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乘虛而入的信仰〉

photo credits to: https://pixabay.com/zh/交叉-光-宗教-基督教-符号-信仰-基督-耶稣-精神-209739/

photo credits to:
https://pixabay.com/zh/交叉-光-宗教-基督教-符号-信仰-基督-耶稣-精神-209739/

在無數個寂靜脆弱的晚上,
在失戀遺留下來的疼痛與孤獨之中,
在患病發燒狂咳身體虛弱不能入睡的時刻──
我都曾想向祢禱告。
但我至終也沒有。
我沒有。

我不知道自己在堅持甚麼。
但我倔強地把祢拒之於門外(假如真有個祢存在的話)。

也許,我想要對抗那稱「信仰不過是懦弱者依靠」的講法。
我不願信仰淪為「心靈慰藉」,是軟弱者的想像。
我一直相信,祢如太陽一樣,
不是信則有,不信則無。
而是耀眼實在得叫人無可抵賴。

有人曾說「在寂寞無人的夜想起你,那不叫思念,只是害怕孤單;在忙碌無暇喘息之際,仍想起你,那才叫思念。」
無論得時不得時,我都能感受祢,那才叫真實。

我也無法苟同尋求祢面是一件被詛咒的事。

我記得那位姊妹戰競斷續地求問:
「我有個細佬……佢好心硬……我唔知道點為佢祈禱……我唔敢為佢祈禱……佢返過教會,後來無返……我成日想佢可以信耶穌……唔通佢真係要受咩挫折先會信……?但……我無理由咁祈……我唔敢祈……唔知你聽唔聽得明我嘅意思?」
我倒抽一口涼氣。
我覺得好心寒。
但同時我很明白。
我們有一種迷思,覺得一個人順風順水的時候不會看見神;
只有在人生潦倒之時,才知道神的重要。

這是我們所聽的見證,也幾乎是每個信徒下意識認同的事情。
毋怪乎別人取笑,信仰是弱者才需要的事情。
於是當我說:「希望我可以見到神。」
而你們回答:「我希望你唔會見到」、「我唔知道當嗰日真係黎到你會點」、「你唔知自己講緊咩。希望一切唔會太遲。」
我就覺得悲哀。
從你們憐恤的神情,我知道你們害怕我受傷。
但在愛裡沒有恐懼。
你們卻如此恐懼,甚至不自覺恐嚇想要尋求神的人。

那是一種深深的矛盾。

我們畢生追隨主,卻又堅定相信「如果見到神一定無好野。」
又或者,我們只是單純覺得對上帝有懷疑者,想要看見祂是痴心妄想,不知天高地厚。這等人必會受罰。
如此,究竟我們會不會太黑心。
究竟我們還基不基督徒呢?

很多人以為,不信緣於沒有經歷。
我後來想了很久,我覺得正相反。
不信,也由於經歷。

當每一次禱告,並沒有平安臨到,
當每一次祈求,都沒有得著,
當每一次呼喊,現實依舊如常發生──殘忍或不殘忍。
我曾以「信」抵擋,意志力驚人的我深信只是祢的時候未到,過後我必會明白。
直到一天我累了,我開始問:「我為何要如此執著要信呢。我憑甚麼堅持呢。」
一切就開始瓦解。

我其實也是個簡單的人。我堅信你是好的,無論如何我總有辦法詮釋你為好的。
所以不要再問我從前的「見證」是怎麼一回事。
那就是很簡單的事情。不是嗎。
自圓其說一直是人類的強項,直至真相被赤裸揭開。
抽離掉「我信!」,原來信仰之中我竟如此空蕩蕩。
我與祢,其實從未相遇。
我一直風聞有祢,直到今日。

沒有無緣無故的信,也沒有無緣無故的不信。
不要做一個如此無知蠢鈍的人。

我聽著別人講述與神相遇的見證(假設講者無半點心虛),
我會很疑惑,不是懷疑那孰真孰假,只是很疑惑那是一種甚麼樣的領會呢。
我無法想像。
我很疑惑。

對不起。我竟這樣煩。
本來,信也好,不信拉倒。是一件很簡單乾脆的事情。
但來到我這裡,卻像深陷沼澤,黏黏答答。
原諒我,這是我愛祢的方式。
原諒我,我的愛如此笨拙。

對於〈乘虛而入的信仰〉有1個回應

  1. Liz Tsoi Liz Tsoi 說:

    “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

    其實我們對上帝的愛遠遠不及上帝對我們的愛,所以如果信仰基於你有多愛神,會像跌倒之前的彼德,在雞啼2次後三次不認主。

    真正的自由緣於選擇在上帝的恩典中,彼得如是,甚至阿當也如是。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