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100 - A Group of Thinking People

因著信仍舊說話—亞伯的見證

馬保羅
(本文為筆者於10月21日晚於天馬公園舉行的守望香港祈禱會講章修訂版) 香港人這場抵抗威權管治的運動,已經超過四個月。我相信對大部份香港人來說,這四個多月絕不容易過,因為單看以下數字,已令人非常難過和傷痛。由6月9日至今日,已有超過2,500人被捕,超過200人被起訴。在多次警民衝突中,警隊已發射超過4800枚催淚彈、1700發橡膠子彈、600發海綿彈、370發布袋彈… 詳閱

《小丑》的控訴

… 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 - Martin Luther King, Jr. 話說當《小丑》電影初上戲院的時候,網絡流傳一位基督教牧者的回應:「我們不要做小丑,要當蝙蝠俠。」筆者沒有追查言論的出處,見到只能報以一個苦笑。筆者看完電影之後,可以肯定那位牧者大概沒有看過《小丑》,而且大錯特錯。這一點在本文文末再回應。 以下部分有輕微劇透,但筆者相信未看電影的… 詳閱

用暴力對付思想

由於「勇武」抗爭者運用武力甚至暴力在現時香港的狀況,導致大律師們也對社會暴力產生不同的觀點和爭議。暴力不但是使人心裏不安,更是表現出仇恨的醜惡,沒有人喜歡暴力,也沒有人不會不譴責暴力。但原來暴力也有正面的用處,就是用來對付思慮(logismoi)。 沙漠教父提出使用暴力,不過是用暴力來對付思想。有人問老者如何用直截了當的方法來跟隨主?老者回答:… 詳閱

忘因負義的假中立

Gordon Wong
從 Facebook 的貼文中讀到前中神院長余達心先生,一篇關於香港近日衝突的文章。余先生的親建制,假講道理,真維穩立場,在以前幾次社會運動中(反高鐵,SODO等)已經現形,所以對他的文章已經沒有任何期待。但是,這篇文章的毒害,卻未必是容易看見,所以必須特別指出來。 余先生文章的一個核心信息,就是要求「和理非」和勇武者割蓆:《任何形式的暴力都不能接受… 詳閱

香港警察你懂得甚麼叫尊重宗教嗎?

香港今天有九龍區大遊行,也跟往常一樣有非常多香港人響應號召出來遊行,然而香港警察也同樣用盡一切方法去驅趕和濫捕遊行民眾,而他們今天更是非常荒謬的用裝有藍色水劑的水炮去噴射位於尖沙咀的清真寺,他們這樣的舉動讓人不禁去怒罵:香港警察你們懂得甚麼叫尊重宗教嗎? 其實這並不是警察第一次不尊重宗教,或是說他們以前已經有主動挑釁宗教群體的行為。… 詳閱

信仰百川每週精選20191020

新文章 胡志偉 — 我成了後真相的「暴牧」 城滙網台 Urban Voice — 當你需要克服無心讀經時 (黃嘉漢牧師) Nelson Lam — 立定心志 Reorder Church — [娛樂學神學]可憐天下父母心-為什麼教會很多是藍色? Pakkin Leung — 悲鳴的《小丑》  國際基督教新聞  一位牧會十三年的女牧者Kelly Edmiston在一次與丈夫的談話裡醒覺到自己一直在一個男尊女卑、待遇不平的教會裡事奉,於是毅然離開… 詳閱

悲鳴的《小丑》

終於看了。完場時好多細節浮現,久久不能言語。迫不得已,要寫下來,減一減壓。 有些人會把電影套在今天的抗爭運動。是的,電影中有不少這樣的線索,但如果真的按這條線去演繹,那是認同了「抗爭者是只管破壞的瘋狂暴徒」這些建制視角。而我回想起的,不是這些。 關於這套戲我最先想起的,是不斷迴響的大提琴聲。厚重哀怨得透不過氣,由頭壓到落尾,要你直視… 詳閱

為何會友大會猶如橡皮圖章?

為何會友大會的功用那麼低,而且很像某個會議.… 詳閱

當你需要克服無心讀經時 (黃嘉漢牧師)

特別多謝黃嘉漢牧師為城滙網台錄製”當你……”信息系列。 黃嘉漢(Tony Wong)畢業於多倫多Tyndale Seminary & University College,道學碩士-主修基督教教育事工(M.Div – Major in Educational Ministry),曾於田納西州的莊遜大學(Johnson University, Tennessee)修讀領導學哲學博士課程。現為美國Deerfield三一神學院(TEDS)哲學博士研究生,主修基督教教育。Tony 現為加拿大卡城… 詳閱

我成了後真相的「暴牧」

電影《蜘蛛俠:決戰千里》的情節,正真實發生在我們眼前。影片奸角「神秘人」透過掌握「擴增實境」(AR) 技術,讓公眾以為「有片便有真相」,於是有勢力人士便能歪曲事實,顛倒黑白,被害者或旁觀者成為「後真相」的罪犯了。 個人親身經歷   筆者於10月11日(周五)晚放工,返回元朗居所,途經商場時,見到一大群蒙面中學生聚集唱歌。這類唱歌聚集,已往也發生…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林則徐