題談天、說地,盼望在社會、教會裡,二代之間,能尋找到那相遇的地平線。

〈琦說〉:殷琦字

國慶臨近,它除了讓我們多放日假之外,還剩下什麼呢?

話說九月十九日,香港宗教界與特首、駐港辦等中央高層舉行國慶酒會(拿,即係林鄭很忙、要出席眾多此類酒會、連去山竹災場做下Show都廢事)。常強調「政教分離」的基督教,在國慶酒會致辭中,竟公開聲言「立足香港、心繁祖國」,更為高鐵通車獻上祈禱1。Hello,我想問你知唔知成條菜園村,就是因為呢條而家載客量根本唔達標的「膠」鐵而被逼遷?而呢條鐵路,竟然是全球(無錯是全球)造價最貴的鐵路,高達800多億?800多億,可以放落醫療、教育、民生福利中惠澤民生,政府卻「倒錢落海」、「倒落」中國個海度咁解。無他,政府不嬲視港人為蟻民,真係唔覺意踏死左十幾廿件有乜所謂呀。

宗教界參與國慶活動,其實唔係唔得。但我想問,宗教界起國慶活動的「角色」是咩?如果兼持仁愛之心、為公義發聲、夠膽在中聯辦人士面前提出「關注內地被拆十字架」等極權不義之事、(當眾落佢面?!),我倒是拍爛手掌。但,如果宗教界到頭來只為「獻媚」,哼,宗教賦予我們那形而上的道德界線,又唔知去左邊呢?

喔、不好意思,大概是我期望太高了吧?!無怪乎我出席不了這種酒會…對不起,我明日默默返工好了。感謝你俾多日假我,完。

〈字袁〉:袁天佑字

六宗教(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孔教、伊斯蘭教)座談會成立已超過三十多年,彼此對話,增進了解和尊重。97回歸前,亦開始每年舉行宗教界慶祝國慶酒會。國家生日,國民(包括有信仰人士)同心慶祝國家繁榮富強,也是本分。國家有新的建設,齊心慶賀,實為美事。

只是近年來,看見國家的發展,在經濟繁榮背後,朝向獨裁,人權自由受到打壓,犧牲普羅大眾的福利,用作大白象工程……國慶已變成「國㷫」!國內宗教自由受到限制,宗教領袖為何還慶祝國慶?

無論是過去或現在,我參與國慶酒會時,意識上會盡可能分開國家與政權(雖然難以分割)。中共政權的敗壞,不能剝奪我對國家,特別是國民的愛和關心。我不是因「俾面」而去參與,而是願意為國家而禱求。

酒會致辭,是一項不討好的事。基督徒中對政教關係意見分歧,加上在場人士中有不同宗教信仰。有人認為要站在道德高地為公義發聲,亦有人認為要保持關係,所以要低調處之。雖然不是「俾面」而去,也不要令在場人士尷尬。要為公義發聲,可在其他場合,如約見有關官員。所以主席致辭,措辭多會謹慎,盡量保持中肯。不過,很多時候,真的難以「順得哥情又得嫂意」。

為維繫宗教間之關係,又保持與政權對話的可能性,相信這類酒會仍會繼續舉行。保持關係,不予以破壞,是其中一種選擇。就好像天主教教宗就主教任命與中共簽署臨時協議,是一種妥協的做法,是好是壞,是對或錯?還有待日後觀察和評論。

為國禱告,仍是信徒的本份。「以耶和華為上帝的,那國有福了!」(詩篇三十三篇12節)「所以,我勸你,首先要為人人祈求、禱告、代求、感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要如此,使我們能夠敬虔端正地過平穩寧靜的生活。」(提摩太前書二章1~2節)從經文中可見「人」仍是最重要的。

或許你會覺得我這樣回應你,都是「建制」的一派。


  1. 香港宗教界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九周年-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主席蘇成溢牧師致詞。錄自:http://www.hkcc.org.hk/acms/upload/hkcc/2018/%E5%AE%97%E6%95%99%E7%95%8C%E6%85%B6%E7%A5%9D%E5%9C%8B%E6%85%B6/2018_0919_REV_SO_SPEECH.pdf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