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100 - A Group of Thinking People

[怪奇教導系列]基督徒比較正常的倫理建立方式

延續上一條片的討論,基督徒怎樣處事才比較好呢… 詳閱

上主沒有沉默

(香港基督教教牧聯署籌委會,6月11日晚禱會) 詩篇第十篇,不少學者認為這詩篇是一首「哀歌」,因為當中充滿着很多困苦的申訴。18節經文有11節都是訴苦的。而且詩篇的第1節就這樣說:「上主,你為甚麼離我那麼遠?為甚麼在我們患難時漠不關心?」(《現代中文聖經譯本修訂版》)詩人好像對上主質疑。 這兩句疑問,就好像電影或是遠藤周作的《沉默》所問的:「為… 詳閱

《「道」是難走,但比起你的夏慤道 — 請講一篇好道給612新世代》

作者:Gigi,包包,國臨,阿鏗(FES暑期實習大專生) 是咁的,當社會各界群起反對修例時,當103萬人嘅遊行喺某啲生物嘅眼中如同「幻影」時,當”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逐漸取代緊《主能夠》成為香港基督教會嘅標誌時,當年青人為社會前途挺身而出但係無辜受害時,當手無串鐵嘅人被抹黑成暴徒時……呢個,係一個黑暗嘅時代。而如果呢一刻教會繼續將社會議題視若無… 詳閱

傳福音不如做福音

馬斯特
語言是思想的載具,控制語言,便可以控制思想。 教會的大使命,是傳福音,傳,福,音。 所以,我們所有的佈道方法,無論是單對單的三福四律五色珠,還是一對多的佈道會,萬變不離其宗,用口講。傳道人還煞有介事,引用羅馬書:「然而 , 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 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 然而,近年教… 詳閱

Sing Hallelujah 天佑我城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我人不在這城,但我心繫你們。 我也不知道,為何我最近的創作,都是在這種時勢出現。 五年過去,沒想到今次支撐大家撐落去嘅,係呢首詩歌。心裡湧現一些禱告,化為歌,祈願天佑我城。 出埃及記 15「那時,摩西和以色列人向耶和華唱這歌,說: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大大得勝,將馬和騎馬的投在海中。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詩歌,他也… 詳閱

香港曾經是一個超級「逃犯」天堂

1949年,共軍打到深圳河,毛澤東、周恩來下令停止前進,不要解放香港,這並非怕了英國的軍事力量(共軍過長江時,英國戰艦已吃過他們的大虧),而是知道中國要富強,要靠的是西方的資金、技術和人才,而不是蘇聯的意識形態。香港是一個中西華洋雜處的城市,一個很好的對外窗口,要保留她的現狀,為建設新中國出力。 儘管當年有大量中共叛徒(包括前中共創始人… 詳閱

應當防避以「服侍」和「牧養」年輕人為名的極端靈恩親中團體

在香港親中的基督教群體不止吳宗文和鄺保羅之流,我們更要小心的是那些打正旗號「服侍」青年人的極端靈恩團體,特別是「天梯使團」以及「611青年大軍」這兩個組織。 天梯使團早已在前年的4C暑期青年大會上,為中國政府的「一帶一路」穿上美好的屬靈包裝,公然在晚會上對年輕人宣傳一帶一路,及後被網民揭發天梯使團的董事會成員,正是一眾有名親中的基督徒社會… 詳閱

政總外的年輕人和教牧人員—我的612見證

馬保羅
6月12日早上,我和兒子乘603巴士由藍田到金鐘,預備參與政總外集會。 大約8時45分,當巴士駛到銅鑼灣時,忽然遇到嚴重擠塞,原來已出現金鐘佔領事故。結果我們要由銅鑼灣步行至金鐘,跟原定相約的弟兄姊妹會合後,便一同由海富中心步往政總。 到了政總公民廣場外,發覺整條添美道都是人,而且大部份是年輕人。 不久,便看到教牧關懷團一班牧者,包括胡志偉牧師、… 詳閱

我可以撤,但不能撤

編輯同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拖著疲憊的身驅,步出中環站,目的地是金鐘政總附近。自數年前的佔領運動完結後,已經很少踏進這區域。作為傳道,為了守護牧養的青少年,牧者有責任到達示威現場;作為香港人,為了守望我城,市民更有義務進入議會外,表達公民們的訴求。這是6月12日,《逃犯條例》立會二讀的第一天。 踏進金鐘現場,一片烏黑的雲海盡收在眼前,白髮蒼… 詳閱

基督徒,可做什麼?

2019年6月12日於香港發生的鎮壓事件,已經沒有任何香港人能置身事外,無論是特首、官員、建制、泛民、普羅百姓⋯⋯ 都在歷史見證下烙上悲痛的印記。每名港人的靈魂刻下條條傷痕,心中滴著難以乾透的血淚。 痛的是香港不再是小時候那獅子山下忍讓互重、追求專業、同心同行、慈愛互助的社會。而是自回歸後獅子山下變成金錢至上、苦毒怨恨、爭競互懟、漠視公義、指…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